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

讓準人瑞心裡拔涼的,是白皮命書其實不全。

這個系統似乎不是很強大,但是智商在線,異常狡猾。即使是超強的大道之初都沒能找到它寄生何人,只知道在它謹慎縝密的推動下,所有疫苗和血清都扼殺於萌芽中,最後再沒有人類,不死的殭尸統治了世界。

能夠捉到它的小尾巴,還是因為天機洩漏,有個誤當靈感的作家沒有改版反而照實錄下,寫成了個燒腦短篇小說。

【Google★廣告贊助】

趙靈綠在高燒時「夢見」半途被拋下,最終舉槍自盡的那段。醒來時發現槍殺變成殭尸的爸媽後,後援卻沒有來,她放棄掙扎,冷眼看著所有的人都死光,她也沒有掙扎的死在殭尸的獠牙下。

這才偵查到系統的存在,但是被穿越成篩子的此界,訊息被覆蓋得太厲害。

準人瑞睜開眼睛,按著額角疼。

「呃,」黑貓臉色發綠的說,「救援被一組倖存者小隊給耽誤了…馬上就來。」

「所以?」準人瑞感覺不妙的問。

「…那個倖存者小隊十三人,每個都有系統的微弱氣息。」黑貓眼眶溼潤了,「可到底是哪個我掃描不出來。而且…他們已經跟救援部隊分開,北上了。」

相對無言,差點跟黑貓執手淚千行。

準人瑞此刻綿軟無力,原身只有九歲。這批沒心肝的科學家能夠製造出殭尸疫苗和血清,但是相當冷血和自私。

「沒事,我可以。」準人瑞振作精神,掏出培元丹.改吞服,「快跟上那群倖存者。」

黑貓躊躇,「羅…」

「反正你關鍵時刻總是精準的掉鏈子,還是快去把系統給滅了。」

黑貓泣奔而去。

準人瑞靠著牆,腦袋昏沈得厲害,還是強行試著運轉小周天。感謝原身的身體非常健康,資質不錯,不然她真的要絕望了。

只是在構建異能的同時,額外練無雙心法很吃力。但已經被系統掰彎的命運線恐怕不會給她太多時間。

救援終於來了。準人瑞費盡力氣保持清醒,被少校抱起來時,她稍微鬆了口氣。

這群軍人看起來很慘,開過來的是輛小貨車,後車廂封閉式,後開門。不知道經過怎樣的惡仗才有辦法過來救援,車可能也是路邊撿的。

嚇壞的科學家們爭先恐後的爬上後車廂,少校將她抱過來時,只能勉強塞在車尾。車廂門有扇還關不太起來。

但是已經沒時間了。千萬殭尸已經快合圍。

原本前後左右都有車輛護衛,燒得渾渾噩噩、意識斷斷續續的準人瑞,卻看到一輛輛的護衛車消失不見。

只剩前車和這輛貨車了。

而且殭尸越逼越近,拉扯間已經將故障的車門扯壞了。

填充子彈後,準人瑞沈著的一一點殺了將手搭在車廂上的殭尸。

看起來可怕,其實狀況不算太糟糕。不管怎麼說,貨車總是跑得比殭尸快一點。沒有全速加油門是對的,畢竟還有燃料的問題,車廂上面還有軍人的火力支援。

所以那些拍著車廂哭喊著加速的科學家真的嚇得智商都下線了。

然後準人瑞發現,劇情真的強而有力,難以抗拒。

她低頭填子彈時,後背襲來一股大力,她被推下貨車。若不是有幾隻殭尸墊背,恐怕腦漿都摔出來了。

「你他媽在幹什麼?!」

「反正她也會變成殭尸,推她下去有什麼不對?趁機我們還能逃…」

車子漸去漸遠,再也聽不見什麼了。

這下真的死定了。

準人瑞一急,腦袋轟的一聲,天生荊棘和以她為圓心的野草突然蓬勃生長,將撲過來的殭尸排開,就阻了這一下,天生荊棘已經飛向電線桿,將她纏繞的吊起來,免去被分屍的命運。

她吊在電線桿昏迷過去。醒來時發現鼻子底下有乾涸的血跡,頭疼的想撞牆。

好一會兒她才弄明白自己在哪。

原來趙靈綠的異能是植物系。現在的頭疼欲裂是過度輸出的結果。

歇了好一會兒,才能從蓑衣蟲狀態解除。但也沒敢爬下電線桿,坐在頂端,仔細盤點手頭的存貨。

子彈只剩下五發。一瓶培元丹和辟穀丹。沒水是個問題,但是異能不是法術或魔法,所以玄幻或魔幻的手段毫無用處。

頭還是疼,就是沒有那麼虛弱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植物系異能和植物非常親和,天生荊棘的味道能掩蓋她身上的人味。

但也不能離得太近。五步內就會被發現進入戰鬥。

她笨拙的使用異能掩蓋氣味,謹慎的下了電線桿,閃閃躲躲的的鑽入一個小巷子,靠著天生荊棘非常困難的爬上一戶沒有鐵窗的二樓,射殺咆哮而出的殭尸戶主,很幸運的找到一箱果汁。

實在太累的她,喝著果汁就睡著了。殭尸戶主被爆頭的屍體,離她不到三公尺。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