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十一

>>蝴蝶線上書展=新書x週邊x年度最強折扣進行中<<

最終當然沒問題。那當然,黑貓牌掃描機認證,大道之初出品,使用者有信心。

一開始只是幾百隻殭尸屍體實在太臭了,而且招來很多烏鴉和跟貓一樣大的老鼠。這有瘟疫的隱患…不是嬌弱的殭尸病毒。沒想到吧?殭尸病毒非常嬌貴,暴露空氣沒幾秒就死亡,所以才只能經過噬咬傳染。

但是曝屍的結果很糟糕,黑貓沈重的提過黑死病似乎死灰復燃,痢疾和霍亂也開始流行。

沒被殭尸咬死卻死於傳染病實在太慘。

【Google★廣告贊助】

所以準人瑞綠著臉將殭尸屍體集中…結果點亮了小型怪手的技能。磕磕碰碰的挖坑扔屍,最後點火燒了。

模板不太夠,本來以為燃料不足。但是死掉的殭尸卻非常易燃,簡直跟潑了汽油差不多。

燒完填土,第二天原本光禿禿的工地,只有那塊地龍葵長了一尺高,開花結果了。

這時才想到荊棘對殭尸屍體有特別的愛好。或許,能當肥料?

所以準人瑞才整了大約五十坪的地,種了點地瓜和一袋發芽的馬鈴薯。實在是覓食越來越不容易,便利商店和超市幾乎都圍滿殭尸。殭尸也越來越聰明,騙殭尸跳崖已經不可能了。

在已經沒有活人的樊市求生,能夠直觀的知道,何謂「槍炮一響,萬『人』空巷」。她被堵了一次,身手敏捷的爬上二樓,還差點被拽下來…幾隻猴子似的乾瘦殭尸跳起來扯住了背包,若不是趕緊放棄往上再竄一樓,真被分食了。

連植物親和的隔絕人味都沒用。

那次她收刮了整棟大樓只帶出了一袋地瓜和馬鈴薯。還是幸好她有紅寶石戒指,不然她實在沒辦法背個大背包殺進殺出。

所以她只能自己種田了。靠著辟穀丹和龍葵葉與地瓜葉度日。

幸好玳瑁自己會抓老鼠吃,不然都不知道怎麼養活。更幸好肥料充足,植物異能給力,不然辟穀丹吃完只能眼睜睜餓死任務失敗…光想到就覺得太丟人。

玳瑁對她真的很好。只是她實在沒辦法接受吃殭尸維生肥滋滋的大老鼠…好吧,她就是矯情。最後玳瑁刁了一袋子的貓罐頭給她。

…嗯。玳瑁真的很甜,超貼心。

她開了一罐給牠吃,玳瑁嚥著口水推給她。

「呃,你一盤,我一盤?」準人瑞加開了一罐。

明明不夠塞牙縫的,結果玳瑁非常珍惜的小口小口的舔,很讓人鼻酸。準人瑞也吃了一個…終於見油水了,從來不知道貓罐頭這麼好吃,鮪魚口味特別讚。

每天吃罐頭都是最期待的事情。

然後,那隻跟牛一樣大的狗跟玳瑁一起回來,流著口水遞給她一個狗罐頭。

嗯,這隻二哈給她罐頭不是送她的,而是牠不會開罐頭。

然後給這隻二哈開罐頭,就有第二隻第三隻貓或狗排隊刁著罐頭來等開。

三隻貓,三隻狗,連同玳瑁,一共七隻倖存寵物。

其實這些貓狗都是災難時被主人丟下或主人死了,能夠活到現在無一不是變異了。能夠打獵覓食,甚至可以跟進化殭尸廝殺不落下風。

根本不需要罐頭啊,塞牙縫都不夠。

但是牠們帶著懷念,深深的懷念吃著小小的罐頭。同樣依戀著會開罐頭的小女孩。

交談還是有點難,但是薄弱的領域一開,還是能交流。

最後二哈嫌麻煩,帶著準人瑞去把滿倉庫的貓狗糧和罐頭載回學校。頭回套狗車鬧了不少笑話和驚險,不過還是費了兩天工夫都載回來了。

準人瑞並沒有把牠們當寵物,而是末世裡相依為命的朋友。牠們可以自由來去,卻願意幫她拉車耕田,只是因為她會開罐罐,幫牠們梳毛,溫柔的喚牠們名字。

二哈後來還把牠的小主人帶來了…襁褓裡的一把枯骨,牠卻非常寶貝的保護著。

在牠的記憶裡,那天實在太可怕了。親愛的爸爸變成怪物,咬死了媽媽。但是媽媽也成了怪物,最後爸爸媽媽咬死了爺爺奶奶和哥哥。

牠不知道怎麼辦,只能哀哀的叫著。可是爸爸咬了弟弟牠就不能夠忍耐,將爸爸撞開後叼著弟弟的襁褓就從三樓跳下。

發著高燒的牠搖搖晃晃的鑽進地下道,襁褓中的嬰孩已經不哭了。牠蜷起身子盡量的保護他,昏迷後醒來,嬰孩已經沒有氣息。

其實牠知道弟弟死了。但是牠就是沒有辦法放棄最後一個家人。

準人瑞無言的梳著二哈的毛,看著護在二哈兩條前腿間的破舊襁褓,濃重的哀傷湧了上來。

最後她在宿舍後院挖了個坑,將破舊襁褓裡的枯骨埋起來,立了個小碑。二哈傷心的吹狗螺,卻沒有阻止她。

之後牠總是在小墳那兒午睡,用身子圈著小小的碑。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