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十六

刑偵之後,型號乙快散架了,玄尊者的表情也陰沉的快要滴水。

準人瑞也心情非常凝重的準備迎接壞消息。

據說,型號乙也不清楚本體在什麼地方,本體偶爾降臨到型號乙上頭耍玄尊者,可型號乙從來沒有降臨到本體觀光一下。

「喔。」準人瑞鬆了口氣,「原來如此。我擔心他們是天干地支所有型號都用上了,那得逮到什麼時候?」

【Google★廣告贊助】

玄尊者哭笑不得,「妳當大白菜呢?能夠有一個複製體就夠稀有了…妳以為系統的材質那麼容易有?」

「所以情況還不算很糟糕對吧?」準人瑞說,「我猜,複製體和本體之間應該有什麼聯繫管道…心電感應之類?總是有個方向了。」

難得準人瑞安慰得這麼到位,變回貓身的玄尊者熱淚盈眶。

準人瑞沒說出口的是,相信系統本體已經知道型號乙被捕,也知道玄尊者會依線尋來。問題是,之前就能將玄尊者耍得團團轉,現在更能將他牽得滿世界亂跑。

果然,廢寢忘食破解系統的黑貓臉色一黃,第一個可追尋的目標居然在南極。

淚流滿面的黑貓光速前往…即使知道可能被耍。

目送他遠去的玳瑁沉思,「有一天,我也能像小貓一樣變成人嗎?」

難得玳瑁傳達如此清晰的心電感應,準人瑞驚訝,想了想,很認真的回答,「應該是不能,因為玄不是真正的貓。但是妳的後代會不會變成人…嗯,這個還真的說不準。」

玳瑁笑了,露出尖尖的虎牙,「什麼後代,別傻了。我是大塊頭女孩。」

準人瑞摸了摸她的頭,「最可愛的女孩。」

她們一路向北,準備守株待兔,等待最後一個護衛目標。

途經一個小基地時,被捲入殭尸圍城中。

一切看起來都是偶然、巧合。

直到她和玳瑁被沖散,準人瑞撈住一個哭泣的小女孩免得她被踩死…眼神空洞的小女孩將手裡的鋼筋深深的刺入她的肚子。

「讓妳多管閒事。」機械音從小女孩的口中傳出,準人瑞突然明白什麼,果斷將小女孩掄在牆上,直接拍散了脊椎。

即使是進化多次的殭尸,脊椎節節脫臼也是無可奈何的面對被踩爆腦袋的命運。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的大樓傳來震耳欲聾的爆破聲,準人瑞直接被掩埋在傾倒的大廈之下。

目睹這一切的玳瑁心都碎了。

她發出響亮的哀號聲,那聲音幾乎劃破戰場上的瘋狂。不但湧入的殭尸淹過了每一寸土地,包括埋掉準人瑞的大樓廢墟。

顛狂的玳瑁被殭尸潮沖得越來越遠。

該死的,該死的混帳東西!

玳瑁躍上小基地高高的圍牆,將固定在牆上的魔法火箭炮生生拆下來。

這玩意兒完全是魔法文明科技的產品,副本刷出來的,活生生像個電線桿…半截電線桿。很生猛,轟過去就是10*10,但是後作用力太驚人,不得不製造個砲座固定使用。

可這玩意兒在該魔法世界是給雜兵用的制式武器,而人家的雜兵身高兩米半,這玩意兒輕鬆上肩,製作得也很傻瓜,只有一個按鈕,按下去就行了。

於是此界的諸多弱雞瞠目結舌看著一隻巨貓,將半截電線桿似的魔法火箭炮上肩,無視後作用力的瘋狂砲轟。一個魔法火箭炮轟光了,就去拔下一根。

危急時刻不打殭尸打妖怪那種腦殘並不存在於這個小基地。相反的,為了不讓貓妖大人費神拆炮,指揮官非常睿智的下令將庫存魔法火箭炮拖來讓大人轟個痛快。

副本老刷到這玩意兒,上肩沒人用得了,圍牆佈置的位置也有限,完全是供過於求的壓艙貨,能夠讓貓妖大人化成實際戰力實在太好了。

在玳瑁的激情演出後,突如其來的殭尸潮終於也突然的消退了。

將滾燙的炮筒一扔,玳瑁哭泣著跳下圍牆。刨開厚厚的屍體碎塊,蹂躪得一塌糊塗的戰場幾乎找不到原本的大樓廢墟。

她哀鳴著,啜泣著,不斷的刨著地面。貓的哭泣聲是拉長的嚎叫,讓人聽了不禁毛骨悚然,但是她的哀鳴卻是劫後餘生的戰場,繚繞在所有倖存者的哀樂。

「…妳兩個前腳不要了是不是?」很深很深的地下,傳來微弱的心電感應。

啜泣的玳瑁突然頓住,瘋狂的揮動四肢拼命刨坑。

「…刨錯地了。」準人瑞真的覺得累。身累心也累。事發突然,完全沒有閃避空間,只來得及喚出荊棘。她沒被活埋而死,是因為荊棘衍生成荊棘叢,將她包裹在其中。

但是她還是傷得很重。畢竟誰肚皮裡插了根鋼筋都好不到那去。

太疼了。疼得都覺得…放棄掙扎結束任務好像也不錯。雖然少了最後的護衛任務,但任務不算完全失敗。

至於黑貓…嗯,他會沒事的。大不了抓不到任務目標任務而已。

可是,玳瑁在哭,哭得也太慘。她那雙貓掌,也不是讓她拿來刨地,被鋼筋水泥弄得傷痕累累的。

流了太多血,都開始覺得冷了。又累又餓又渴又疼得要命。

「我真欠了妳了。」準人瑞咕噥著抱怨,鼓起最後的力氣,喚起荊棘,努力拱出地面。

拱出地面時,她神智已經迷糊了。不知道玳瑁像是拱衛著易碎的珍寶般,人立著將她抱在胸前,吃力的跋涉過血腥狼藉的戰場,將同樣血肉糢糊的準人瑞送進了小基地內的醫院。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