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七

可惜世事無常。

還沒有正式對抗到瑪麗蘇光環,準人瑞一個輕敵,釋放「神威如獄」威壓的時候,就直接撞上鐵板。

其實準人瑞也不相信用威壓就能打破瑪麗蘇光環這種不敗妖器,只是想壓迫眾生一下增加「神仙附身」的可信性。

畢竟大夏朝普遍對神仙有極度的敬畏,能給魔王等級的畜生增加心理壓力,抗衡起來才更有勝算才是。

但是她漏算了一步。

【Google★廣告贊助】

能夠因為重生就將原版歷史遮蔽或覆蓋的人物,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

她對高道和高僧使用神威如獄天道都默不作聲,但是對許亦白使用,她立刻就撞出鼻血,並且因為激烈的幻象轉換暈眩,撐沒幾秒就昏過去了。

莫非許亦白是天道私生子?昏過去之前,準人瑞非常不甘心的想。

再醒來是因為軟軟的貓掌在她臉上踩踏。

她頭暈得要命,並且有嚴重虛弱感。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黑貓的大特寫,很想驚叫表達驚嚇,可惜她沒力氣。

「羅?羅!妳還好嗎羅?」巴掌大的黑貓悽楚的心電感應。

…其實有的時候準人瑞會覺得這是喵電感應。腦海不自覺得播放那首洗腦神曲。

黑貓的臉立刻黑了,「這是什麼鬼?!」

準人瑞默默的掐掉循環播放的BGM,「你怎麼回來了?你找到太子黨沒?」

「應該都還活著。」黑貓揮揮貓爪,「我還以為妳又撞上天道!生命訊號都變橘色了!」

…為什麼你要說「又」?

整理一下還在發散的思維,「我沒撞上天道?不然是撞到什麼鬼?許亦白是天道私生子?…」

黑貓大喝阻止她,「胡說八道!天道怎麼會有私生子?妳對天道多點尊敬行不行?」

…重點好像不是這個。

「許亦白是天道的…呃,怎麼說,劫?總之,他是天道的對立面。」黑貓一陣無力,「我麾下八百萬執行者,只有九個混蛋包括妳撞過天道,除了妳以外沒有人去撞天道的劫!我們已經乾脆的在做世界任務了,妳為什麼還要出各式各樣的新花招啊!太推陳出新本座受不了啊!…」

準人瑞壓根沒理他。因為昏過去之前看到的「幻象」,在腦筋漸漸清醒後連貫起來了。

她這一撞看到了許亦白為什麼將郡主恨到骨子裡的「原版」。雖然只是很小的一部份,斷斷續續的,但的確出現在原本空白的檔案上。

「原版。」她沒管黑貓對打斷他的不滿,「你看檔案。」

黑貓一檢索,大驚失色,然後深思起來。不得不說,巴掌大的黑貓沈思看起來一點氣勢也沒有。

「我暈過去以後呢?」準人瑞問。

昏過去也沒止住鼻血,據黑貓說堪比命案現場,她和許亦白身上都是血跡斑斑。這簡直是炸彈,將周家炸得飛起。據說脾氣相當溫和的郡主爹頂著不可抗的男主光環往許亦白臉上砸了兩拳。

的確是相當令人誤會。郡主和儀賓關門談談,不知道要怎麼談才能談得血流如注兼昏厥。看到的人十個裡有十一個會認定是家暴。

這時候的許亦白不過是個家世不如周家的小舉人,將郡主打成這樣那還得了。

這時候瑪麗蘇光環發威了,居然能頂著重傷郡主的嫌疑,從周家全身而退。

郡主暈了一天一夜。

黑貓說得很簡略,明顯的心不在焉。準人瑞有種不妙的預感。

「那個,」黑貓遲疑,「撞了一次劫數就出了點原版內容…妳看要不要用妳那惹禍的技能多撞幾次?說不定能夠把原版撞全呢。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

準人瑞毅然決然打斷他,「滾出去。」

黑貓還想說服她,準人瑞拼了最後的力氣拎住他後頸,將他扔出窗外…

然後就脫力癱倒了。

的確撞劫比撞天道的威力輕多了,只是鼻血不是七孔流血。但是多撞幾次?

她終於明白這種虛脫感是啥了…原來是失血過度。

你確定郡主有那麼多血可以撞嗎?萬一拿捏不好,一撞血條清空怎麼辦?這麼餿的主意是哪兒冒出來的?難道縮小體積連腦漿都跟著縮水嗎?

黑貓也是一時衝動,不真的是腦漿縮水。被扔雖然很傷自尊,到底也沒跟準人瑞計較,爬回來訕訕的轉話題,「哈哈,開玩笑的。呃,我還得去找不靠譜太子二人組,妳一個人…行嗎?」

還想噴他一臉的準人瑞卡殼。誰准你用靴貓楚楚可憐臉無聲討饒的?犯規!

準人瑞有點困難的捂臉。這個時候,只能果斷遷怒了。

「行。當然行。」準人瑞猙獰一笑,「我想我之前想錯了。跟身為天道劫的許亦白纏鬥太蠢。現在的郡主,掐斷他運數才是王道。」

黑貓微不可察的抖了一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