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柒 也很短的命書(上)

>>暑假書展、同人販售會報告<<

命書卷拾柒 也很短的命書

「所以我沒有上司了?」羅莫名其妙,「那任務單誰發?」

「任務單其實不是由上司發出,他只是做最後分配。」黑貓情緒很low的說。

「…好吧,那現在由誰分配?」

黑貓抬頭,淚凝於睫,「我不知道。他們不告訴我。」

羅默默的注視著可憐兮兮的黑貓,轉頭嘆了口氣。她的監察者混得如此之慘,都被劃分成自己一國的,主管都不帶他玩了。

【Google★廣告贊助】

她是絕對不會承認主管階層有點害怕她,這鍋絕對不能背。

「沒事。」羅氣定神閒,「以後任務會簡單多了…最少這個任務會很簡單。」

「啊?」黑貓一臉迷惑,「為什麼?妳怎麼知道?」

羅沉默。因為一個上司(炁道尊)已經被嚇跑了,這樣的刺頭兒誰想要啊?誰也不想成為第二個炁道尊。

偶爾羅也會反省,大庭廣眾之下掄上司不是個好習慣…至少也該悄悄的掄,比方說在上司辦公室之類。

然後他們接到了任務,雖然是白皮命書,任務難度卻是淺黃,標籤古代,非常簡單保證沒有生命危險那種。

但是黑貓已經完全失去信心了。想想上個任務吧,進入任務世界後難度居然還會升級!誰再信大道之初誰是白痴。

「其實白皮命書不該我們接。」他發牢騷。

羅同情的拍拍他的背…然後覺得,他們的角色似乎有些顛倒。

沒辦法,雖然黑貓是上司,她是下屬…可誰讓黑貓是寵物她是飼主呢?

飼主的責任總是這麼重,應該的。

繃緊精神登錄上線…居然在發著暗香的芙蓉軟褥中清醒,全身上下沒有半點傷痕,只有頭有點疼,大概是感冒發燒之類。

這開局未免太好。

雖然胸口平坦,下面多了二兩肉…嗯,當男人也不是第一回,輕車熟路了。

身子有點虛,但也還在能忍受的範圍內。翻身而起,四下無人,她趕緊將門給上了閂,低頭翻起記憶抽屜。

原版裡,這就是個很普通的故事。

原主很小就被拐子拐走,賣給小倌館。他是個很識時務的人,當小倌就兢兢業業的當到頭牌,年紀到了也沒戀棧,自贖自身到遠地娶妻生子,當個小小地主。

雖然壽命不長,四十歲就早逝了,終究還是能閉得上眼,一輩子沒什麼遺憾。

然後呢,一個系統介入了他原本平凡的人生,使得這個原本平凡的老實人,成了可怕的大魔王。

事情是這樣的,該國的公主突然看上他,熱烈的追求起來。

其實小倌館還是有分別的…起碼這個世界有分別。有分給男人的,也有分給女人的。雖然是古代,但卻是比盛唐還開放靡豔的時代,逛小倌館是種時尚,沒什麼了不起。

問題是,原主所在的小倌館服侍的對象是男人,一國公主跑來已經不恰當,而且還追求一個小倌兒…那簡直是舉國嘩然,議論紛紛。

小倌是什麼?是玩物,是賤籍。玩玩沒什麼,居然被公主追求?還揚言虛駙馬之位以待?

倒楣透頂的原主能怎麼辦?他也很絕望啊。對方是尊貴無比的公主,你又不能將她趕走。拒絕他原本是拒絕的,但是公主不放過他呀。

頂著無比的壓力…戀慕公主的人繞城好幾週,他們不能對公主怎麼樣,卻能對他怎樣。那時他被糟蹋折磨的非常厲害,哭求公主不要再來了,可公主只溫柔的看著他,告訴他,只要他點頭,什麼事都不算事。

識時務的他點頭了。

於是他被公主贖身,給他請先生讀書,量體裁衣,對他無比的好。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於是他終於淪陷,真心誠意的願意和公主成親,哪怕要永遠承受皇家的輕視侮辱都無所謂。

可跟公主拜堂成親後,公主鬆了口大氣,就將他擱置在一旁,洞房花燭夜讓他等了一整晚。

他並不知道還有「系統」這種天外之物。更不知道這是個「美男收集系統」。公主的追求只是任務中的一環,畢竟諸多類型的美男中,她就缺一種賣身型,現在收集到了好開心,但睡是不可能去睡的,永遠不可能去睡,畢竟公主還有點小潔癖,這種出來賣的總覺得好髒。

一無所知的原主,漸漸的發覺了公主的疏遠和嫌棄,漸漸的發現公主和其他貴公子的私情。他越來越痛苦,也越來越憤怒。他試圖反抗,試圖逃走,最後都被無情的打壓。

絕望的原主原本要投水自盡,誰知道被人救起。痛苦憤怒的他畫花了自己的臉,因緣際會之下,聰明智慧又心思靈巧的他,投入了一股叛軍,並在十年內壯大了叛軍,得以攻入皇宮。

可惜公主早已過世,所以憤怒的他屠戮了整個皇族,並且將戰火延燒到全世界,殘酷的虐殺了絕大部分的貴族,不分種族和性別。

在知識還為貴族所壟斷的時代,這種滅殺間接讓文明斷代了,人類文明起碼倒退了幾百年,在遙遠的未來造成非常糟糕的影響…糟糕到,世界因此完蛋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