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十四

屍體送回基地後引起軒然大波。

從此趙靈綠小朋友成了個毀譽參半的人,喜歡她的人很崇拜,討厭她的人退避三舍。

但這對祖媽是問題嗎?別傻了。她對「愚蠢的凡人」是毀是譽毫無興趣,她還寧願獲得畏懼呢,最少沒人有膽跑來指手畫腳。

只是少校將她招來談談的時候有些心煩。她對好人沒辦法,不能一掌巴出叫好人閉嘴。

「我沒有坑死這些人。」她煩躁,「如果我真心想坑,他們會死得這麼輕鬆嗎?」

少校無言以對,只能殷殷囑咐後放她走了。

【Google★廣告贊助】

當晚廣播時,準人瑞沒忍住吐槽了這起烏龍,冷嘲熱諷的說起「死者最大」的荒謬定律。

事實上,背叛的雇工勾結土匪打算來打劫她的小農莊,萬一這起土匪和背叛者得手,恐怕她的下場比死還淒慘。結果土匪來打劫的半路上自己滅團,她好心去收屍卻被當成心機表。

只因為他們死了,她還活著。所以只有一張嘴的與論攻擊她這個十歲不到的小女孩。

死者最大。

什麼混帳謬論。就好比和平時代屋主遭竊誤殺小偷必須坐牢一樣荒唐。更何況那群強盜還不是她誤殺的,天理何在。

結果她吐槽爽了,也意外曝露了她是黎明之前主播的身分…然後惹來蜜蜂和蒼蠅嗡嗡嗡,她深感末日擁有狂熱粉的苦惱。

在基地還好,有玳瑁和二哈的陪同下…自從有狂熱的想撲上來的粉絲被二哈差點坐斷氣後,從此只是遠遠瞻仰,跟她做買賣的攤主或店主激動得有些喘不過氣,還在能忍受的範圍內。

另一批激進的想殺進小學自稱頭號粉絲的倖存者小隊就不知道怎麼說了…一照面就先開槍傷了她的貓狗小隊,人數有二十三個,上來就先對大門掃射了一輪機關槍。

她知道末日苦難的生活導致人類的心理都不太健康,但是心裡變態不該是我買單吧?

這群瘋子傷了她的動物朋友,還拿員工的性命威脅她。只因為這群瘋子信了個邪教,想把她綁去當個傀儡聖女。

準人瑞真的怒了。

記得嗎?她的催眠術是紙上談兵,一直不敢使用就是怕把人弄成白癡。畢竟經過這麼多任務的磨礪,她的靈魂強大無比,所有原住民的靈魂在她面前都如豆腐渣一樣軟綿。

但是這群瘋子不在她自我規範的「人類」範圍。

付出流鼻血的代價,二十三個瘋子成了白癡。

扶著有一百把小錘錘在敲的腦袋,準人瑞淡漠的看著被爆掉自我麻木順從的白癡們,冷淡的想,這對他們和世界都有好處。

但這對員工們實在太刺激了。

入侵農莊的暴徒火力強大,奸詐狡猾的翻過小學圍牆,將他們都變成俘虜,意圖反抗的都被打趴。結果他們年幼的雇主面無表情的掃過一眼,她是流鼻血了,可是暴徒都成了綿羊。

不,不是綿羊,而是完全成了機器人,小雇主讓幹什麼就幹什麼,沒有靈魂的傀儡。

員工想逃跑,非常想逃跑!但是小雇主詫異的看過來,說,「真的?」所有人拼命搖頭,乖乖幹活和回房發抖,對小雇主敬畏到極點,自覺的守口如瓶。

太恐怖了!奪人靈魂是哪招?!是惡魔是惡魔是惡魔吧?!沒想到我們的雇主是惡魔…

「呃,羅,何必呢?」黑貓困惑了。

「小聲點,我頭疼。」準人瑞有氣無力的說。

「這是鑽漏洞。」黑貓聲音放輕,「妳爆掉了他們的靈魂!這真的跟死亡離得不太遠…」

「放心吧,凡人的靈魂千創百孔,這些混帳只是破的洞比較大。」

黑貓無言。妳乾脆的將他們主導自我的部份爆了…這真的只是比較大的破洞嗎?

「對了,我在圖書館看過『靈魂奴役』這招,幫我看看是不是這樣?」準人瑞傳了一段儀式給黑貓。

黑貓炸毛,「羅!妳這樣超像惡魔的!我們可是堂堂正正的大道之初!」

「大道之初包含的三千大世界裡,明明也有天選種族為惡魔的。」

黑貓惡寒而且頭疼,「…那跟我們是不同的生命體系,準則也大不相同!而且會有天選惡魔那是有很深沈複雜的原因…」

「你就說儀式對不對吧。」

「…正確。」

準人瑞非常乾脆的掛斷通訊,黑貓滿心的話被噎在喉嚨裡。

以前羅只是危險而已。

現在要往惡魔化發展了嗎?!惡魔那群混蛋都不是人啊!個個都是兇殘暴虐的虐待狂。萬一羅惡魔化豈不是如虎添翼…呸呸呸,是墮落了啊!

可憐的憂心小餅乾沒注意到惡魔本來就不是人類。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