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二十

從來不接受訪問的小星星戰隊,此戰後終於接受了官方網路頻道榮耀之路的訪問。

出席的自然是老闆萊因德和主席牧師范余(準人瑞)。

現實中的萊因德是個老帥哥,非常風度翩翩。但準人瑞也不差,健康屬性不能消除腦袋裡的不定時炸彈,卻能夠消除臉上的老人斑和數十年的毛孔粗大和痘坑,脂粉不施的她,呈現了范余娟本人應有的滄桑之美。

穿著簡單只有一朵山茶花裝飾的長禮服,搭著西裝筆挺的萊因德胳臂緩緩步入採訪現場。

甫現身,頻道聊天室就瘋狂洗頻了。

【Google★廣告贊助】

畢竟榮耀之路雖然能優化並且年輕化容貌,但依舊是自身容貌再加成。即使老化了幾十歲,還是能一眼看出是那對剝皮魔。

可哪怕是老人了,依舊是對成熟的帥哥美女,人總是視覺性的動物。

底下刷了整排的「果然該在一起」。

主持人訝異了幾秒,「我頭回覺得網友說得對,你們該在一起的。」

「別鬧。」萊因德說。

「婚姻的小船說翻就翻,友誼的小船划得久。」準人瑞非常睿智的說。

主持人笑,這開場白脫離腳本了她知道,所以聰明的將話題拖回腳本上。只是她很快就明白有腳本一點用處也沒有,真是她主持生涯的大挑戰。

因為特麼的小星星這對老人家根本不想展望四強之路能走到哪,展現任何企圖心。

萊因德異常坦白的說,「打入四強是意外。主要是想體罰那小渾球,並且告訴他,小渾球,你還未夠班。你爹在網遊呼風喚雨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排隊等投胎呢!」

「呃,其實只是想讓兩個小朋友明白,連你爸或你媽都能打翻你們,可見你們並沒有競技天賦,好好回家唸書吧。」準人瑞輕描淡寫的說。

「也不是都沒有天賦。」萊因德認真,「我看他們隊的法師不錯,刺客也還行,趕緊轉隊應該還能在職業賽裡有所長進。」

「說什麼大實話。」準人瑞皺眉,「人家不會覺得我們為他們好,只覺得我們在挑撥離間。」

「我為人準則就是誠實。」萊因德嚴肅,「喔對,真的有點挑撥的味道似的。不要緊,這鍋我扛了。小朋友切勿自誤啊。」

…都給你們夫妻相聲就飽了。主持人欲哭無淚的努力搶訪談節奏。

好不容易插話詢問關於年齡和競技的關係時,萊因德一臉不解。

「又不是老派的鍵盤滑鼠網遊競技。這是全息網遊是吧?要的還是遊戲的理解和戰場解讀,團隊合作和戰術。那跟年齡有什麼關係!瞧我們的主力,魚販子也六十幾了,可她多厲害啊,戰術設計都出自她手裡,她還是主打呢。」

「沒那回事。」準人瑞擺手,「戰術還太粗糙,只是將就。」她無奈的兩手一攤,「資金不足,角色也太單調。最重要的是,我們的攻擊力嚴重不足…其實真的不是我們想『剝皮』,真的就是攻擊力太不足只好凌遲了。」

「妳為什麼要說出來?」萊因德不滿,「這樣大家都知道了,接下來怎麼打?」

「因為我為人準則也是誠實。」準人瑞淡定道。

…我來幹嘛的?你們兩繼續相聲就行了呀!主持人自暴自棄的想。

在雙口相聲非常熱鬧裡,半個小時的訪談一下子就過去了,聊天室訪客提問也回答得妙趣橫生,時間到時觀眾都覺得節目太短。

結語時,準人瑞對著鏡頭溫柔一笑,「我有些話想對我的兒子說。」

「打完四強我就會退出戰隊了,因為我的健康不允許。」她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我得了腦瘤,大概還能活兩三年吧。被我打敗你可能會很生氣,不過,也就這麼一次了。孩子,你的確缺乏競技的才能,但是你擁有更厲害的才能,是吧。」

「雖然我從來沒聽懂你說得那些數學公式,可我相信你告訴我的,數學是簡潔美麗的真理。」

「最後,媽媽愛你。」

坐在她旁邊的萊因德眼中出現了無法制止的悲傷。

節目到此結束。

這個先揚後抑的訪談幾乎充滿眼淚…前面五十八分鐘都笑出眼淚,之後兩分鐘充滿洋蔥。

這讓許多子女打電話給爸媽。

范淵當然也這麼幹了,可準人瑞沒有接他的電話。

黑貓無言的看著這個煽情高手,「…別太張(台語),張到人家又冷了。」

「放心。」準人瑞淡淡的,「我能把握好這個度。」

此時萊因德剛接了他兒子的電話,掛掉時忿忿的伸出中指。準人瑞沈默的看著他,這二貨龍爹似乎一直沒長大。

萊因德尷尬的收回中指,「…你們一個個的,都要走在我前頭。」有些愴然的說。

「是啊,抱歉。」準人瑞不是很有誠意的說。

「沒事。」萊因德很快樂觀起來,「有一天過一天,說不定活得比我久呢!閻羅王肯定比較喜歡我不喜歡妳…畢竟,妳是那麼的兇悍。」

忍了忍,準人瑞還是沒忍住,朝他後腦勺巴了下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