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肆 之六

除了那一身女裝,準人瑞只帶走了筆電的硬碟和手機。

可以說,她的偽裝非常成功。等被買通的內應發現殷樂陽失蹤,準人瑞已經到了高雄,拋棄了長直假髮,換了一頂可愛絨帽。

等施禽獸方篩選可疑人物,鎖定在長直髮的「女郎」身上,準人瑞已經搭渡輪到小琉球,並且拿掉雙眼皮貼布、假睫毛,徹底卸妝,換上T恤牛仔褲球鞋。

港邊咖啡廳洗手間的鏡子裡,出現了一個有點太瘦,卻非常俊美的年輕人。

【Google★廣告贊助】

不知道是不是貫穿右眼皮上下的疤痕所致,她一直覺得殷樂陽有點像趙氏孤兒裡的黃曉明。就算有疤也疤痕得那麼帥氣,都帥破海平線了。

當然沒有黃曉明劇照中的疤痕那麼猙獰。準人瑞淡淡的想。當代醫學雖然沒那麼好,但還是靠譜的。

留著這個疤很可能被追查到,但她還是想留著。

畢竟她是客觀角度介入,沒那麼感同身受。說不定,好了傷疤就忘了痛。

這對殷瑞陽不公平。

她要留著每天每天的提醒自己。

這就是為什麼她會發揮腦洞的反偵查的緣故。偵查方會有既定思維。他們最容易形成第一印象的通常是髮型,然後才是臉。最快偵查的地方,通常是被偵查方的最親密關係:家庭、學校、工作場所。

然後會去查被偵查方的護照。可能還會注意機場。

但是,他們會把目光朝向整個台灣,卻幾乎不會注意到台灣其實還有離島。

嗯,加油。在不可能出現的地方尋找不存在的人。

怎麼感覺有點悲傷呢?

準人瑞壞心眼的想。

現實已然安全。網路?拜託,那是她的領域好不好?若是網路被突破,相信朱訪秋都會穿越來痛罵她了。

可不能讓這麼超現實的事情發生。
準人瑞安定下來。她在靠近山頂的民居租了一棟面海的小樓,價格不便宜,但也不是承擔不起。

一部機車,一台筆電。就這樣住入沒有冷氣,電冰箱常常休克的小樓。

在醫院時,準人瑞已經考慮好了未來方向,除了給無數的bl作家添麻煩,她也做好了相當準備。

這時空的智慧型手機剛開始普遍,手機遊戲也才萌芽,是個介入的好時機。

第一個手機遊戲還是她的練手之作,是個恐怖解謎遊戲,類別有點像「魔女之家」。這不是個很大眾的題材,卻足夠新穎。很快的引起大電信公司的注意,最後直接買斷。

雖然在準人瑞看來,真的是跳樓拍賣價,但她對金錢的態度向來是夠用即可。這筆錢夠她在消費水準不低的小琉球過五六年了,那也就足夠。

現實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原主殷樂陽。殘缺的魂魄常常在她猝不及防時慘叫、發作痛苦。這干擾到她的日常生活,甚至頻頻失眠。

但準人瑞一點都不怪他,還會發揮超常的耐心安撫。

她承認她是個偏心的人,偏的都沒邊了。看她對杜芊芊多麼殘酷,動不動就武力鎮壓。

但她連根小指都捨不得加諸在林大小姐和殷樂陽身上。

她就是偏心跟命運堅決頑抗的人。

然後在某天安撫原主魂魄時,她想起殷樂陽非常喜歡唱歌。但準人瑞對自己相當不自信…她就是傳說中五音不全,並且每個音都不在調子上的音痴。

對自己沒有信心,但是,說不定能指望「殷樂陽」的才能?

她試唱了「我期待」。

然後堅強又危險的的準人瑞大人不但把原主魂魄唱哭,把自己也唱哭了。

雖然有點不穩,但沒有跑調。讓她哭泣的是,那個禽獸永遠不知道他摧毀是怎樣的珍貴,這世界差點失去最美麗的美好。

殷樂陽的聲音非常美,美的像是最乾淨的琉璃,沒有一點雜質。可以震盪人類最靜默的那根心弦,全心全意的被洗滌,並且心悅臣服的被完全征服。

除了落淚,還是只能無法控制的落淚而已。
那場痛哭後,殷樂陽的魂魄平靜下來。

終於明白,為什麼原版的殷樂陽能用音樂和親情感化隱藏版大魔王。他就是擁有這種魅力和力量。

但這讓準人瑞怒火更高漲,層層疊加。

之前她是憐憫、心疼,就像是個長輩看到悲慘的小輩,那種世間不公的憤慨。但是唱過(聽過)殷樂陽的歌聲,她真正的心火被勾出來。

不可原諒,絕對不能夠原諒。絕對要讓那個姓施的畜生付出難以想像的代價。

「別怕。」準人瑞輕撫著左心房,「祖媽帶你揍畜生。保證讓他再不想入六道輪迴。」

希望施傲天做好了被凌遲的準備。準人瑞淡然的想。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