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十五

準人瑞發現,她其實還是不夠了解自己。

人命在她心目中有份量。但是被她判定「不是人」的人,那就連什麼都不是了,只是人型病毒,最仁慈也只是終生隔離…誰會在乎病毒的生存權。

真正擋住她的,首先是原主的命運正軌,然後才是天道的約束。

因為郡主一直緘默,所以她才模擬「郡主」的良心…從蛛絲馬跡推斷而得。

記得嗎?她只是過客。她不願意為原主作主。

【Google★廣告贊助】

想想朱訪秋時代吧。她無需為任何人負責的時候,那個強暴主犯就差點讓她掐死了或淹死了。她願意聽黑貓的建議,也只是這些垃圾太弱了,於她如螻蟻般。

她既然不是抖S,隨手敲打敲打,放過也就放過了。

但是這個中千世界來的修真者不同。她只是佔了便宜,剛恢復宿慧、實力還沒恢復多少,又一慣仇恨,又太輕視「軟弱」的郡主。

從郡主那兒得知九天神戒的消息,資訊佔先。幾世揣摩無雙譜,郡主魂魄反涵養,武力佔先。許亦白情報不足導致太輕視,心理佔先。

有這三大優勢,準人瑞還是傷痕累累,右手差點就交代了,才拿下許亦白。

但是她並不想放過。

這玩意兒太危險了。誰知道除了九天神戒還有沒有別的法寶。就算沒法寶了,依舊是修真者的神魂,萬一重生呢?或者再熬幾世又降臨小千呢?

她是過客沒錯,但是準人瑞珍惜旅途遇到的每一個懷著善意的人。

為了長生拼了的皇帝,待她如親如友的周相,非常愛女兒卻不知道如何表達,只會拼命往邊關寄東西的郡主她爹。

連文儀公主她也沒有什麼惡感了。只是一個有點強迫症和完美主義的典型淑女,甚至還不算尖銳…準人瑞在二十一世紀認識很多胖妹,和胖妹她媽。

有些胖妹她媽詆毀起自己肥胖的女兒可嚴重多了。只要提到讓胖妹痛哭失聲非常失態的也在所多有。

文儀公主還會為女兒焦慮哭泣,也是最抗拒「仙家附體」的那一個。

有的時候,還會覺得公主殿下傲嬌又蠢萌呢。

雖然背叛了四個,但她還有三百九十六個忠誠又腦殘粉的學生不是嗎?

最重要的是,郡主的意願。而她已經應下了。勢必要拖著這玩意兒一起魂飛魄散,就不信天打雷劈還劈不死這東西。

這也是個滿好的ending。也滿足了準人瑞死得轟轟烈烈的希望…

天道親自神罰神雷,多酷啊。想來會在史書佔上一行。

於是準人瑞擺了最瀟灑的姿勢,非常裝逼的站在劍柄上,強忍幾乎斷臂的痛苦,雲淡風清的擺出最標準的四十五度角明媚憂傷,閉著眼睛翹首…

…斷臂真的很疼,站在劍柄也不容易,小腿都在發抖了。天雷只在雲端滾,快斷氣的許亦白遲遲不斷氣。

巴掌大的黑貓終於注意到並且吐了口血,淒厲的對準人瑞喊,「羅!妳為什麼要這麼…」

「閉嘴!」準人瑞果斷怒了,「我不想跟你講話!你們居然選太子不是選郡主!」

黑貓愣了,站得遠遠的喊,「…太子把問題解決了,望舒郡主的問題還是問題嗎?羅,妳也講講理…」

「我就是不講理!」準人瑞悍然回答,「我就是要生氣!反正我快魂飛魄散了,剛好拿來抗議執法不公!你們不痛快,我就開心了。」

黑貓啞口無言,看著天上滾雷眼眶溼潤了。「…羅,我們連談人生的機會都快沒有了,不要帶著氣永別啊!」

誰理你啊。準人瑞感到絕對的舒心快意。

…然後她的小腿麻了。天道依舊乾打雷,許亦白那口氣就是死活不斷。

準人瑞悶悶的跳下劍柄。萬一腿麻從劍柄上摔下來,那逼格當場就裂了。仰首走了幾步舒緩腿麻。她真心納悶,是聽說雷公眼神兒不太好,所以常常劈錯人,有電母打光都沒有提高多少準確率。

莫非這個小千世界的天道也是相同屬性的雷公電母嗎?

走出七步,赫然一道嚴重光芒的閃電,人人眼前飛黑點,然後崩天裂地的巨響,大到不只暈眩還極度想吐,人人耳膜大疼…

等一陣烤肉味飄出來,對照地上插著劍的黑炭…才意識到那道神罰天雷直接劈在劍柄,讓許亦白真正的挨了雷劈了。

…雷公這眼神兒果然不好。

然後,然後雷靜雲收,頃刻萬里無雲,豔陽高照。

「…哈?」準人瑞都呆了。

黑貓謹慎的跟她心電感應,「這裡的天道還很年輕,稍微有點…隨興。」

這點大到遮天蔽地了。真是好大一點。
望舒郡主和叛賊許亦白的世紀之戰,頓時讓大夏朝沸騰了。最後逆賊還被天雷打死,非常具有戲劇性和宣傳效果,所以皇帝只有推波助瀾的份,別想他會阻止。

至於剩下的殘局,郡主一概不插手,畢竟傷得很重,右臂都快不保了。

不過痊癒也只是兩個月的工夫。之後她召見了所有弟子,立了弟子規,選了一個宗主。派名為瑞月宗。

望舒,月也。瑞,據說是羅仙家的名字。

既想為郡主留名,又得沖淡江湖味兒,只好往仙氣兒那邊靠攏。名字柔和點也比較不招禁忌。

枯瘦的郡主魂魄倒是很開心。只是有點不好意思,硬跟準人瑞邀了一個字當宗名。

瑞月宗不立山門,因為山門在心中。第一條弟子規就是忠君愛國,弟子多在軍中。

至於將來會如何,她倒是不太放在心上。只是想將內功推廣出去罷了。多個強身健體之術,從個人到國家都是比較好的事情。

將一切安排好,深冬月圓之夜,冰雕玉琢之境,準人瑞難得盛妝,穿戴全套郡主朝服,雍容華貴的在賞雪亭獨酌。

豔紅袍色映白雪。枯枝捧玉盤,梅香暗動。

靠著亭柱,四肢都使不上力氣的郡主魂歸玉體,默默的看著那雪那月,和那鮮豔的衣擺。

深深吸了口香氣,她有些沙啞的說,「我很滿足。」

撐到今天,郡主魂魄已經油盡燈枯。「雖然非常淒慘過,卻也曾經輝煌燦爛過。這樣,很好。」

準人瑞默默的看著她。

郡主的聲音漸漸微弱,終至如耳語。「仙家,謝謝。」

她的魂魄如希望般如沙般崩毀,散入天地間,和細雪融成一氣。

準人瑞沒有接掌身體,而是在脫離時,朝著如熟睡般的望舒郡主遺體深深一禮。

她的心情,異常平靜。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