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三

其實,她一直想知道,女主角她爸媽到底有多討厭她,居然會取這樣的名字。

又愁又魂,我給小孩取名都沒敢這麼另類。

劉愁魂睜著小鹿似的大眼睛,一臉無辜的哀求,「姊姊,這位姊姊,我很喜歡那個水晶瓶,讓給我吧…我給妳兩倍價錢!」

…我沒有妹妹。而且當女主角的姊姊下場通常不太好。

「我也很喜歡。所以,不。」準人瑞斷然拒絕,想走開卻被女主角抱住胳臂猛搖。

【Google★廣告贊助】

「嗯~不要降子嘛,我真的好喜歡~求求妳姊姊~五倍!五倍價格!」

…小地攤只賣我一兩銀子。不要用幾倍幾倍來顯得很多好嗎?還有撒嬌對我沒用,反而有反效果。

「不。」準人瑞掰開她的手。明明掰的是手,劉愁魂卻摔了腿,順手把準人瑞的長面紗拉下來。

女主角尖叫一聲,楚楚可憐的倒在地上啜泣,半個市場的注意力都被拉過來了。

好像不管哪個世界的人都愛看熱鬧。

一個面容英俊酷帥的男子擠過來,扶起柔弱無骨的劉愁魂,「愁愁!怎麼了?是誰傷了妳?」

「大師兄!」劉愁魂瑟瑟發抖,「沒,沒有誰。是我不好,我不該惹這個漂亮姊姊生氣…她沒有推我,也沒有搶我水晶瓶…喜歡給她就是了…」

大師兄滿臉憐愛,「愁愁,妳就是太善良了。」

…好一朵美麗的白蓮花,好一朵美麗的白蓮花。不但告狀還歪曲事實。

準人瑞把氣忍著,轉身想離開,偏偏裡三層外三層被圍起來看熱鬧。

「敢傷了小師妹…」大師兇暴喝道,「納命來!」

其實一照面準人瑞就做過戰力評估。劉愁魂和她家大師兄應該都是剛築基不久,易經洗髓過,所以皮膚嫩得像是剝殼雞蛋,但還放不出神識探查。

準人瑞也不差,琴娘的體質上佳,根基痊癒了十來天,剛步入練氣期。琴娘被合歡宗養著,自然會學些筋骨柔軟的功夫,之後被賣到青樓也是舞姬,柔韌適合練武。再加上用培元丹液當水喝,灌了兩個月也不是白灌的。

別忘了,準人瑞內建金手指「健康」。所以她皮膚好到有欺騙性,很難看出她真正的修為。

天賦異稟,再加上熟門熟路,此時她功力超常發揮,約有林大小姐的120%。

有沒有一戰之力,還真要打過才知道。

所以大師兄一叫陣,她立刻拔劍飛身而上,劍都奔門面去了,大師兄的法寶鈴鐺才剛祭起。

準人瑞微微詫異,手還是沒停,直接砍飛了鈴鐺法寶,將大師兄後面的一堵牆炸穿了一個小洞,準人瑞的劍差點脫手,法寶真是威力十足。

卻不知道大師兄心裡才是真正翻起驚濤駭浪。雖然他剛從師父那兒得到這個紫氣鈴,契合的不太好,但到底是法寶。心念一動就有無窮變化。

但是這個妖豔女人太快了。用一把凡鐵就將法寶擊飛?!這是什麼巫術?!

對了幾招,準人瑞稍微有點底了。這位可能是男三還是男四的大師兄…別傻了,大師兄永遠是深情守候、最不起眼的男三或男四,這就是大師兄的宿命。

咳,是說,大師兄的武藝很稀鬆,但是築基方士的確堪比內功深厚的老妖怪,體表有真氣護體,想破防都不容易。

只能發揮無雙劍法中輕靈快狠的部份,打得他沒時間用法寶。最悶的就是,同樣都用凡劍,而且大師兄的劍法有夠差勁,但是兩劍相擊,吃虧的都是準人瑞的劍,以至於一直都在下風。

原本擔心滿身是寶的女主角會幫著用法寶砸死她,結果女主角不愧是女主角,她站在一旁哭得梨花帶淚,不斷嚷著,「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大師兄,搶了就搶了,就給姊姊吧~」

「原來我花錢買東西叫做搶。」準人瑞冷笑一聲,直接將女主角劃入腦傷的行列,專心對付大師兄了。

在一串險象環生的試探後,準人瑞確定了。大師兄將整把劍都裹上真氣,像是把武器當作肢體延伸,一起真氣護體了。

真令人羨慕嫉妒恨。築基後就能這麼浪費真氣了。她現在的真氣超縹緲的,真真氣如遊絲。

但是俗話有云:好鋼要用在刀口上。

那怕真氣如遊絲,但是在劍刃延伸一層鋒利真氣,應該還是夠用吧。

很快的就證實了她的實驗,準人瑞一劍揮斷了大師兄的劍。

「賤婢!敢傷我徒兒!」一個仙風道骨的老帥哥跳出來,一鐵鞭就打過來。

…打了小的(?),打出大的,打了大的,跳出老的。

跟女主角起衝突就是做死。

女主角站太遠,不還有大師兄嗎?拎著大師兄一把掄過去擋了鐵鞭,趁混亂踩了幾個人的腦袋,飛身跑了。

白挨一鐵鞭的大師兄和不講理師父追過轉角,人就不見了。氣得招集門派弟子,大搜而特搜,連跟頭毛都沒找著。

那當然沒找著。

將白花油瓶子塞在牆縫裡,準人瑞毅然決然立刻進了壺中天,別看壺中天像個白花油瓶子,人家是正港法寶,主人進了壺中天就會自動隱身。

女主角師徒在外面找人找到大粒汗小粒汗,準人瑞閒坐吃葡萄。

唔,準人瑞覺得,她開始有點喜歡這個世界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