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十一

眼睛睜開就是黑貓臉的大特寫,一雙碧綠的眼睛發著兇光,很有恐怖片的感覺。

當機立斷的,準人瑞立刻先手,「系統抓到了嗎?」

原本醞釀著開噴的黑貓立刻萎了,「…沒、沒有。」他辯解,「剛奪了一個核電廠的能源,我差點被電死!這玩意兒不是東西!太可惡了…」

準人瑞凝視著黑貓的眼睛,「…我一直想問。為什麼你逮捕系統的時候,維持著貓形態?難道不能恢復人形嗎?就算只有八百萬分之一的神通,最少也能遠程法術攻擊吧?」

【Google★廣告贊助】

黑貓如遭雷擊,張著嘴愣了半晌,然後含著淚蹲牆角畫圈圈。

是的。他完全沒想到。居然很蠢的用爪子和嘴巴去逮捕系統…結果他就是在咬住系統時被電得骨骼歷歷可數。

準人瑞也沈默了。她原以為有什麼限制還是規則,沒想到只是玄尊者的腦容量太小。

直到警察來病床前做筆錄,黑貓才發現被準人瑞先下手為強了。

準人瑞可說是傷痕累累…畢竟劉巧音嬌弱的身軀非常容易淤血,和何總裁劈哩啪啦拳拳到肉的打了一場怎麼可能完好,不過是皮肉傷。

但是很巧的胃部有塊瘀青,而被天道警告的內出血,正好就是胃出血。

醫生說得很複雜,總之就是原有的胃潰瘍因為外部打擊導致出血。

這問題可就大了。

雖然何總裁的律師很盡責,辯解是互毆…但是瞧瞧身高一八六、滿身肌肉的何總裁,再看看身高一六五、前凸後翹細皮嫩肉的劉小姐…嗯,互毆?

調出監視器錄影帶一看,何總裁虎背熊腰的籠罩下,看起來就是在脅迫兩個可憐的小情侶,一言不合就開打,怎麼看都是劉小姐正當防禦,還沒防禦成功。

事實勝於雄辯,何總裁被收押了。直到最後何總裁都沒明白他就敗在不知道監視器在哪,不知道如何正確走位。

問題是,傷害罪是告訴乃論,原本檢察官希望能和解。但是準人瑞能白挨這次打嗎?別傻了,她忍著噁心觀賞了兩年的國家地理頻道之種馬人生總不會什麼都不幹吧?

是的,她是個非常厲害的駭客。對何總裁公司的電腦系統自然瞭若指掌。何總裁重生後和黑道勾結,甚至提供技術和原料制毒的所在地,用合法掩飾非法的手段非常清楚。

於是這些透過各路監視器拍照留存的資料,打包直接寄給了緝毒組、檢察官、法院…直接駭進電腦擺在桌面上。

這些都在病床上,靠著一台小筆電完成的。

何總裁被逮進看守所幾天,交保候傳出來就變天了。於是又被逮進去,看起來應該有段時間看不到他…很長一段時間。

但是司法機關也很慌亂,因為那個署名「ghost」的駭客,就這麼大剌剌的侵門踏戶,怎麼也追查不到他,好像真的就是鬼魂一般。

警察也曾懷疑過準人瑞和物理學家。但是這兩個人都在住院,而且情況都不太好,實在不太可能。

準人瑞安然的過關。

最終還是物理學家比較堅強,青白著臉坐輪椅來探視奄奄一息的準人瑞。很想告訴他,只是被天道懲罰,而這個天道比較古板嚴厲…但是她什麼都不能說。

物理學家默默無語的看了她一會兒,嘶啞的問,「所以是洩漏天機的懲罰?」

準人瑞不敢點頭,只能無奈的看著他,轉移話題,「你還好嗎?」

「沒事。」物理學家慘澹一笑,「比妳好得多。」

「抱歉。」準人瑞輕嘆。

物理學家沈默良久,「一直以來,我對妳只有感謝。」

「嘖。朋友家不說這個。」準人瑞淡淡的笑。

結果物理學家出院了,準人瑞卻多住了一個多月。天道的警告超級厲害,總是讓她保持一日一吐血,健康屬性再怎麼運轉也沒用。

每天物理學家下班就會來探望準人瑞,然後帶各式的粥。份量很少,熬得稀爛,並且一如既往的健康卻難吃。

準人瑞出院時明白了何謂「嘴巴淡出鳥來」。只是天道懲罰並不真的是胃潰瘍,真是寶寶心裡苦,可是寶寶不能說。

至此她對天道多了幾分敬意。

因為出院後她掉了十公斤,沒有一條褲子合身。

黑貓幸災樂禍,「所以就告訴過妳要保持敬意…明白了吧?」後知後覺的他才算起帳,「差點把我嚇死好吧!?生命顯示立馬變紅色,鮮紅!那時我跟那破玩意兒打生打死的,羅妳能不能讓我省心點!!」

「打生打死結果還是讓系統逃了。」準人瑞淡淡的說。

一箭飆血,黑貓繼續去牆角畫圈圈。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