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二

有些火氣的準人瑞跟少主先生要了點分手費,他很爽快的給了,還提供了很神奇的儲物袋。

…嗯,任何人的頸動脈擱著一把匕首都會非常爽快。

但是準人瑞沒有一點心理負擔。要知道這傢伙的性癖好有點變態。據她所知,提供特殊性癖好,譬如SM服務可是相當貴的。

而且琴娘魂魄的狀態雖然不是她所見最差的,也沒好到哪去。

適當的補償,應該的。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功力恢復不到林大小姐時代的一成,但是翻個牆遠遁不在話下。

金銀等俗物暫且不論,那個神奇的儲物袋都快讓準人瑞愛上這世界了。

那是一個小荷包,容量估摸卻有一立方公尺。雖然不至於平民到人人都有,但是稍微有點錢的人家都用得起。收物取物都是意念一動就行了,簡直不能更厲害。

照文明程度來看約莫是四五世紀的唐朝,卻將約等於二十三世紀的朱訪秋時代打歪。起碼關於空間折疊應用的部份打得非常歪。

瞧瞧人家五世紀的空間折疊法術,再瞧瞧連門都沒摸到邊的二十三世紀空間折疊學。

有的時候真會感覺到科學無用。

不管怎麼說,這只儲物荷包實在是居家旅行必備殺器。她非常順利的離開闐天城,並且向琴娘的第一個機緣邁進。

那個機緣名為壺中天,是個隨身攜帶式的小型洞府…或者稱為小公寓。大約四十坪大,三房兩廳附帶浴室和廚房。它的本體,只有一個白花油瓶子那麼大。

呃,外觀也很像白花油撕掉標籤的樣子。真是意外的巧合。只是三個月後才能遇到它。

在仙俠世界裡,先把科學關於空間的概念拋掉吧…可能還得拋掉物理學、化學…回頭一看,還真要拋掉很多很多。有什麼辦法,入鄉隨俗吧。

值得欣喜的是,培元丹丹方絕大部份的藥材都有,缺乏的部份也只是名字不相同。感謝此界發達的煉丹學。

價格很便宜,煉廢了幾鍋就煉成丹液。她並沒有費神凝成藥丸,反正馬上就要吃,何必多此一舉。

順帶一提,此界藥鼎很貴,而且不用炭火。不說根基還沒有痊癒,就算痊癒了,琴娘從來沒學會過用法術點火。所以晶石藥鼎對她一點用都沒有。

是的,培元丹是她用炭爐和炒菜鍋煉成的。

終於敢來找她的黑貓因此差點把下巴砸在地上。

「這有什麼好驚奇?」準人瑞對這些人灌水泥的腦袋很沒辦法,「你知道原本『鼎』是幹什麼用的嗎?不好意思,不是拿來擺好看裝闊。鼎的原始用途就是拿來煮熟食物,後來才開始煮藥。『問鼎中原』?拜託,民以食為天,還有什麼比搶鍋子更能代表爭天下的決心嗎?」

…妳說得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我麾下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是作家。」黑貓不解,「但沒有一個腦洞開得比妳離奇。」

「那是因為他們沒能活到一百歲還寫作七十五年。」我腦袋有黑洞我驕傲。

「…………」

準人瑞將手放在腰後,眼睛危險的瞇細,「渡假任務,吭?」

黑貓迅速飛機耳,並且退得老遠,「對別人有問題但對妳一點問題都沒有她的問題妳完全能用拳頭轟開!」

「在仙俠世界拳頭能管屁用?」準人瑞慢慢逼近,黑貓緩緩後退,「而且你看這張臉!」

「非常嬌豔美麗身材穠纖合度比例非常完美妳還要求什麼…不!這不合理!」黑貓慘呼。明明他已經非常機警,卻還是被迅雷不及掩耳的掐住後頸拎起來。

美得像狐狸精。她已經盡力演繹冰山了,屁用也沒有。她終於明白琴娘的痛苦,難怪她會自己毀容。武力不足還美到能夠幹翻所有修仙者女性,簡直是無比災難。

即使是準人瑞,也不喜歡出門就得跟人打架。男的來調戲,女的來罵狐狸精,兩者都讓她憤怒同時超級不耐煩。

她不得不給自己縫了套中東婦女裝,然後偽稱自己來自遙遠的東方群島,正在維護家鄉傳統。

那很熱,並且被問得很煩。

還有一些眼睛控看到琴娘的眼睛同樣發情。她受不了這個莫名其妙的世界。

「呃,其實我們從來沒有要求執行者守貞。」黑貓嚥下一口口水,「我們的貞操觀比較類似…美國?」

「誰管你們的貞操觀像美國還是阿拉伯啊?!」準人瑞晃了晃他,「我活到一百歲,五個任務加一加也是快兩百了!我哪根筋不對跟可以當我灰孫子的人滾床單?我的心理變態不是戀童癖這部份好嗎?我早超脫俗惡的性慾了!」

雖然不覺得這是問題,但黑貓還是好奇了,「真的?」

「…其實我只是覺得脫衣服之後爽沒幾分鐘,後續一切處理都很麻煩。最後除了洗澡,此外一切脫衣服都感到麻煩。而且我是什麼地方有毛病,用別人的身體跟人爽?萬一懷孕怎麼辦?算原主的還是算我的?這是很嚴肅的生命問題!」

沒想到妳的道德標準意外的高。但是黑貓很聰明的沒說出來。「是是是,妳說得完全沒錯。可不可以,把我放下來?拜託。」

準人瑞深吸了一口氣。每次打不過就裝靴貓,太犯規了。

「我好幾次差點被少主的人抓到。」放下他以後準人瑞抱怨,「我還沒把無雙譜練到頂。可練到頂又怎麼樣?那變態快築基了!到時候我能拿他怎麼樣?」

黑貓滿眼奇怪的看她,「無雙譜是滿普的,但是無雙譜到林玉芝的程度,跟築基期方士就頗有一戰的能力。而且不久琴娘的根基會回來,只要有氣感,剛練氣期就能打築基方士跟打小孩一樣。」

「哈?」準人瑞呆了。

「喔,對,妳沒有仙俠世界的經驗。」黑貓拽了,「嘿,妳看看妳,一點都不相信我!我說是渡假就是渡假,難道我還會騙妳嗎?」

渡假任務難道張開眼睛不久,就會有個提鞭子的男人衝過來嗎?這渡假真特殊!

「你這是狡辯。」準人瑞沒好氣,「不過你的確費心了,謝謝。」

…太有禮貌的羅讓人起雞皮疙瘩。

「我只是,只是來看妳好不好。」黑貓無言的看了看煉出丹液的炒菜鍋,「我想我是多慮了。有幾個菜鳥連新手任務都快失敗,我相信他們死了順便連智商一起死亡。妳自己可以嗎?」

「只要能用拳頭劈開一切,我就是無敵的。」準人瑞淡淡的說。

事實上妳是用暴力將一切掄牆,有牆妳就是無敵的。但是黑貓很有智慧的將吐槽吞下去。

除了太暴力和生長太多加分題以外,羅是最完美的新手。

他意味深長的說,「妳會愛死這個世界的。」然後就消失了。
直到壺中天當出現那天,準人瑞覺得黑貓又騙她了。

她是準確的從小地攤買到那個髒兮兮的琉璃小瓶…比女主角劉愁魂早一步。

然後她做了最做死的一件事:她和女主角搶寶了。

許許多多的小說告訴我們,這會導致路人變炮灰,並且死得很難看。

準人瑞深表憂傷。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