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十七

遠在南極喝西北風的黑貓全身的毛都豎直了。

羅的生命表徵一下子爆紅,紅得發紫,轉眼就要發黑。

「羅?羅!」他喊得破音,「喂,不要開玩笑!別拋棄我喂!」

已經陷入昏迷的準人瑞很鬱悶,光是要牢牢巴住這具瀕死的肉體就很吃力了,玄喵卻只會搗蛋。

這就是飼主的命啊。你會指望家裡的毛小孩幫你端飯遞茶?

【Google★廣告贊助】

「還活著。」她悶悶的回答,「對了,你快回來吧。」

黑貓愣住了。

轉瞬間,他腦海飄過一萬種想法,胸懷中萬馬奔騰。

總歸來說只有一句,我果然是羅不可或缺的存在,誰也代替不了。

「我馬上回去。」他毅然決然的回答,就切斷聯繫。因為他要全心全意用在狂奔上。

「喂?喂喂!」準人瑞喊了幾聲,啞然的放棄了。

總覺得,玄尊者誤會了什麼?叫他回來是因為,目標系統壓根不在南極,而是…這裡。

型號乙說過,本體會降臨到它的機體。那個殭尸小女孩可能也是這麽處理了。

但即使如此,也不怎麼樣。在她最沒有防備的時候,卻只是重傷而不是致死,這個遙控的水準就非常的菜。

而且距離似乎不是太遠。畢竟,也不是第一次遇到系統這玩意兒,那種壓迫感還是很熟悉的。

發愁的看著被裹成木乃伊的趙靈綠。膽顫心驚的看著醫生用著最原始的抗生素…反璞歸真到用發霉麵包產生的黴菌提煉出來的,雖然知道沒有問題,卻無法不害怕。

幸好輸血的裝備還是新的,畢竟對貓妖大人要保的人,小基地那可是非常重視。

其實她需要的也就是補點血,別斷氣。這樣健康屬性就會來得及運轉,雖然很受罪,但會活下去。

除了皮膚長了點零星紅疹,趙靈綠的命保住了。

她剛剛魂魄歸體,睜開眼睛,趴在窗台打盹的玳瑁立刻猛然起身,撲到床邊淚眼汪汪的喊著,「喵嗷嗷~」不斷的拿頭撞著床舖。

準人瑞明白,完全明白,嚴重不安的玳瑁最想的是撲入她的懷中。但是她裹成了一只粽子,無從下手,只能以頭搶床表達她的激動和歡喜。

「…玳瑁,妳真是個充滿戲胞的傻貓。」她斷斷續續的心電感應。

「對沒錯妳說什麼都對!別死啊,嗷嗚嗚!」

很想摸摸她的頭,可是手指包成一坨,臂彎都沒法打直了,只好作罷。

原本以為除了肚皮那截鋼筋沒大傷,誰知道錯了。畢竟是一整棟十層的大樓倒在她身上,即使有荊棘的緩衝也必定會受些傷害…有點大的傷害。

所以她難得的清閒下來,過上吃好喝好有好多漂亮護士小姊姊侍候的美好生活。

一天後,拼死趕路的黑貓來到她的病床前,看到的就是精神奕奕,正讓護士小姊姊餵食蘋果的羅。

低頭一看,原本發黑的生命表徵已經回到綠色,稍微有點泛黃…但終究還是綠色。

莫名的,黑貓有點傷心,但他不知道為什麼傷心。

「妳看起來好得很。」他語氣有點僵硬,「那我就放心了。我還有事情…」

準人瑞搖頭表示不吃了,護士小姊姊溫柔的收了蘋果,讓她有事按呼叫鈴,就離開病房,並且細心的關上門。

對著隱身狀態的黑貓,準人瑞嘆了口氣,「昨天真的快疼死了…畢竟十層高的大樓倒在我身上。」

「什麼?」黑貓大驚,完全把那點小情緒扔到九霄雲外,「那隻蠢貓呢?混帳!她在妳身邊還讓妳出事!妳養她做啥?當戰備儲糧都抵不上她這些日子吃的!」

…其實你不覺得這箭戳到自己心口嗎?比起玳瑁,小餅乾更符合以上敘述啊。

最少玳瑁戰鬥力破表,還會想著將她刨出來。小餅乾除了咬她小腿真想不出其他更有建設性的舉止。

為了不讓黑貓更傷心,準人瑞聰明的轉移焦點,「設陷阱的是目標系統。」

黑貓驚訝的翻閱任務紀錄,同步看到當時的場景。然後出門勘查了一圈。

凝重的說,「唔,的確。而且那混帳似乎將能量耗費太過的樣子。」

準人瑞皺眉,「那你為什麼不跟蹤過去…哦,原來如此。」

黑貓有些洋洋得意,「總不能老是我被耍,偶爾也該那混帳被耍吧?」然後歡快的晃著尾巴。

準人瑞有些不忍卒睹的別開頭。這小餅乾,簡直太實誠。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