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二十一

萊因德將她送到樓下就走了。

準人瑞搭了電梯上樓,要開門時卻覺得裡頭有人。

讓她沒將入侵者巴昏的主因是機警的黑貓用力咬了她的小腿。「不不不,那是妳兒子!」

「原主的兒子。」準人瑞一直都很固執。

開燈時,看到滿臉是淚的的便宜兒子,她還是難免感覺到尷尬。

但她還是努力發揮演技,「怎麼了?吃飯了嗎?」雖然表情還是異常僵硬。

【Google★廣告贊助】

結果范淵哇的一聲大哭,還是抱著她的腿哭。這讓她尷尬癌都犯了。

「別這樣。」怎麼都拽不起來的時候,準人瑞拖著沈重的腿部掛件到沙發上坐好,「拜託別這樣,我會覺得立馬要死了。」

范淵將臉埋在準人瑞的大腿上啜泣。「…媽,我會好好照顧妳的。」

「先照顧好你的學業再說吧。」準人瑞放棄了,她畢竟是個記恨的老太太,想裝熱情有困難。

然而向來會激怒范淵的冷淡卻沒起同樣的效果。他搬回家,承擔一切家務。每天準人瑞外出運動的時候,只要沒課他就會沈默的跟著…像是一隻小金毛獵犬。

雖然是她挖得坑,但是坑得比預期深太多,準人瑞很不解,她問黑貓,「這孩子是腦筋什麼地方搭錯冒火花了?」

黑貓無言,「…妳的主治大夫也是榮耀迷,甚至是妳的粉絲。呃,看完訪談他哭得快掛了…所以跟范淵提了提腦瘤和性格冷淡的關係,然後,稍微誇張了點。」

天下每個人忙著幫忙找理由居然讓人這麼尷尬。

最後準人瑞的任性犯了。但是脾氣非常不好的范淵甘之若飴。

「我沒想到那孩子居然是個M。」準人瑞對黑貓抱怨。

「羅妳能不能想點好?明明是孩子對母親的眷戀與包容!」黑貓快氣炸了。

連上線范淵都要跟著…他直接從戰狼退隊,跑來小星星打雜。他這行為簡直罪不可恕,等於給戰狼打響了分崩離析的槍聲,法師直接讓一個職業戰隊吸收了,刺客去了最有希望晉級的挑戰賽戰隊。

女主角靜靜快把范淵恨死了,不但跟他決裂還帶隊殺了他幾次。

還是萊因德發現了,一面抵擋一面向準人瑞呼救,結果被激怒的準人瑞帶著幾個召喚師來打群架,反蹲了靜靜,直到將她逼出首都才罷手。

身懷神話級法劍的準人瑞實在太可怕了,被她暗殺簡直能逼出心理疾病,演繹何謂「草木皆兵」的驚悚。

然後范淵像是從來不曾愛過這女孩,忘了要跟她同生共死一般,只是滿眼星星的跟在便宜老媽後面,感動得要死。

若是有尾巴,保證會搖得飛起。

「我發現我不懂青少年的愛情。」準人瑞扶額。

黑貓表示也不太懂,「大概是將女主當作最後一根稻草?改版中畢竟范余娟死了。這世界的青少年心智應該是比較慢…吧?」

準人瑞發笑。

她承認她不夠時髦,一直都是一夫一妻制的擁護者。畢竟不管從法律還是從種族延續的觀點來說,這是最適合子女成長的方式。養孩子的階段,還是不要太複雜讓孩子感覺到困惑。

至於愛情什麼的…拜託,不是真愛你結婚幹嘛?結婚了跟真愛就沒關係了。很簡單的選擇題,可惜許多人不了解。總覺得在家庭以外犯個人類都會犯的錯誤挺酷的…關鍵是老婆或老公甚至是子女,都不會覺得酷,大概也諒解不了。

「我記得這個世界也有重婚罪。」準人瑞純屬好奇。她就不明白為何靜靜跟七個男人結婚,這群人怎麼不會被抓去牢裡反省。

「婚禮也只是『表演』。」黑貓無奈道,「他們只是同居關係,沒去登記呀。」

「…………」

準人瑞對范淵稍微好了點。畢竟這可憐的孩子逃生不易…能跟女主決裂真是太好了。

之後還是沒能得到挑戰賽的冠軍。

勉強晉級了冠亞軍之戰,一來是冠軍隊真的很強,人人會控場,隊伍職業搭配合理,戰術精湛。二來是四強戰和冠亞軍戰是連續的,最讓人擔心的準人瑞沒事,但是小星星關鍵時刻掉鏈子,後繼無力,他龍爹也耗損太多精神,導致成了個漏洞被猛打落敗。

但是萊因德還是很開心。因為亞軍的獎金也很不少,又夠他匪類一陣子了。

他的心願就是讓小星星成為五星龍,能夠成為榮耀之路食物鏈最頂端的存在。

「然後我過世前,會先將他放生。」抱著小星星的頭,萊因德心滿意足的說。「當他飛過天際時,所有人都會因為他霸氣的龍威顫抖。」

…不知道該說這願望很酷還是很中二。

但是黑貓卻有點悵然,「可惜他不是創作者。不然就他這豁達的生死觀,延攬他應該很合適。」

準人瑞哈了一聲,「別鬧了。你弄個二貨喜憨兒回去,炁道尊能饒了你嗎?」

玄尊者乾笑了兩聲,「說說而已,說說而已。」

 

準人瑞離開的時候非常乾脆。要離去前,她甚至假借健康檢查先去了醫院,還先把給便宜兒子的信都寫好了。

「可惜小星星只到四星。」她有些遺憾的說,「不知怎麼的,我總覺得榮耀之路有點天道的氣味,小星星也像是真的。」

黑貓繃緊頭皮,「別說了。」

準人瑞閉嘴。她並不想再次撞天道的邊角…那感覺真是有夠糟糕。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