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十九

不知道運氣算好還是不好,戰狼戰隊和小星星戰隊直到八強才碰面。

此時兩隊父母與兒子們的對峙早已不是祕密,卻在兩隊都拒絕採訪的情形下更撲朔迷離,各種瞎猜異常猖獗,什麼「黃昏之戀導致父子相殘」、「父母放水意圖保送」等等等等超級不靠譜的妄想滿天飛,搞得一場普通的挑戰賽有什麼情愛糾葛利益險惡等等陰謀似的,也讓賽場塞得爆滿。

因為挑戰八強賽在網路有直播,許多人塞不進賽場,乾脆的下線打開電腦。

【Google★廣告贊助】

一直都有些冷門的挑戰賽這麼火熱也真是破記錄了。

準人瑞不消說,萊因德也很平靜…小星星開場撒嬌將他撞出五步外,他只能狼狽的吐血朝準人瑞喊救命,實在也沒能緊張得起來。

「小星星別鬧,開打了。」一面補血,準人瑞輕描淡寫的念了小星星兩句。

黑貓明顯沒那麼和藹,他睥睨的用鼻孔看著小星星,「信不信打輸了我揍你?」

小星星一僵,立刻嚴肅臉化身成大象那麼大的戰鬥形態,表示他很認真的散發強大的龍威。

戰狼戰隊出的是兩個防戰,帶的都是能抵抗龍威的不死鳥。這種戰寵的特性就是飛禽、能補血,並且有buff都是疾走。

「馬的,消耗戰。」萊因德抱怨了。

這戰陣擺出來就是烏龜陣,相對這兩老人家攻擊力、持續力不足的問題猛打。更重要的是,他們打完雙人組依舊是五人團戰的主力,在雙人組耗費太多精神,到五人團戰恐怕就會無以為繼…畢竟他們已經不年輕了。

「喔。」情緒不太好的黑貓無精打彩的看著飛在天空速度還挺快的不死鳥,「有翅膀了不起?」

啪的一聲,他後背冒出一對羽翼,立馬像枚砲彈般衝向左邊那隻。自動攻擊下的小星星也歡快的衝向右邊那隻。

兩大戰寵護法如脫韁野馬般跑了,兩防戰還不衝向柔弱的召喚師?但是衝鋒到半途,應當柔弱的牧師單手抓住當中一個防戰,完全不可能的掄向另一個防戰,一次控場兩個,還是如此不可能的對掄,導致全場鴉雀無聲。

這時候才有人去翻牧師的裝備和數值,額頭的汗刷的就流下來。從來沒看過如此力敏加點,連裝備都是力敏加成的牧師,更不要提她手裡提的那把法劍,神話等級,攻擊力爆炸,平均所有數值都大大提升。

可以說是牧師…不,所有職業裡的大力士,在沒有技能的加成下想同時掄起兩個穿滿盔甲的防戰如桌上拈柑。

…可妳為什麼要這麼做?既然想玩大力士玩戰士不好嗎?一轉戰士系裡還有個武鬥家,那是不管擒拿掄牆都有技能並且加成。

玩牧師是哪招?力敏成長都如此破敗,吃力不討好好嗎?這樣的配點和裝備,只能補出基本技能數值,補血也顯得很廢好嗎?

但是人牧師不補血,她刷的抽出法劍叮叮噹噹的扛住兩個防戰的…普通攻擊。傷害在皮厚血條長的防戰身上顯得微不足道。

和準人瑞打過的對手瞬間膽寒。可怕的剝皮魔又開始了。

可現在萊因德在幹嘛呢?他氣定神閒,連兩個鐵皮罐頭朝他衝鋒都面不改色,漫長的吟唱著召喚陣…喚出一隻巨大又猙獰的妖豹。

流線又優美的身材,盈盈一握的腰隻,卻擁有發達的胸肌和更發達的巨大爪子。

「…那隻不是雪山山脈的野外boss嗎?」觀眾憤怒了,「boss不是不能抓嗎?!而且抓了就不會再刷新了!難怪我們公會蹲點蹲不到!馬的太過分了!」

「靠!這隻boss降階了!原來如此,用龍威降階才捕捉到的!太過分了,根本作弊!」

在觀眾一片罵聲中,萊因德洋洋得意的指揮妖豹上前,一巴掌拍掉某防戰五分之一的血量。

別當老子不是召喚師。只帶小星星是因為養他就要破產,他還是能養滿額五隻寵的!…雖然養了小星星再養這隻豹子,伙食費也是相當吃力,沒有能力再養第三隻了。

於是想打消耗戰的打算基本破滅了。解決掉兩隻不死鳥後,戰狼戰隊的防戰甲已經陣亡,防戰乙已然搖搖欲墜,直接讓小星星一個龍躍壓死了。

非常的快速。萊因德還含情脈脈的對著鏡頭說,「兒子,老爸將最好的都留給你,你準備好了嗎?」

秦祥麟差點吐血當場。

準人瑞扯了他一把,「行了,別嘴賤了。」

五人團戰開場,秦祥麟才了解到何謂「最好的」。

萊因德和準人瑞不消說,那三個應該是湊數的召喚師…通通是空軍。每個都帶滿了五隻飛禽。種類分別是老鷹、雕、雷鳥。老鷹和雕是肉搏近戰,雷鳥是法系噴雷的。

可以說,除了那隻豹子boss外,連牧師的寵都能飛上天。

而三星龍的加成天賦點,被點在龍火,地圖炮式AoE,傷害不算高,CD時間也長達一個禮拜。只是範圍覆蓋全場,無法豁免,會短暫的陷入兩秒驚懼狀態原地發抖。

這點一直都是隱密不發,就像是黑貓有翅膀也都是祕密武器。直到現在,老爸滿滿的「愛」都傾注給兒子的戰隊。

小星星噴出龍火,天毀地滅噴岩漿,戰狼全體原地發抖。

準人瑞朝著戰狼的補師德魯伊扔出一把飛鏢,所有的飛行戰寵撲向靜靜,雷火交織,眾鷹雕俯衝後,立馬香消玉殞。

嗯,速度非常快的妖豹都才剛跑到跟前,也沒能撈到,幸好萊因德指向他親愛的兒子,妖豹立刻歡快的撲上去啃。

但是優勢也到此為止了。

戰狼有個非常稀有的強大法師,應該是男三吧。人家也會地圖炮,而二星鷹王的血量真還很抱歉。在無處躲的隕石雨中,當場擊殺三隻禽王,並且讓小星星戰隊全體殘血了…雖然他本人也接近空魔。

敵方滿血,四名。我方殘血,五名。敵方法師無魔力,一名。我方召喚師寵物皆陷入慌亂狀態,三名。

掐著隕石雨消失的時間,準人瑞給了全體團補…照她此時的配點和裝備真的有點可憐。

「玄尊者,敵方戰寵那些雜碎,你行吧?」準人瑞彎起嘴角。

「啐。羅別瞧不起我。」黑貓不耐煩,撲過去先滅了對方的白鹿。

準人瑞伸手向虛空,將隱身準備捅匕首的刺客抓出來,掄向往萊因德撲過來的范淵,摔成一團的兩人還沒能站穩,被妖豹纏得火大的秦祥麟被妖豹一撞,飛向他的隊友。

然後被黑影籠罩,戰鬥形態展翅如齊天之雲的小星星蹦的來了個龍躍。

幸好這是遊戲,不然大概內餡都被擠出來了。

萊因德和準人瑞獰笑著上前,先把刺客剁成兩半,然後各揍自己的兒子,異常忠實的實現何謂「剝皮魔」的風格。

然後他們兩人兇狠的看向那個很厲害的法師。

法師都要嚇哭了。哽咽的說,「我、我投降。」

自此,這場父母體罰兒子的奇葩競技,終於以父母的獲勝告終。

據說,那天許多當人子女的都小心翼翼的去查詢了自己爸媽的遊戲進度。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