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休息時間

準人瑞歸來時,只帶了一截白木槿的枝條。

第一件事情也不是睡覺,而是將白木槿枝條插在園子裡,就在她慣坐的椅子,窗外。

她的心覆蓋滿了厚厚的城牆,一絲情緒也窺看不到。

不安的黑貓清清嗓子,說,「羅…」

準人瑞轉過來的眼睛飽含著森森的寒霜,沒有殺氣更勝殺氣。

【Google★廣告贊助】

黑貓咕嚕一聲,將所有的安慰都吞下肚了,「我、我我我…我將系統交上去。」然後逃命似的跑出去,出門倒是記得穿上衣服,但是顧得了這卻忘了已經是人形,所以他一貓撲就真的撲街,打了無數的滾。

…慌什麼啊。準人瑞無言。

站在神祕的書架前,完成的任務已經成書。但是她只是看著書背,遲遲沒有拿下來。

或許睡一覺後我就能夠拿下來看一看,說不定。

爬上床將自己埋進枕頭裡。其實我知道,我再也不敢翻開來看。

最後黑貓磨磨蹭蹭的將系統交給炁道尊,他發誓那王八蛋眼底居然是錯愕和遺憾,而且還很深沈。

「所以小餅乾你知道吧?」炁道尊高深莫測的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這些對你們是有好處的。」

黑貓皮笑肉不笑的,「呵呵。」

炁道尊就是大奸似忠那種惡霸,殷切的詢問了任務感想和內容,看似讚揚事實上希望「小女孩」能文靜點。

黑貓跟他敷衍的超級熟練。

天知道羅根本不可控,他也沒膽子控。所以炁道尊,請您自求多福。

不跟你們玩了,反正我只是可憐的小餅乾。

最後他回來時,羅還在睡,只是蜷成一團,眉毛皺得緊緊的。

任務其實達成的很好。物理學家的蟲洞論原本沒有這麼完整,結果他將後人該添補的事兒都做完了。

續上的命運線湛藍而明淨。

而且,羅終於不再亂開世界任務,可積分卻也非常豐富,夠她死個三五次了。

但是黑貓情緒卻有點低落。

羅的那滴淚是那樣沈重。

他有八百萬眾的麾下,看盡了執行者和任務裡人的悲歡離合。別離其實最傷人,許多執行者很優秀,卻被這種生離死別折磨得不成人形。

有的受不了,會飲用忘川水遺忘,最後不是有了毒癮(忘川水中毒),要不就是在一次次的洗滌中成了沒有感情僅餘理智的怪物。

有的會逃避,乾脆遁回輪迴。

有的則是遊戲人間,放浪形骸的成了渣男或渣女。

他以為羅夠堅強。但是現在卻不是那麼確定了。

被跟得很煩的準人瑞終於發飆,「不要一副我就要死了樣子好嗎?!我沒得癌症!」

黑貓嚇得腿軟,可憐兮兮的看著她。

「我是有點難過,那不是廢話嗎?物理學家是很棒的人。」準人瑞頹下肩膀,「但也不至於以淚洗面痛苦頹廢好嗎?」

「玄尊者,我在本世界幾乎活到人類的最高壽算。所以我的孩子孫子,好友,幾乎都走在我之前。如果我只顧著傷心頹廢,日子還過不過了?」

黑貓大大的眼睛看著她,小心翼翼的將腳掌放在她的手背。

「好了好了。」準人瑞輕輕捏著他的腳掌,「我接受你的安慰行了吧…我真沒得癌症。」

「呃,那就好。」黑貓謹慎的說,「這次不要將boss掄牆上了,喔?」

準人瑞嘆息,懨懨的點了點頭。

但是,山不來就我,我將去就山(?)。

準人瑞被炁道尊堵在中藥行。

「這次任務不錯吧?」炁道尊笑咪咪的說,「福利啊,這麼漂亮的任務目標…」

找抽呢這是。

但我就是不抽你。

影后附身的準人瑞眼淚一滴滴的滴下來,掩面哭泣,「為什麼?為什麼你…嗚嗚…」

炁道尊快被周遭的眼神戳爛了。

畢竟準人瑞小有名氣,畢竟她還算是新人,但是任務評分超高,個性也非常鋼鐵,寧折不彎那種。她甚至有膽將炁道尊掄牆兩遍,真是大快人心。

可怎麼,被說哭了呢?

炁道尊一定耍了什麼陰險吧?還是乾脆的X騷擾?哇喔,沒想到炁道尊是這樣的人!!

然後,雖然準人瑞再三「故作堅強」的說什麼事情都沒有,百口莫辯的炁道尊還是被監察官逮去談了四十八小時,調查是否有濫用職權之嫌。

嗯,誰讓大道之初文明程度超高,道德標準也超高呢。

炁道尊哭了。

他後悔了,嘴賤一時爽,痛苦一輩子啊。還不如讓小姑娘掄牆啊…總比被她坑得有苦難言的強。

畢竟掄牆不過幾秒鐘,流言卻異常長久,女同事看到他都繞道而行,異常傷自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