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柒 也很短的命書(下)

「原來galgame可以毀滅世界啊。」羅感慨的說。

「呃,」搜尋了一下資料,黑貓無奈的說,「其實,該系統原本就是某大千世界的一個遊戲公司派出來收集資料的。」

「所以我沒有說錯。」羅嘆氣,「但是左心房這位是?」

「…大魔王啊。」黑貓抱著頭痛,「他之所以同意回溯糾正錯誤…是因為他想親手殺掉公主。」

「你們居然同意這種事情?」羅震驚了,「他殺了公主以後自己還能活嗎?喔,我懂了。這麼一來大魔王自己做死了,天道的和平被維持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Google★廣告贊助】

「妳諷刺我幹嘛?」黑貓惱羞成怒,「任務又不是我發出來的!」

羅吸了口氣,硬把那種不爽嚥下去。她的確是遷怒。只是高等文明逮著低等文明的老實人拼命欺負真的讓人很厭惡。

他的人生軌跡就這麼被掰歪了。

「不用妳同情我。」理應熟睡的大魔王冷冷的說。

「也對。」羅冷冷的回答,「以一己之力搞砸了整個世界的人,的確不需要同情。」

「妳這個立場也搖擺得真快。」黑貓幸災樂禍的說。

「閉嘴!」羅和大魔王異口同聲的吼他。

黑貓被嚇了一跳,想要反唇相譏…但是羅和大魔王都無比可怕,氣場森然,他肩膀一縮,躲在牆角畫圈圈。

羅再仔細的閱讀資料,總算將那位公主的來龍去脈搞明白了。

想了想,羅對大魔王說,「其實殺人不是最好的報復。我有更好的報復辦法,想試試看嗎?」

「羅!」黑貓撲上她的小腿,「不要胡鬧!」

「放心,我從來不胡鬧。」羅淡定的說。

黑貓啞然。因為這話槽點實在太多,他不知道該從哪裡吐起。

第二天,公主殿下大駕光臨。

難得看到小倌兒給了好臉,任務眼見有望,公主心情大佳,屏退左右想要趁勝追擊。

羅對她一笑,原主容貌加成,再加上羅的演技上線,公主被這如花笑顏定住了約三秒。

然後天旋地轉,一隻手從背後掐住了公主的咽喉,窒息感上湧沒多久,她就陷入昏迷,並且出現白光的幻覺。

「羅,不要!」黑貓撲上她的小腿咬下去。

「快去逮捕那個系統啊白痴!」羅將他踢開。

因為系統判定宿主死亡,已經脫離加速中,眼見就要跑掉了。

羅鬆了手,做了幾下人工呼吸,公主咳著漸漸甦醒。

將系統逮捕到手黑貓怔怔的看著死而復生的公主發呆。

公主弄明白了系統離體,不但沒有露出如釋重負的神情,反而大哭著撲過來撕打羅,「快把它放回來!沒有了它我就得永遠陷在這裡!我還想活下去,我還想永遠青春美貌,三千世界還有那麼多美人等著我!」

羅一掌將她劈昏過去。

「行了,完事。」羅語氣很輕鬆,「還有什麼行李要收拾的?咱們趕緊逃,還能省筆贖身錢。」

黑貓呆呆的看著放棄抵抗的系統,「…就這麼完了?」

「我不懂你們怎麼分離宿主和系統的。既然死亡就離體,假死應該可以吧?很簡單的,這和跆拳道還是空手道的某種絞技很類似,我教你。」

所以我才不懂你們費個什麼勁兒,讓宿主安全陷入假死不就沒事兒?你看天道都不劈我。

「謝謝。」眼神空洞神情茫然的黑貓機械似的道謝。他和羅的腦洞果然不是同個層次。

大魔王也很茫然。因為公主的確很痛苦,大概這輩子會生老病死就是對她最大的懲罰。

但報完了仇,他卻不知道該去哪裡,該做什麼。

「你現在還年輕。」羅淡淡的說,「積蓄雖然不多,只要勤勞,還是能打出一片天的。」

「只能活到四十歲,別費勁了。」他頹廢的笑,「這樣夠了,謝謝。」

「就算只能活到下個月,說不定有什麼好事會發生呢。」羅聳肩,「比方說,你本來會娶的妻子。你不好奇她現在是什麼模樣嗎?」

原本想坐以待斃的大魔王,死寂的眼睛突然燦出火光。

是啊。最少去見見她。那個總是靜謐的笑著,溫柔看著他的妻。前世那麼早就拋下她。

還來得及吧?為了保持花容月貌,小倌館的老鴇總是餵食各種藥物,這都是有害身體的,所以小倌普遍短命。他成為魔王後,也花了很大的力氣調養。

說不定現在還來得及。

「我知道該怎麼走,我知道。」他站起身,自然而然的接管了身體。翻窗爬牆離開了小倌館,身手是大魔王等級的嫻熟。

「就這樣?」黑貓依舊暈暈呼呼的。

「不然呢?」羅淡定的說。

「我以為…」黑貓遲疑,「妳會消極怠工呢。畢竟這位原主根本不是好人啊。」

「所以,才要趕緊將任務完成,別讓他再成為壞人。」羅聳肩,「對,不公平。畢竟他曾經殺了那麼多人,那些人多冤啊。但我記得你說過,大道之初並不是正義組織…任務第一。」

黑貓還是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

羅望著他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事實上就是,其實這個大魔王還不討人厭。畢竟,真正該挨千刀的還是硬將他人生軌跡掰歪的兩混帳。

讓你們欺負老實人。

只有一個問題。

同樣的,因為任務流程也很短,所以擺在神秘書架上非常薄,同樣不太好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