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十三

這種糗事沒有一個男人能夠接受的,哪怕是一直自牧甚嚴的物理學家。

還是準人瑞一句話打消了他的困窘,「正好。反正我有性交恐懼症。」

物理學家完全被治癒了。

然後準人瑞覺得自己欺負小孩…還是個這麼單純又可憐的小孩。

【Google★廣告贊助】

只是她總覺得忘記了什麼事情,結婚快一個禮拜還是想不起來。直到她聽見物理學家輕描淡寫的打國際電話,說,「媽,我上週五結婚了。」

她猛然驚覺這事兒辦的,先斬後奏,完全沒有通知物理學家的家長。至於劉巧音的家長…沒事,她是小說主角最流行的身分,孤兒。大道之初也是想找個麻煩最少的原身降臨,可以卻除許多變因的。

沒辦法,她一世帶十幾個任務唯我獨尊,從來沒有這方面的煩惱。所以,真給物理學家的父母投下一枚重磅炸彈。

都能聽到話筒那頭驚慌失措的叫喊。

她開始有點後悔,這婚結得似乎不值得…太麻煩了。

掛了電話的物理學家看著她,「我爸媽會來看看妳。」看準人瑞的眉頭皺起來,「我們已經結婚了。他們不能讓我們離婚…」他強調,「妳也不能。」

哇喔。這話是幾個意思?宣告主權還是表明所有權?

準人瑞揉亂他的頭髮就算了。什麼場面沒見過啊?小意思。

四天後,物理學家的父母返國,第二天就有司機開車來接人了。

雖然說物理學家他們家都遷居國外多年,但是國內還是有他們的老宅。歐式別墅,大片草坪和花園。鄰居非富即貴,可說是現代社會裡的貴族階層。

不過這能跟準人瑞當親王那會兒的親王府比麼?也就是個王府院子的規模。

所以她異常淡定的走過漂亮花園進門,在物理學家的介紹下,更淡定的喊爸爸媽媽。

物理學家的爸媽很符合想像,王爸爸高大英挺,王媽媽成熟漂亮。想想能生出物理學家這樣姿色的的爸媽,那真差不了。

至於審視的目光…誰家病弱美麗的小孩突然被個不知道從哪來的野女人拐了,當爸媽的怎能放心,恐怕書桌上就擺著各路私家偵探查來的資歷,應該查了個底朝天。

準人瑞非常諒解。畢竟她也是許多人的祖宗,家長心理她明白。

王媽媽熱情,又略顯矜持,接著跟準人瑞嘮叨起物理學家的點點滴滴,王爸爸已經將物理學家捉去審問了。

準人瑞啜了口紅茶。嗯,一分錢一分貨,這茶真是不錯。

最後王媽媽放準人瑞回房的時候,物理學家還沒回來。

當然的。那麼久沒見到小兒子,當媽的非好好瞧瞧。

站在落地窗前面,湊熱鬧的黑貓跳上她的肩膀,「喏,看到那截白色的牆沒有?那就是何總裁的家。這兩家是最近的鄰居。」

在樹木和玫瑰圍籬中,隱約能看到白牆。

「你還是回去盯著何種馬吧。」準人瑞淡淡的,「萬一系統又出現作怪了。」

黑貓吹鬍子瞪眼睛,發現準人瑞無動於衷,他有點氣餒的說,「裝瘋著呢。大概想以精神不正常為由辯護,正在鋪墊。奇怪的是,系統居然一點影蹤和氣息都沒有。」

準人瑞也沒辦法給任何建議。她壓根就沒見過活的系統好嗎?

「試著憋大招?」準人瑞猜。

「別嚇我。」黑貓不安,熱鬧也不看了,趕緊飛回去盯著裝瘋的何總裁。

大概是被感染了不安,準人瑞也有點浮躁。所以她打開小筆電,駭入保全系統,將附近的監控器都瞧了一遍,著重監控了幾個重要的路口才算是安定了下來。

新環境總是讓人緊張。想要不緊張,就是將之化為熟悉的環境。

原本以為來老宅住幾天,辦個婚宴什麼的就算了。誰知道會如此複雜。

王媽媽非常熱心的帶著準人瑞去定做婚紗、美容、逛街購物。物理學家由司機接送,沒她的事了。

準人瑞惱怒,但是物理學家安撫她,「李哥不只是司機,他還是專業保鏢,身手很好的。」

「能比我好?」準人瑞不悅。

「不能。但也夠用了。」物理學家注視著她,「頂多一個月,他們就回去了,我們的生活就會回到常軌。所以,拜託妳忍耐一下。」

準人瑞嘆氣。有什麼辦法,自己結的婚,含淚也得忍下去。

最後她趁購物的時候給物理學家買了條項鍊,卻做了點改造。她知道有app,天涯海角都能追尋到物理學家,但是手機太容易丟。還是多加一層保險為妙。

她知道自己有點神經質。說不定是王媽媽太煩,她擁有所有中老年人的最大缺點…碎念個不停卻從來不聽別人說話。

等行頭買得差不多了,準人瑞包裝後才讓王媽媽帶出去見人。每天晚上在家都請些親友…說是家宴也吃了快一個禮拜才算是將人見完。

至於物理學家也不輕鬆,他自有一群青年親戚朋友要招待,有時候還要出去喝個小酒什麼的。

每天準人瑞都要檢查他的藥物有沒有帶齊,並且分裝好幾處帶著。

「別喝太多酒。」萬千擔心還是只化成這一句叮嚀。

「沒事。我都喝檸檬汁。」物理學家淡淡的笑,「他們也不敢將我帶出去結果送了急診室。」

準人瑞嘆息。她對人際關係真是非常厭惡。但是身在其中又不得不隨俗。

「我媽問我從哪兒將妳找出來的。」物理學家笑得非常美麗,「王室公主也不過就這個氣質了。」

「嗯,其實是帝國郡主和親王,而且是女尊親王唷。」

物理學家笑得更歡欣。他的女郎總是亦真亦假,跟她一起總是非常有趣。

只是準人瑞和黑貓不知道的是,和何總裁綁定的系統在生死存亡之際。

畢竟系統之上還有主機,也是受規則束縛的。

何總裁的終極任務就是獲取王舜華的愛與一生,任務失敗將會被抹殺。可和何總裁綁定的系統同樣也會遭受抹殺的命運。

已經產生自我意識的系統當然不想死。

這時候它深深懊悔,不該選個廢柴宿主。還遭逢了平生最大的敵手,那隻該死的王八貓。

當然,它絕對不會承認是自己智商欠費未繳。都是別人的錯。

可是任務目標特麼的都結婚了。結果宿主只會以頭搶地、搶壁,瘋得那麼五花八門,好像不這樣不足以表示他的悲痛似的。

它才真的要悲痛好嗎?眼見任務要失敗了啊!!

不得不破釜沈舟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