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十二

「這沒有意義。」黑貓有氣無力的說,「她已經不在了。趙小姑娘一起頭就拒絕,魂飛魄散了。」

「我知道。但她的往事不能這麼淹沒掉。」準人瑞堅定的說,「世人該知道她的無辜。」

「…其實羅妳只是想搶占道德至高點吧?」黑貓泫然欲泣,「行了行了,我知道倖存的科學家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夠了啦…拜託住手啊!戀童癖很可惡但是別捅下去啊啊啊啊!」

「呵呵。」準人瑞拿著消防斧背拍了拍痛哭流涕的中年人,說,「消防斧只能劈或砸,還真沒能捅呢。」然後就切斷聯繫。

黑貓巴不得撲上去咬羅的小腿,可惜相隔幾千里,瞬移不了那麼遠。

【Google★廣告贊助】

世事真奇妙,總有各式各樣的巧合。煽情廣播第四天,被煩得不行的準人瑞外出散心,沒想到初版想對趙靈綠下手的噁心戀童癖逃到基地的附屬農莊,好歹還混了個小組長,然後,佔據了一棟有地下室的農舍,維持他令人作嘔的小嗜好。

四個像是靈魂都不存在、瘦弱傷痕累累的小孩子,和焚燒爐裡殘存的骨骸。

早該處理掉他啊混蛋。

當著那四個小孩的面,她親手宮了那混蛋,打斷了四肢。告訴他們,惡魔再也無法傷害他們。

然後才通報基地,附屬農莊所有管理階層全倒大楣。奄奄一息的戀童癖才被拖出地下室。

一直都面無表情的小女孩頭回落淚,承認下手太重。但是被救出來的小孩驚恐的瑟縮在她身後,觸目驚心的傷痕…誰能、誰敢,或說誰願意苛責這個小女孩。

戀童癖以多起謀殺、性侵、非法拘禁等等等一長串的罪名被判了二十四個死刑和三個無期徒刑。

執行死刑時,槍法很準的劊子手「手滑」足足開了十槍才讓他斷氣。屍體被火化,卻一本正經的擺到牢房繼續服無期徒刑。

防禦過當的趙靈綠被判了十四個月的社區服務…事實上就是將四個身心巨創的孩子交給她監管。

最小的才六歲,最大的十四…比「趙靈綠」還大。對這判決,準人瑞只能無言以對了。

不過她沒有反對。不管怎麼說,當法律重新樹立起威嚴,絕對是好事。最少這個案子震懾了為所欲為的暴徒。

末世最可怕的不是殭尸,而是道德崩壞的文明大倒退。

哪怕還有些瑕疵,但總算踏出了第一步。

十四個月後,準人瑞將四個活潑健康、求知慾旺盛的小孩帶回基地,王少校眼珠子差點掉出眼眶。

他曾經外派教師和保姆到小學農莊,最後卻被趙靈綠退回來…這四個小孩明顯有退化和攻擊傾向,需要心理醫生,可是在百廢待興的基地,根本就搜不出一個合格的。

「他們需要上學。」準人瑞淡淡的說,「趙朗十五歲了,他想參軍。」

「…有什麼是妳辦不到的嗎?」王少校很迷惘。

「有。」準人瑞很堅決,「沒辦法讓任何人收養。」

「…………」

其實沒有你們想像中那麼難。準人瑞默默的想。人類很脆弱,但是也很堅韌。哪怕靈魂千創百孔、傷痕累累,還是能夠正常運作的。

這些孩子不需要憐憫也不需要小心翼翼,需要的是,有人告訴他們,沒什麼,被野獸咬得有點嚴重…但是野獸弄死了,傷口不管怎麼驚人可怖,都會慢慢的痊癒。

哪怕痊癒後不是那麼正常也沒關係。只要服膺生物兩大法則就可以了。然後記住,我們是人類。

大致上就沒有問題。

準人瑞很欣慰。總算是甩掉了包袱…不對,讓這四個小孩回歸社會。

她承認,養孩子養得有點煩了。幸好趙靈綠的年紀是很好的掩護,就算老將小孩掄牆也沒人告她虐待。

脫離了最初的驚懼,小孩子們有些恃寵而嬌,覺得「我受到這麼大的傷害,你們都該讓著我證明我還是有人疼愛的你們不介意什麼的」。

準人瑞理解,但她能慣著他們嗎?別傻了。

惹煩了往牆上不疼不癢的掄兩回就知道錯了,想吃飯也給我乖乖下田,晚上回來照樣要讀書上學,末日孤兒不好當,皮繃緊點。

她不知道的是,這些孩子如此之乖,實在是小學農莊員工的功勞。這些心腸挺好的員工悄悄的帶小朋友去參觀那二十三個「機器奴隸」,忠告他們,這就是將小雇主惹煩的下場。

不要命,但是會沒有靈魂啊!

非常富有本能的小朋友敬畏膽顫的服膺趙女王的絕對統治。

雖然非常感激她,但是回到基地卻也有劫後餘生的慶幸,啥活都不用幹只需要讀書簡直是太甜蜜的生活,精神壓力的舒緩更是重中之重。

只是偶爾,女王會來探望他們。

害怕被女王逮回去調教,他們一直戰戰兢兢的當個好孩子,長大也戮力於生物兩大法則。

潛意識裡異常害怕女王降臨施以懲戒,有段時間還常常做這樣的惡夢。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