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壹 休息時間

「任務完成。達成度,優異。可獲得…」黑貓冰冷的評價,卻被掐斷。

喔,正確的說,是被拎住後頸提起來。

「我不要聽。」準人瑞晃了晃無力掙扎四肢下垂的黑貓,「蠢死了。你不知道我不但不寫系統文,甚至不看系統文?」

【Google★廣告贊助】

…這不可能。黑貓發現無法控制自己的肢體,大驚失色。這絕對不可能的!執行者只餘魂魄,她只是個最普通的遊魂!

拎著黑貓的準人瑞瞥向僅有的幾個傢具之一,某個落地穿衣鏡,看著身影感到深深的無奈。

她滿希望看到雞皮鶴髮的自己…看了幾十年早已看慣。但現在倒映出來的「少女」,非常熟悉,但現世絕對不可能出現。

因為那是她幻想的角色之一。曾經最喜歡的一個歌姬。身世要多慘有多慘,經歷要多虐有多虐,最後死無全屍。連「死在男主角懷裡」這樣制式的幸福,也沒維持多久,連屍體都化為塵埃。

展現在穿衣鏡的容顏,正好是她被毀容的模樣。半邊臉遍佈傷疤。不管小說裡怎麼形容吧,事實上連疤痕都分布得非常均勻,充滿魔魅的美感。

連毀容都毀得這麼有藝術氣息。

她嘆氣了,「沒想到我也有設定如此中二的時期。」

興致缺缺的將無一合之勇的黑貓扔到一旁,爬上另一個傢具:King size的大床,滿足的嘆息一聲,還沒數到七就睡著了。

好不容易重獲肢體和意識控制權的黑貓趕緊跳上床試圖喚醒準人瑞,驚恐的發現…她真的睡著並且深入夢境,即使凍結十萬監控集中力量,也沒辦法將她叫醒。

心下一片冰涼,黑貓的本體都感到一種無助的驚恐。

或許應該放棄她。

每個中千世界擁有三千個小千世界,每個大千世界擁有三千個中千世界。黑貓本體就是監控這個大千世界的「人」。

他神識能夠化身千萬,掌控無數「黑貓」,監視並引導如準人瑞這樣的執行者。

無不匍匐順服,哪怕厭惡恐懼,依舊是敬畏、崇拜,畢竟他手握所有執行者能不能存活下去的關鍵。

他見過無數執行者。哪怕條件很嚴苛:必須是創作者,必須失去肉體只餘魂魄,必須曾經「窺看天機」,並且有能力書寫「命書」。

是的,會導致需要執行者修補世界的緣故很令人無力…因為他這小咖都不知道的緣故,天機曾經猛爆性外洩,致使三千大世界通通被普照一遍。雖然很快的就被修復並關閉天機資料庫,並且災害都控制在小千世界中…造成的傷害已經無法彌補。

無數小千世界的人都窺看到天機,但這不是最糟的。許多創作者將天機錯認為「靈感」,這也不是最糟的。

糟糕的是,有天賦的創作者,能夠根據「靈感」,寫出投射在相對世界的命書。

如果出入不太大,被命書影響的當世能夠自動調節。但是創作者最喜歡的是什麼呢?當然是戲劇性、是衝突感…所以他們往往會修改命書內容,衍生出和「靈感」南轅北轍的內容。

若是沒有觸及天道氣運所歸,那也就是一小撮人自認倒楣的被改命罷了。

很不幸的是,創作者的無心修改,真的導致天道毀滅了…

毀滅一兩個小千世界可能沒什麼,但是毀滅的小千世界一多,就會導致中千世界崩潰,進而危害到相鄰的中千世界。他都不敢想像一但影響到大千世界,將來會怎麼樣了。
即使他這樣小咖的監控者也無法進入小千世界。對小千世界來說,他太「龐大」了。

現在他感覺到準人瑞相對來說也太「龐大」,隱隱有漫出跡象。

有問題,找上司。

他二話不說打電話給上司,「長官,編號85246執行者有問題,申請凍結或銷毀。」

「剛新手任務吧?結果不行?」長官詫異的問。

監控者噎了一下,「…優異。」

「你有什麼不滿?」長官先不滿了,「你真的不喜歡,將她撥給白鷺。」

…為什麼是撥給我最討厭、最做作的同事?!

「不不,我是說,她難以控制!」

「那是當然的。」長官輕笑,有點感慨,「她寫了不少『偽命書』。可惜她受種族短命所限,沒能自成世界,就差那麼一點,太可惜。」語氣一轉,「難道你沒辦法駕馭一個小千世界微有天賦的執行者嗎?」

「不!當然不是。」黑貓監控者強笑道。

長官收線了。監控者消沈了。

他還是重新審視了準人瑞的「新手任務」。

不得不承認,完成的非常出人意料之外,超乎想像的好。優異,不足以完全評價。

原本在各種客觀條件下,林玉芝能夠保住自己的命已經是合格。若是能庇護林磊,就是良好。如果連父母都能保住,就是最高評價的優等。

結果準人瑞腦洞一開,整個紅葉山莊毫髮無損。連無雙譜將會造成的江湖仇殺都消弭於無形。

甚至,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中,間接保護了當代最先進的政治核心,封建皇朝的穩固--原本皇帝會死於江湖中人的刺殺,卻被無雙衛擋下來。

造成的結果是,增加了和平穩固的時間,減少了動亂。就因為文明增進了一點點,讓天道在壞與空的階段緩和了些,末世中能保留的人類火種更多也更堅實。

這個小千世界的命運線徹底點亮了。穩固的運行甚至讓鄰近遭到重創的其他小千世界有了支撐,延緩崩毀,多了許多修護的時間。

只是一個新手任務而已。完成的超乎完美。

或許,還值得因此容忍她吧…

他將注意力轉到其他執行者身上。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