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三

再三保證,黑貓才很不放心的離開。這次他還負責搜救太子執行者和太子黑貓。

準人瑞淡定的看著他離開。反正黑貓除了咬小腿也沒其他功能,真的用不著不放心。

大夏朝是一個時代風格近似宋朝,國力卻強很多,君臣普遍智商正常的…架空。

雖然封建王朝的毛病都有點,但不嚴重。最好的就是人治色彩嚴重是時代所限,基本上還是有體制有規矩的朝代。

政治清明,國泰民安,是太平盛世。皇帝四十多歲,身體特好,還能彎弓射大雕,智商時刻在線,朝廷運轉很順暢。

【Google★廣告贊助】

後宮到現在連皇后在內才十人。皇子六個,公主兩個。內宮兒童存活率達到七成,對照當代的醫療水準,可見後宮管理非常到位。

所以她有點好奇「太子」是怎麼死的。可惜改編版只有大綱,郡主的消息封閉得簡直自閉,記憶一點眉目都沒有。

好消息是,參照大綱和記憶來看,這時代似乎沒有「內力」之說。但是她試圖運轉無雙心法卻是可行的…雖然很困難。但有困難總比沒得困難好。比如還是殷樂陽的時候,不能練無雙譜真的不夠爽。

仔細將一切理順,她才發現最大的疑點。

許亦白為何如此仇恨望舒郡主?

是的。仇恨,非常仇恨。

望舒郡主的確是易胖體質,所以公主娘一直嚴格控制飲食,她也一直很聽話的忍著。最少她出嫁的時候有把漂亮小腰。

許亦白一重生就立刻磨著家裡向望舒郡主求親,十五歲一到就急吼吼將人娶進門。然後就是各種嬌寵各種放縱,甜言蜜語不要錢的灑,一日三餐點心宵夜的餵食。

十五歲的小新娘哪能不昏頭,對自己的儀賓怎麼可能有戒心。心愛的人滿眼愛意的說,「望舒什麼樣子我都喜歡」「望舒哪裡胖了?那是豐滿」…

準人瑞只想冷笑兩聲。

欺負人家小姑娘不懂。還以為夫妻相處得相敬如賓呢,原來對喜歡的人一年同房不到兩次呀?同房之後喝的是什麼補湯?

你倒是說說看,為什麼新房佈置不用嫁妝,特別用了特別能承重的「鐵木」?床鋪桌椅做得特別寬大結實?你敢發誓不是早有圖謀?

許亦白是故意的。他打從重生就開始這一系列縝密的毒計。再也沒有什麼比成為一墩肉山更毀女孩子的惡毒了。

毀的是容貌、健康,更毀的是自尊。甚至可以很方便的將望舒郡主絕望的孤立起來。而且,照左心房的原主魂魄看來,臨終時郡主可能呈現人彘狀態…

多大仇?!

…可是為什麼要特別針對一個天真無邪的小姑娘呢?許亦白也太費心了點吧?

她又重新整理記憶,找不到郡主的特殊點。

望舒郡主就是個教養嚴格的閨秀。有一點小才情,會點養生為主的粗淺功夫。她是還滿聰明的,但是身世顯赫的她生活一直都是順風順水,沒有遇過一點波折。甚至她還不驕縱,連得罪許亦白的機會都沒有…

頭回見面她才十二歲啊親!還是宮宴上擦肩而過的那種見面。

難道是原版,許亦白重生前那一世?

但是準人瑞怎麼都不相信人設如此溫善愛笑的純潔少女能把許亦白怎麼了。

唯一知道的是要阻止許亦白。但是天道的破規矩就是不能殺人啊混帳!

準人瑞大人都氣得喘氣。

然後發現氣喘是因為身為一墩肉山。連扶額都必須困難的壓迫重重肉堆。

她更發現了一樁非常嚴重非常緊急的事情。

那就是,望舒郡主能不能好好活著。

之所以她差點窒息死掉只是因為睡夢中從高枕滑下來。到這地步已經是生死存亡的關頭啊!郡主還能活到被許亦白削成人彘,她可沒有這個把握!
完全將思緒理順已經是三天後的事了。她對婢女們輕視鄙夷的眼神完全無視中,只是理順思緒後,準人瑞的情緒非常不好。

更不好的是,她把鐵木製的馬桶坐裂了。當著她的面,婢女們肆無忌憚的大笑。

已經在暴怒邊緣的準人瑞終於勃然大怒,冷喝,「大膽!」

雖然準人瑞從來不曾當過郡主,但是她被讀者嬌慣壞了,唯我獨尊張揚跋扈了七十五年。更何況,她膝下連玄孫都有了,一直都被兒孫小心翼翼的捧著,尊稱「太皇太后」。

匹夫一怒,血濺五步。天子一怒,血流漂杵。

準人瑞大人一怒呢?氣場全開,即使是墩肉山,也是狂風怒號暴雪狂雷的肉山。

這些婢女終於想起來了,眼前的肉山可是個郡主。還是個身世很顯赫,發怒可以主宰她們生死的郡主。

於是齊齊的膝蓋一軟,跪了一地。
準人瑞的嘴角抽了抽。

先別跪了好嗎?妳們倒是先把我扶起來啊!我還坐在開裂的馬桶上,現在就有點冷了…

對於無力自己站起來的「嬌弱」,準人瑞一陣悲從中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