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十

當天晚上準人瑞去歸還兩個籃子,物理學家若無其事的請她留下吃飯。

準人瑞硬著頭皮答應了。

果然健康得不得了。一大盆五顏六色的蔬菜沙拉,一碗五穀飯,煎熟的牛排。最後物理學家細心的給了她一小瓶醬油和一罐千島沙拉醬。

「抱歉,忘了我們口味可能不同。」物理學家有些歉意的說。

「健康飲食很好。」準人瑞往自己的蔬菜沙拉上倒千島醬,賣力的嚼著五穀飯。其實偶爾吃吃還是行的,醬油真是中國最偉大的發明。

【Google★廣告贊助】

「我能看你的病歷嗎?」準人瑞問,「我想知道你能吃什麼不能吃什麼。」

或許是她問得太自然,物理學家居然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我只有份前年的病歷副本。」

「那夠了。這兩年應該沒有什麼大的變化吧?」

吃過飯後,準人瑞將他的病歷借走,然後提議幫他把脈。把完沒說什麼,碗也沒讓她洗,全是洗碗機的事兒了。

一路走,準人瑞的眉頭越皺越緊。

物理學家的存活,簡單說,就是個奇蹟。他那宛如玻璃的心臟居然還在努力運作,支持他宛如常人,真不容易。

但是想了幾天居然束手無策。他的身體太孱弱了,心臟嬌脆得承受不住任何藥力。想來想去居然西醫的處置是最好的。

食療?

可他已經吃得太健康了,她還能做什麼呢?唔,健康飲食卻食量很小,想想也是,誰長年累月吃這個都會生無可戀。

剛開始只是熬粥。別小看熬粥,給物理學家做飯跟化學實驗沒兩樣,調味料都得精準到毫克,美味和健康往往是衝突的,如何取得平衡點才是困難點。

果然物理學家非常捧場,往往能吃完一大碗粥。果然他還是比較喜歡中式料理,三明治什麼的只是最簡單又最健康。

後來準人瑞包了他的中餐便當,此界的保溫便當盒很不錯,早上做的飯菜,中午打開還是熱騰騰的。

至於早飯和晚飯…還是讓物理學家自己主張吧。她只是希望物理學家能吃點好吃的,卻不是想要控制他。

物理學家平靜的接受了她的善意,然後準人瑞發現自己再也不用買菜了。物理學家一直都是網購,順便也幫她買了一份。

想想也沒拒了。難道本祖媽的手藝還不值這點菜?在側的黑貓當然不敢說不。他甚至沒提這種有機蔬菜肉類套餐,其實真的很貴。

反正物理學家不差這點錢。正在啃雞腿的黑貓想。而且羅的手藝實在是太棒了,簡直可以橫掃諸界。

差點把自己的家拆了的何總裁發怒數日,然後才發現自己腦殘了。

即使不能到華華的家將他變成自己的人很遺憾,但怎能因為一次意外就不再去中研院接送?

系統也承認是香水錯誤,不是那死女人有什麼特異功能。

只是系統好些天都不見蹤影了。他還是對那個女人有所忌憚,想對抗她還是需要系統的幫忙。

只是遍尋不獲的系統終於給了他訊息…一張小紙條。告訴他,它受傷很重,急需能源。所以希望他能抵達發電廠之類的能源處附近三公里內,因為它雖然能躲到其他時間,卻無法改變位置…依舊要依賴何總裁的移動。

於是他接了這個任務,驅車往核能發電廠。距離五六公里時,他感到系統出現,然後嗖的一聲往核電廠奔,驟然的發生了大停電,好幾個城市都暗了。

系統扔給他獎勵就跑了。何總裁只感到一股勁風疾過,卻沒看見氣急敗壞的黑貓。

但是他也不在乎了。因為這獎勵實在是太妙了,給了他無窮的信心。

他志得意滿的去中研院堵人,獰笑著朝著準人瑞按下「金手指無效化噴劑」。

準人瑞大驚,但是兩秒過去什麼事都沒有。趁她愣神時,何總裁一個箭步拉住物理學家,興奮得發抖,「走,華華,跟我走。」

物理學家掙了一下,「別拉扯,有事這裡說。」然後他感覺不妙,何總裁的眼神完全不對,整個毛骨悚然起來。

然後一條穿著細高跟的大長腿踹過來,三兩下解除了物理學家的危機。

「嗯,聽到沒?想說什麼就在這兒說,別動手動腳的。」準人瑞機警的將物理學家護在身後。

「…不可能。」何總裁滿眼不可置信,「怎麼可能沒事?妳的金手指應該都無效化了!」

準人瑞嚇了一跳,然後發現,紅寶石戒指真的打不開了。

嗯,所以呢?

健康屬性是內建的技能,不算金手指。紅寶石戒指打不開,荊棘是長在外頭當戒台的。公子白的蛇蛻在腰。然後她需要開紅寶石戒指嗎?

準人瑞揚拳給他強而有力的回答。

何總裁跟發瘋了一樣,讓準人瑞感到有些吃力。正想發大招,結果物理學家已經將警衛招來了。

於是懂得因時制宜的準人瑞咬牙,故意沒閃過,正面挨了何總裁一巴掌,半邊臉都腫了。

「住手!」警衛上前制止,瘋魔的何總裁見人就打。準人瑞偷偷笑了一下。

中研院是國家重中之重,這裡配備站崗的是正規軍方特戰隊員。何總裁想揍的是警衛長,軍官。

所以下場也是挺慘的。聽人渣慘叫總是無比愉悅。

物理學家沈著臉,「…妳明明躲得過。」

準人瑞感覺難辦了。跟智商太高的人就是麻煩。

「是。」因為臉腫得厲害,她說話有點含糊,「而且我是故意的,這次應該能夠讓他在牢裡安靜幾天。」

「為什麼?」物理學家臉色發青,「我不懂…」

「因為你就是因為他而死。被他反覆的意圖強暴而入院…你合法推理一下就知道會如何…」

然後準人瑞沒辦法說話了,她七竅一起出血,頭疼得像是挨了幾百把斧頭劈。

媽蛋,天道警告!

毫無辦法的噴了一大口血,她昏了過去,物理學家只來得及接住她的腦袋才沒撞得頭破血流。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