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六

雨季還沒結束,準人瑞以為已經混成朋友時,看著手機的物理學家停下腳步,淡淡的對準人瑞說,「別再跟著我了。」

準人瑞皺著眉,猛然奪走他的手機,並且撥打自己號碼,將自己的手機號碼設在他的通訊錄上。同時暗暗的設了個隱藏的app,這樣物理學家天涯海角都無所遁形。

物理學家目瞪口呆的看著突然變成強盜的女郎。但是女郎又很快的將手機還給他,「有事打我手機。」然後轉身走人。

【Google★廣告贊助】

準人瑞雖然有點惱怒,誰被討厭會開心的啊?!但是無所謂,反正只是保鏢任務。既然能夠監視行蹤,超視距保鏢從我開始。

所以準人瑞是消失在物理學家的視線之外,但是跟蹤保鏢的工作還是相當敬業的執行。

「早就跟妳講了,比起來何總裁性子還比較好。」黑貓幸災樂禍的遠端心電感應。

「…其實釜底抽薪,還是宰了何總裁最理想。」準人瑞真的認真考慮過,「有沒有能騙過天道…」

「沒有!」黑貓飛快回答,瞬間鬱悶了,「我已經努力克制,不要誘導我再去想不該想的。」

「什麼不該想的?消滅何總裁?」

「不跟妳講了!」黑貓氣呼呼的斷線。

但是該來的還是要來。系統還是穿越時空,讓何總裁重生了。如此突然,如此讓人措手不及,讓黑貓和準人瑞一陣手忙腳亂。

可對一無所知的物理學家來說,就是兄弟何總裁約他吃飯,他赴約進入包廂,何總裁突然精神錯亂,一個餓虎撲羊差點將他強吻了,嘴裡還不斷說著瘋話。

他費力抵抗,可惜身體實在太沒用。正怒火中燒心跳得要罷工時…女郎一腳踹開大門,眉眼含霜怒喝,「畜生滾開!」就和何總裁打了起來。

穿著細高跟的長腿將種馬總裁踹出去,何總裁跪地吐了起來。

最後的景象是,女郎接住了將要暈厥的他,所以能望著她堅毅的臉龐與下巴。

再醒來已經是醫院,轉頭看到她戴著眼鏡看一本很舊的小說。

「醒了?」她原本嚴肅霜冷的容顏溫和起來,「想喝水嗎?」

物理學家望著她,久久不語,「妳瞧,我有心臟病,可能活不過三十。」他的聲音很啞很微弱。

不會的。準人瑞暗想。起碼能活到三十七呢,解決掉何總裁的話…咳,總之保護你到那時是我的責任。

「是喔。」她淡淡的回答,拿了放了吸管的水讓他喝。

結果等物理學家再次睡過去,準人瑞才後知後覺的想到,物理學家在解釋他為何拒絕任何人。

…這孩子比想像的還善良啊。

想想上個任務,沒幾年好活,還是不是跟萊因德混得那麼熟,從來沒想過她若掛了萊因德會有多難過。

所以她跟物理學家說,「朋友這回事嘛,弄成買賣就太傷感了。有句話我很喜歡,『白首如新,傾蓋如故』。所以不要斤斤計較於壽命長短,也無須為了生離死別而膽怯。只要相處時有過一刻開心,什麼都是值得的。」

這點她相當有自信。萊因德有她當朋友可是賺大發了,敢說一直到她死那刻前萊因德都很愉快,畢竟她是那麼使人如沐春風的人…她願意的話。

物理學家一直沒說話,蒼白脆弱的躺著。

「…為什麼呢?」他幾不可聞的問。

這還真不好回答。準人瑞想了想,「嗯,因為我生來就是要護衛你的。啊,如果你討厭我,我可以盡量不出現在你眼前。」

「謝謝。」他微微一笑,「早該說了,謝謝妳。」

準人瑞大方的點點頭。

他們都沒提起何總裁。事實上,因為身體嬌弱的緣故,身法和「武器」都不得不下工夫。所以挨了一記細高跟飛腿的何總裁此刻也在住院中,畢竟此界同樣也有中醫式微的問題,被踢中穴道還是當胃潰瘍治療…相當牛頭不對馬嘴。

不能要他的命最少不要來眼前討嫌。這是準人瑞最後的底線。

所以物理學家住院期間倒是很清靜,也足以讓他慢慢消化接受何總裁發瘋的事實。

但是黑貓欲哭無淚。

系統比他想像的狡猾奸詐許多。雖說是靈魂綁定,但是人系統可以躲藏到其他時空內,所以他屢屢撲空。

最後他跑來找準人瑞哭訴。

「…我不懂。」準人瑞困惑,「系統到底裝哪家電池?穿越時空不是需要很大的能量嗎?這電池也太猛了吧。」

黑貓噎住。他很難跟準人瑞解釋系統的能量系統如何運轉,但是的確,系統這小混蛋不能夠永無止境的穿越時空…幾次就沒電了。

「羅我愛妳!」他歡呼的撲上來親了羅的臉。

準人瑞無情的將他拽到牆上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