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九

這樁綁架未遂案差點燒到何總裁身上,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脫身,但是警察也不是傻子,已經埋下懷疑的種子了。

憤怒的何總裁將辦公室砸了一通,跑去健身房發洩了一下午還是心火未消。

他早就認定劉秘書身分不簡單…很可能跟他一樣,她的系統可能是貓形態,跟自己蛋型的系統應該是敵對。

所以才會突然武力大增,還知道他重生的祕密。

此女不可留!早已染得透黑的重生何總裁眼中露出猙獰。原本只是嫌她礙眼,想把她綁架賣出國去,現在是乾脆的要下死手了。

【Google★廣告贊助】

一想到她可能從「系統」那邊也得到各種獎勵,他不再浮躁,而是冷靜下來思考。

但是那個女人為什麼巴著華華不放?嚴防死守,寸土必爭。

難道?何總裁靈光一閃,像是系統發任務那樣,華華也是那女人的任務?先是放心後又咬牙切齒,果然這女人就是不安好心別有用心!

何總裁果斷換了個門號手機撥給物理學家。下班了,華華應該會接手機才對。

果然,物理學家接了電話。

「華…舜華,好久不見。」何總裁激動得眼眶紅了。

沈默了幾秒,「阿天,好久不見。」

沒掛電話就是好消息!何總裁深深吸了口氣,他就是太急躁了,嚇到了華華。電話好,有點距離、見不到面,能夠慢慢哄回來,溫水煮青蛙。

雖然他思念得心都疼了,只想將華華柔弱的身軀抱個滿懷,永遠禁錮著讓他再也不能離開。

電話那頭良久不語,物理學家還以為斷線了,喂了一聲。十幾年的朋友不容易,到現在他還覺得何總裁只是閒極無聊異想天開,指望哪天能清醒過來,還能偶爾吃頓飯呢。

再怎麼能夠忍受寂寞,物理學家還是個人類,有群居的需求。

「聽我說,舜華,那個女人不是好人!」何總裁不提餓虎撲羊的事情,直接將個重磅炸彈覆蓋了,「她無時無刻的在監視你,你的行蹤她瞭若指掌!…」

默默的聽了一會兒,物理學家苦笑一聲,「阿天,你說說看,為什麼她要這麼對我?她能圖什麼呢?」

何總裁煩躁起來。華華明明偏向那個死女人。「她那種女人能圖什麼?不就是…」他猛然煞車,才沒把「任務」兩次漏出來,「錢。她一定是把你家的情況都打聽完了!」

「那她打聽得不夠細緻。居然不知道我沒幾年好活,名下財產就這麼點,也活不到能分遺產的時候。」物理學家語帶嘲諷的說。

何總裁被刺傷了。舜華完全不相信他,字字句句都在為那女人。所以他暴怒的吼,「不然她還圖你感情?別幼稚了舜華,除了我誰還會愛你?!」

物理學家沈默了幾秒,冷漠的說,「再見。」就把電話掛了。

大驚失色的何總裁撥了幾次,才後知後覺已經被拉了黑名單,啪的一聲將手機砸在牆上四分五裂。

默默跟著物理學家的準人瑞,在他一接起手機時,就自動退到聽不到的距離跟隨著。

她畢竟是保鏢不是他媽,就算是當人家的媽,她也會尊重孩子的隱私不聽人手機,何況是物理學家。

所以物理學家收起手機卻站在那兒不動,她才詫異起來,緊走兩步才看到物理學家面白如紙,正抖著手含了一枚藥錠。

「你還好嗎?」準人瑞擔心的問,「需要坐一下嗎?」於是她從背包一掏,掏出一個小折凳。

看了看她那個裝飾意味大過實用的小背包,和這個明顯不可能擺進去的折凳。物理學家慢慢的坐下來,看她繼續變魔術似的變出礦泉水和吸管。

真想將那個小背包搶過來看看,到底是不是四度空間袋。

劉小姐一直很神祕。神祕到他想了一切可能結果都是不可能。甚至,他腦洞大開的想過,劉小姐說不定是外星人…但是外星人能懂中國功夫嗎?物理學家的身體很不好,但是家庭還是有點底蘊的。

劉小姐就是那種練家子。

或者像電影演的,來自未來保護他的戰士?別傻了,他研究課題到現在還是被嘲笑非常科幻,跟機器人完全不搭邊。實在腦洞開得多大都不可能和拯救世界有關。

一分心,情緒反而很快的平復下來,難受勁兒也過了。

他站起身,看著劉小姐一樣樣的往那個小背包裝,還一點都沒鼓起來,他忍不住說,「這不可能。」

準人瑞愣了下,點點頭,「可不是嘛,是不可能。但是別問,我不能告訴你。」

…這訊息量已經給超大了好嗎?

「所以劉小姐,妳到底是…什麼?」物理學家定定的看著準人瑞。

這麼漂亮的眼睛藏在厚厚的眼鏡後面真的是為了給世人活路。準人瑞暗暗感嘆。

她考慮了一會兒,「我是老天爺派下來的天兵,為了護衛你而來。」

「真的是外星人?」物理學家思考後問。

「不是。就是我說的意思。我就是來保護你的,讓你不受其他人的困擾,快快樂樂的活著。」

物理學家不解,「為什麼?為什麼老天爺…要為我如此費心?」

「那當然是你很重要。未來你會史冊留名。」準人瑞點點頭,「能護衛你是我的榮耀。」

物理學家笑,先是微笑,然後哈哈大笑,好不容易克制住情緒,卻還是捂著心臟臉孔有點蒼白。

「妳看,我不能難過不能哭不能怒不能笑。」物理學家深吸了幾口氣,「但我還是很愉快,謝謝。」

準人瑞無奈的點點頭,她知道物理學家一個字也不相信。

但是防備輕了很多,所以她能扶著物理學家的胳臂將他送上樓。難怪他要如此孤高不與人來往,情緒波動就是索命符啊。

「我能用你的廚房嗎?」看著光禿禿什麼擺飾都沒有的客廳,準人瑞叫住了往寢室去的物理學家。

他張大眼睛,欲言又止,最後還是點頭回房了。

準人瑞翻了冰箱,淘米用電鍋煮了碗白粥,鹽水煮了點花生,醃了一碟小黃瓜,放涼了就放入保鮮盒,冰冰箱裡。

桌上留了紙條,在房門口傾聽,呼吸頻率正常平穩,這才放心走人。

第二天物理學家走過小巷來按門鈴。

準人瑞吃驚,臉上還是不動神色的來開門,「早。」

「稀飯很好吃。」物理學家遞出一個藤籃,「午餐。放冰箱吧,回來吃。不急,我等妳。」

不知道如何推卻的準人瑞將藤籃提進去…看著廚房的另一個藤籃哭笑不得。

藤籃裡有個保證健康也保證不好吃的三明治。全麥麵包,大量生菜和番茄切片、洋蔥、雞蛋和鮪魚。什麼醬也沒有,只有點黑胡椒粒。

不放脫脂牛奶了,改成一瓶羊奶。還有一個蘋果,不大好看,卻飽含水分,大概是整籃裡頭最引人食慾的食物。

通通塞入冰箱後,準人瑞趕緊出來,物理學家還站在門口沒有進來。

「籃子晚上我提去還你。」

物理學家笑了笑,舉步,「不要緊,我很多。」

準人瑞呵呵。小朋友別在祖媽面前裝樣兒,淡定個什麼勁啊,真淡定手指別抖,耳朵別紅啊。

不過她也沒戳破。實在是物理學家活得太自律也太慘了,她都不免心生憐憫。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