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七

黑貓含著眼淚回去玩貓捉老鼠,可惜他是菜鳥,系統老奸巨猾。所以他被系統扔出來的廢殼調虎離山,系統悠哉的給何總裁發任務並且給予獎勵。

畢竟現在的何總裁不是單純的小種馬,而是十年後黑白兩道都有勾結心黑手辣的未來式。系統頒發的任務是要他先清理後宮。畢竟不管想追上妹子還是漢子最重要的是表達專一的決心。

反正追上吃定後,後宮隨時可以重建,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Google★廣告贊助】

重生的何總裁非常果決,只花了一天就將後宮解散。凡事捨得撒鈔票都很快,錢不能解決問題,那暴力也可以。他還因此提前和黑道建立初期友好的關係。

於是何總裁激動興奮的捧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出現在物理學家面前…就將他正正的堵在中研院的門口。

這傢伙…想製造輿論毀物理學家的名譽啊!

其實出櫃也沒什麼,問題是物理學家根本不在櫃子裡,出個毛櫃。

距離物理學家還有兩百公尺的準人瑞全身緊繃,聞著味道不怎麼對勁的香氣居然身心為之一蕩…大驚失色的她一面衝刺一面掏出萬靈藥般的公子白蛇蛻。

之後的發展出乎任何人意料之外,何總裁居然沒能越雷池一步。

路上所有女人像是末日殭尸般瘋狂湧向何總裁,他不得不轉身就逃。不要說玫瑰了,連他身上的衣服都扯得剩下內褲。

準人瑞將物理學家護在牆角才免得被擠倒,她深深覺得自己的後背有無數瘀青。

追得快斷氣的黑貓喘著大氣,「…蠢貨系統居然給了荷爾蒙香水這種大殺器。」

「是大殺器沒錯。」準人瑞驚魂甫定的護衛著物理學家,「可是…」

然後她悟了,並且哭笑不得。

荷爾蒙香水功效大概就是誘惑異性,想讓心上人投懷送抱真是殺人於無形。

但是,物理學家和何種馬是同性別。

這系統的智商真是感人至深。

想想雖然是高階任務白皮命書,可也只是危險度淺黃,系統智商好像也不怎麼令人意外。

這次物理學家終於同意搭計程車回家,「我能問阿天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準人瑞護著他的頭讓他坐入計程車,淡定的回答,「噴錯香水。」

回家後電視報導了這個萬人空巷的奇景,黑貓倒在準人瑞的沙發上奄奄一息自暴自棄。

剛才感慨過系統智商感人,沒想到黑貓居然更感人的被它耍了。準人瑞默默的想。要不是自家寵物,她都想要不要換個上司。

「呃,沒事。」準人瑞沒什麼誠意的安慰,「抓不到系統也沒什麼…反正關鍵時刻掉鏈子什麼的,早就是你的特色了。」

黑貓哭了。

「我會護衛好物理學家的。其實我仔細想過,只要能保他到最後,最少也是合格,系統抓不到就抓不到。」準人瑞淡淡的說,手裡整理著剛送到的宅即便…一大堆藥材。

「…羅,妳在做啥?」黑貓哽咽的問,準人瑞此刻正在擺弄藥材和一堆試管燒瓶,味道非常不祥。

「麻沸散加方噴劑。」準人瑞唇邊的微笑更不祥,頗有黑化的趨勢,「不能弄死只好設法放倒。誰讓我現在太嬌弱呢?」

…為什麼我覺得不是放倒這麼簡單呢?「別衝動,拜託,別衝動!」黑貓立刻收起眼淚和頹廢,「我會解決掉那個蠢貨系統的!」

他非常振奮的衝回去盯梢何種馬,並且和系統鬥智鬥勇。

果然是尚未成年的小排骨少年,情緒變換真是快。準人瑞搖搖頭,繼續調配藥劑。系統連荷爾蒙香水都弄得出來,什麼大力丸敏捷丸有的沒的搞不好也有。蒙汗藥都不足以抵抗了,只好將麻沸散噴劑搞出來。

這身體太嬌弱了。就算是運轉心法能扛鼎,肌肉骨骼承受不住也沒輒。像是現在,後背還一陣陣的發疼,上藥困難,只能藥浴,藥汁還在爐上熬呢。

此時門鈴響了。

打開門,只見一只藤籃。裡面有個三明治和牛奶,還有一瓶味道超大的藥酒。

藥酒的標籤是物理學家的筆跡。

這橋段,怎麼有青春電影的味道。準人瑞啼笑皆非。

只是沒有鹽的三明治實在有夠難吃。她都懷疑自己在吃貓食。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