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十三

甫回京就聽聞許亦白被從法場劫走,準人瑞一點都不意外。

這是標準爽文男主角配備,就算輸到一塌塗地,永遠有矢志不逾的女主角和死心塌地的小弟拋頭顱撒熱血的來救援。必定的傷亡通常是為了激勵男主角順便可以換批女主角。

所以再荒謬她都能接受,比方說新太子造反準備殺老爹,都被說成皇帝忌憚新太子太能幹,殘暴的把自己兒子殺了,然後太子舊臣要推翻暴政。

這話不但有人信了,新太子妃帶著幼子投奔許亦白,他笑納了新太子的財富勢力軍隊,只需要立一個傀儡幼主…說不定連新太子妃都笑納到床上去了。

【Google★廣告贊助】

這些套路都沒辦法讓她心湖起一絲波瀾。真正讓她差點被擊倒的是,沈寂九年的郡主魂魄,在她左心房掀起狂風暴雨。

準人瑞必須捂著心才能勉強壓抑。

依舊沒有四肢,變得更憔悴的郡主魂魄,驚恐又無比憤怒的咆哮哀鳴。

其實準人瑞一直有種不好的預感,所以她對郡主的一鳴驚人並沒有使性子。

準人瑞唯一附帶的內建金手指叫做「健康」。但是這幾年她真的健康的太過頭。想想那墩幾乎行動困難的肉山沒多久就能健步如飛吧,那完全是奇蹟。

她的武功進度先緩後快,到最近這三年根本就跟火箭沒兩樣。準人瑞不但恢復了原本林大小姐時代的水準,而且還遠超。

目前約林大小姐的150%。

雖然這幾個任務她都練武不輟,並且在武學上有特別的感悟…但也不可能達到這樣的高度。

她試圖安撫郡主,但是只能減緩郡主的狂躁,卻沒辦法緩解她的痛苦。

…或許天道還會對我睜隻眼閉隻眼?準人瑞不大有底氣,但是郡主的明顯還有點神智不清,語言也非常破碎。

所以她冒險用靈光一閃浮現的「同心咒」。這寫過的一個技能,額頭對額頭能夠直接意識交流,比心電感應還強悍,彼此都不會有任何祕密。

準人瑞沒有撞上天道的邊角,果然是天道有意放水。但準人瑞還是表情冰封的強忍住淚水。
郡主的下場非常淒慘。她吃盡了酷刑才痛苦不堪的死亡,但是死去卻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的是她的魂魄被抽出來,封入一顆紅寶石裡,鑲在許亦白的劍柄上。

每次那魔王揮劍殺人時,郡主的魂魄都得直面被害人的驚懼和極致痛苦,每一次都引起她無能為力的慘叫。

如果她麻木了或變得兇戾殘忍或許會比較好,但是一直到紅寶石破碎前她的心性都沒有動搖,但是深入靈魂的痛苦完全演繹了何謂痛不欲生。

那魔鬼一直以她的痛苦為樂,甚至將前世的片段一點一點的告訴她,襯得今世更愚蠢不堪。但是給她的前世碎片又是顛倒措置的,沒能動搖她的心性卻將她的神智徹底混亂了。

許亦白稱帝晚年,才在一次尋常的屠城將封住她的紅寶石不慎砸碎了。她的殘魂得以逃脫,卻不是自由後立刻為鬼為厲,而是發出真正驚天的喊叫,狂氣直衝九宵的讓人不能忽視。

快來人,誰都可以,快快阻止這個惡魔。

可以說,若不是她被折磨幾十年都沒有動搖的心性太強悍,說不定到現在大千管理者和監視者都不會發現這個世界的異常…畢竟連「前世」的記錄都被湮滅。

但是大千管理者對她還是很殘忍。第一時間選擇的還是相較更有影響力的「太子」。若不是「太子」被許亦白用不知名的方式弄死了,根本輪不到準人瑞來為她作主。

只要想到郡主並不知道還有原版和改版兩種版本,她甚至不知道重生是什麼意思。她一個人孤獨的面對破碎錯亂的原版記憶和改版後生死都無比淒涼的記憶…她該有多無助,多惶恐和嚐盡多少痛苦。

準人瑞拼湊著原版的記憶,被勾動的心火爆燃,只是火焰是冰冷的藍色。

她覺得自己很冷靜。就算是怒火幾乎將五臟六腑點燃了,依舊非常冷靜。
原版真心像是女主文,郡主是當之無愧的女主角。

她十五歲時有奇遇,被一個類似鬼谷子那樣的妖孽高人收為關門弟子。以匡扶王道為職志,二十歲時才下山返家。

她的婚事是皇帝作主的,嫁給皇帝非常欣賞的新科狀元許亦白,那時她年紀都二十三了。

驚世絕艷又世事練達,這樣的郡主還是在許亦白封國公後才發現枕邊人大奸似忠。最後能設套將許亦白直接坑死,可見她還是難得的有智慧有實力的氣運之女。

但是她於國盡忠、於家(宗室)盡孝,還是因為親手弒夫差點被人言逼死。原本能私下參議國事的郡主被迫隱居,沒出家還是皇帝力阻。

最終國家有難時,她又被請出山,直奔邊關,智謀決戰千里之外,屢破邊虜。雖然她沒當過一天將軍,卻一直是以宗室名分為邊關「參贊」,在沒有花木蘭的年代,以女子之身成為萬軍軍師。

不曾再嫁的望舒郡主戲言,「微臣早已嫁與邊關。」這話卻留在青史之上。

這樣波瀾壯闊、盪氣迴腸的原版人生,更將改版後的卑微淒慘襯得讓人不忍卒睹。

原來如此。難怪重生的許亦白想方設法,早早的將十五歲未滿的郡主娶回家…就是要斷了給高人為徒的機緣。還得費心像是養寵物豬似的將她養廢。

因為在原版裡同樣氣運沖天的大魔王,根本不是完熟版郡主的對手。

然後,準人瑞知道了許亦白最大的祕密。
將原版記憶整理好又回饋給郡主魂魄,她平靜了下來,憔悴的臉孔浮出一絲微笑。「所以,雖然腦筋不清楚…我還是對了,是嗎?」

「…妳不用如此的。」準人瑞溫柔的說。

「要的。」郡主臉上滾下兩行驚懼的淚,「姓許的根本不是人。」

準人瑞發現,有時候怒火狂燃到一定程度,火不但發藍,還會轉青,並且越來越冷靜。

「不管他是不是東西,」準人瑞淡淡的說,「我答應妳,我會讓他明白,重生不過是再死一次而已,而且死得特別痛苦特別慘。我保證,他不但不再有重生的機會,甚至不會有投胎的機會。」

因為同心咒的關係,準人瑞感覺到郡主雖然感激,卻不怎麼相信。

沒事。

郡主都把自己的轉生路堵死了--她不但拒絕被涵養,在靈魂狂亂緘默時,還是下意識的燃燒魂魄反涵養了這具身體。

準人瑞都不知道該用什麼來彌補她的殘魂…她的求生意志空前絕後的低。

那麼郡主狂亂的祈禱,必定會得到回應。

來,祖媽帶妳殺魔王。運氣好搞不好能得到海量經驗值。如果經驗值不夠或不計數,砍魔王四肢糊也給妳糊出來。

我最喜歡訴求清楚的心願了。準人瑞淡淡的想。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