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十四

很平常的一天,後天就是婚禮了。

準人瑞表面毫無表情內裡已然抓狂的試著永遠試不完的禮服。物理學家的姊姊也已經排除萬難的回國了,和他媽媽一文一武,一黑臉一白臉,雙簧唱得極好,試著給點下馬威,省得她們可憐的物理學家被欺壓得更可憐。

她明白,也體諒。不然已經抓狂的準人瑞怎麼可能還在試這堆該死的禮服。

直到手機傳出警報聲。

【Google★廣告贊助】

準人瑞心裡一緊,掏出手機,發現所有訊號都斷了,將近一分鐘才恢復訊號,但是警報聲又再次響起,她所監控的監視器也失效了。

「…舜華呢?」她環顧四周,心裡警鈴大作。

「唷,一刻都離不了?」大姑子笑開了,「沒事兒,他的一票鐵哥們帶著去婚前派對了,剛出門了吧…喂!妳去哪?巧音!」

準人瑞摟著裙擺狂奔而去,在大門口看到所謂的鐵哥們。

這幾年鍛鍊小有成績,最少耳力練上來了,所以立刻逮到禍首,二話不說先掄到鐵門上,然後揪著衣領左右開弓給了兩耳光。

「瘋婆子妳幹什麼?!」被打得牙齒鬆動的紈褲滿口血含含糊糊的罵。

「你們居然眼睜睜看著王舜華被綁架!」她使盡力氣大喊。

這讓原本騷動的王家人更騷動,讓原本想討公道的紈褲父母也驚懼了。

「妳胡說什麼?」被準人瑞嚇呆的其他紈褲終於清醒,忿忿不平的說,「不就是和阿天有點誤會嗎?說開了就好了嘛。妳誰啊妳?阿華跟誰說話也得跟妳報備?」

準人瑞的眼睛挪向那個說話的紈褲乙,洶湧的殺氣讓他忍不住顫抖起來。

「你們不知道何嘯天入獄?他能到這兒就是越獄?事實上你們知道,你們不過就是想看希罕,看笑話!你們這幫渾球。」

她手下一緊,大喝道,「說!何嘯天往哪走了?!」

沒辦法,這路出去沒多遠就是三岔口,三條路南轅北轍。

場面非常混亂,但是武力無法解決所有問題,卻能解決現在的問題。當一票年輕力壯的紈褲躺在地板呻吟,所需時間只用了兩分鐘,立刻就非常識時務的問什麼是什麼。

「報警!」她咆哮出一串地址,「應該在這兒,順便將救護車叫了!」

然後她跳上一部敞篷跑車,沒用到鑰匙,只靠天生荊棘就開走了。愛車被開走的紈褲悲呼,「我的老婆啊!妳慢點啊!」

準人瑞真恨不得倒車將這群「鐵哥們」一起輾斃。

何種馬往市區去了。而這個方向最近的「金屋」就是她報的那串地址。

沒辦法,誰讓準人瑞看了兩年的國家地理頻道,何種馬的一切誰能比她清楚呢?而且黑貓斷斷續續的心電感應,也幫她確立了方向。

是的,系統的大招就是屏蔽資訊。範圍內一切通訊方式都失效,甚至包含心電感應。

就在這大招的籠罩下,黑貓被炸了個盲聾啞三重苦,並且在系統護航下,獄警張目結舌的看著一道道的鐵門開開關關,卻看不到被護航的何種馬。

何種馬就這麼安然越獄,並且在系統的神威下打了通電話給鐵哥們,聲淚俱下的希望能見王舜華最後一面。

要知道,在他們這群鄰居玩伴中,王舜華和何嘯天都是「別人家的小孩」,優秀得令人髮指。結果呢?何嘯天居然是得罪了王舜華他老婆才含冤莫雪,越獄就為了和王舜華告白消弭誤會…

哈哈哈,優秀又怎麼了?有才華又怎麼了?還不是一對基佬?這笑話不看不行!

於是這群生活幸福得太無聊,唯恐天下不亂的紈褲將王舜華騙出來,讓等在門口虎視眈眈的何種馬綁走了,這群紈褲還吹口哨怪叫著要何種馬溫柔點。

真想將他們一起宰了。

咬牙切齒的準人瑞一路狂飆,暗暗的痛恨這條鐵則,並且後悔自己是個太守規則的人。

「妳快點啊!」黑貓悲呼,「物理學家心臟病發了!」

準人瑞沈著臉,「快去宰了那混帳系統!」然後將跑車開得像是飛機低空而過。幾個任務的鍛鍊,她的車技其實很不錯。最少這一路狂奔沒讓自己出車禍也沒讓其他人出車禍,這可不是簡單的事情。

搭電梯時,她按耐著狂怒和太快的心跳,勉強讓自己冷靜下來。紅寶石戒指還在關閉狀態,只有罐藥物是打成腿帶隨身繫著,換禮服都沒放下。

作好心理準備,電梯門開了。

沒人。

她喚出荊棘,順了刺的荊棘變得非常的細,像是長了細小鱗片的鐵絲鑽入鎖孔中,不到十秒就開了堅固的鐵門,順便開了掛鎖。

將門打開,一個缽大的拳頭就砸了下來,幸好準人瑞往後一縮,這拳砸在門框上,赫然一個拳印。

何總裁整個大變樣了。肌肉累累的像是北斗神拳的兄貴們,毫無意外的爆衣。眼睛通紅,咆哮並且流著口水,搥胸做大猩猩狀。

「系統出產猩猩丸?」準人瑞化開猩猩總裁粗暴卻破綻許多的攻勢,難以置信的說。

「不是,那不過是狂暴藥水!」黑貓氣喘吁吁的心電感應,「只有五分鐘!」

準人瑞二話不說將那罐麻沸散噴劑全噴在猩猩總裁的臉上。

但是狂暴狀態的何總裁,藥物減免加成,所以這兩分鐘真是抗得準人瑞生不如死…最少表面看起來比何總裁慘得多。

兩分鐘後,何總裁終於倒下,這才有機會用荊棘將他手腳捆住。

滿臉是血的準人瑞蹣跚的進房,嘴唇已經開始發紫的物理學家抬頭看她,原本寧靜的眼神開始錯愕,並且湧出心疼和自責。

「看起來有點可怕而已。」準人瑞淡淡的說,「還好嗎?」

衣衫不整的物理學家輕輕的笑了。「那顆藥…很有效。」

是的。她贈給物理學家的項鍊不光光會發出訊號,並且內裝了一顆仁丹大小的「三仙散」。當時她非常慎重的說,萬一遇到不可抗力的事情,不要著急也不要慌張,這顆仁丹會讓他有點不舒服,表徵出來也是嚴重的心臟病發作。

這能降低綁匪的警惕,也能讓他因「病」保全自己。

準人瑞將他衣服整理好,「害怕嗎?」其實這計畫有很大的漏洞,萬一何總裁獸性大發,服藥後真是想跑都沒地方跑。她敢這麼幹不過是基於何總裁還有最後一點「良知」…最少改版中總是將物理學家送醫院。

物理學家笑得更美麗,「我相信妳。」

準人瑞輕輕撫著他的頭髮,眼神很溫柔。

抓著系統的黑貓化為人形,偷窺準人瑞難得溫柔的一幕。結果系統一聲長鳴,黑貓手一抖,不小心將系統給毀了。

準人瑞默默看著他,他忍不住冒汗,羅的威壓真是越來越重。幸好她很快的轉頭,只是下一句讓他淚奔。

「玄尊者。」準人瑞望著牆,「快把衣服穿上。」

「啊啊啊啊啊~我忘了我忘了,我只是忘了呀~」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