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肆 之三

雖然沒什麼用,但準人瑞還是將之定為遠期目標。

要緊的是眼前。

這個時代非常類似她本來的世界。只是清朝沒有了。史可法突然英明神武起來,舉凡調兵遣將、排兵布陣,莫名成為軍事大家,而且他還是個頂尖武功高手。

還不只這樣,他開發了生化武器,直接拿天花病毒去砸滿清的大後方,差點把人滅種了。甚至掘開大堤,把入關的清軍淹的跑都沒地方跑。

【Google★廣告贊助】

後來他還開發了槍枝火炮。一手火繩槍一手左輪,殺完人還吟「惶恐灘頭說惶恐」…實在是讓人夠惶恐的了。

不管怎樣,南明延續下來,好歹也傳承了兩百多年。

然後南明滅了,軍閥割據。然後又天降一神人,自稱蘇儀,合縱連橫之下…喵的居然讓他給辦成了!組了一個叫做「中華聯邦共和」的政治體,怎麼看都有歐盟的影子啊喂!

還有誰來解釋一下,為什麼韓國和日本也在聯邦裡頭?

當中一定有什麼不對,因為台灣也是聯邦成員之一。

然後二次世界大戰,為什麼成為軍火輸出國的會是中華聯邦?這不應該是美國擔任的角色嗎?
準人瑞關上視窗,揉了揉額角,決定不去管這天方夜譚似的近代史。

她只要明白,現在是個法治社會。或許會被人情干擾,但是沒人有那天大的膽子衝進醫院將她綁走,那就可以了。

一開始,警察對這個綁架案嚴陣以待,並且衝入施傲天的祕密小基地,同時發現了一手一腳被鏈銬的施傲天。搜出了許多能讓施傲天吃牢飯的證據,包括一些毒品。

殷樂陽的所有證件、存摺,也被找到了。整個房間都能驗出他的血跡。而這房子的所有人是施傲天。

罪證確鑿。

也不知道施家花了多大的力氣,將案子暫時按下。

意料中事。所以準人瑞非常心平氣和的面對施家的律師代表。

毒品和違禁物都有辦法搪塞,唯一不能的就是殷樂陽。因為他有一疊厚厚的驗傷單,並且在他體內驗出施傲天的精液。

施家希望殷樂陽出面表示是「自願」的,只是玩過頭了。

準人瑞笑了,她那溫文的笑卻透露出些微殘忍的危險。

「我差點死了。」準人瑞說。

律師代表傲然的暗示,殷樂陽還欠醫院非常龐大的一筆醫藥費。

懂。因為殷樂陽父母早逝,因為他背後沒有半點勢力。因為他就是個小人物。所以他們肆無忌憚,認為區區醫藥費就能讓他屈服。

「我差點死了,然後你說我是自願?」準人瑞揚高聲音,「你他媽逗我?!」

「別傻了,大律師。乖乖把醫藥費付了吧,並且付到我足以出院為止。噓噓,別說我開玩笑。聽說施家企業股票已上市?」

律師代表逼視她,「任何毀謗施家都會保留法律追訴權。」

「施家的獨子不但是個綁架犯,還是個強暴犯,同時是個吸毒犯。」準人瑞冷漠的說,「我不但是被害人,還是證人。」她表情一柔,「現在,我的醫藥費應該有著落了吧?」

輕輕叮了一聲,律師代表的手機收到一封信件。讓他心情迅速轉壞的信件。

他沈默了一會兒,「基於道義,施家願意援助您的醫藥費。」他強調,「希望您也能回報以善意。」

準人瑞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存摺應該還有三十萬。如果沒有的話,我將會提出上訴。」

明明只有三萬。律師代表不滿的想。但是施大少爺腦筋不知道怎麼想的,居然提空了。

「這點我們會表示適當的善意。」他終究還是點點頭。
最後施家負責了所有醫藥費,殷樂陽的存摺也多了三十萬。

但是彼此都知道,這不是結束。

一開始準人瑞就不打算走法律途徑。這太便宜那個禽獸不如的綁架兼強暴犯了。但是施家也不會放過殷樂陽就是了。

百忙之中探望準人瑞的黑貓很頭疼,「復仇從來不是任務目的。」

準人瑞笑得越來越危險,「順便而已。並且,這樣做能夠讓我愉快很多。」

「…………」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