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五

沈默了一會兒,準人瑞將行雨真解收起來。「…所以妳穿越前幾歲?肯定還相當年輕吧?」

劉愁魂的眼睛張大,轉瞬間湧起無窮殺意。她立刻揚手,一道劍影如電飛出…到一半,就失去操控消散於無形。

準人瑞的點穴還是早了一步。她立刻往前癱倒,要不是準人瑞護著她的頭,保證女主角的腦袋要開瓢了。

「妳對我做了什麼?妳這賤貨!…」

【Google★廣告贊助】

準人瑞立刻在她後背按了幾下,「妳想癱瘓嗎?唔,現在已經感覺不到妳的腿了吧?嘴巴乾淨點,我可不是妳媽。」

驚恐的劉愁魂只敢拼命喘息。「…妳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要傷害我?」

「小姐,妳差點用符寶…那是符寶對吧?差點用那玩意兒讓我腦袋搬家。」

「可妳不是沒事嗎?」她美麗的眼睛開始飆淚,「妳敢對我怎麼樣,師父和大師兄不會放過妳的!」

準人瑞無言片刻,「妳一定是獨生女。我是說妳穿越前。只有無法無天的獨生子女才會有這麼強盜的邏輯。」

劉愁魂停止啜泣,「妳、妳也是…對吧?!」

「不對。」準人瑞挑了挑眉,「我可是,『仙家』。」

「妳到底是誰?!」劉愁魂快崩潰了。

「不知道我是誰?」準人瑞笑了,笑得很危險,「妳不知道我是誰,我就安心了。」
在準人瑞「溫柔」的逼供後,缺乏骨氣的劉小姐幾乎是有問必答,準人瑞大人卻沒感覺好多少。

劉小姐穿越前只有十六歲。一個…高二學生。

熱衷於在網路看小說,打賞出去的金額可以買部豪車。人生最大的願望就是能穿越,她也終於如願以償…睡了一覺就穿到她臨睡前看的仙俠小說。

不幸的是,她沒穿到仙俠小說裡的女主角身上,而是劉愁魂這個女配。

幸運的是,整部小說她都暸若指掌,記得清清楚楚的。

簡單說,這就是一部「女配逆襲記」。雖然只知道開頭,準人瑞都能幫她續完情節直到結尾了。穿越後的劉愁魂即將過著靠先知收穫所有寶物走上人生巔峰迎娶天下所有高富帥的美好人生…順便把心機婊女主角踩上一萬腳。

問題是,那個心機婊女主角也不是琴娘。而是劉愁魂高貴冷艷,內心黑暗冷漠毫無人性的師姐范孤煙。

…是說妳們心機婊大戰白蓮花關琴娘什麼事兒了?

但是面對一個高中生,準人瑞連揍她都沒有勁兒。

「…妳到底要行雨真解幹什麼?」準人瑞疲倦的抹抹臉,「值得妳孤身犯險?妳家大師兄呢?」

「葉飛需要!他五行法術只缺行雨真解了!」劉愁魂淚眼汪汪的哀求,「葉飛真的很努力,很堅毅,他、他只是缺一點機緣…他可以修仙的,可以!只需要用五行奪靈術…」

葉飛又是什麼鬼?五行奪靈術又是什麼鬼?聽起來不是很和平的法術吧?努力翻記憶抽屜,只翻到一點點資料。跟琴娘打過一次照面。

是不是努力還是堅毅不曉得,倒是長得滿…漂亮的。跟琴娘的絕世美貌不相上下…的男人,還特別喜歡穿紅衣。

好吧,青少年的審美觀準人瑞真心不懂。她就從來沒喜歡過傑尼斯。

「再過一個時辰穴道就自動解了。」準人瑞站起來,「後會無期。」

「姊姊妳這麼善良這麼美好一定能明白我們的愛情吧?求求妳把行雨真解讓給我!妳已經這麼厲害了那對妳沒用,可是葉飛真的需要啊!我愛他,我真的希望成就他…」

可憐的大師兄,果然是男三或男四的命。

她走了兩步,又停下來。「我只是好奇,妳要壺中天做什麼?」

劉愁魂安靜了一會兒,臉頰紅了起來,「醉柏師叔的陣法需要壺中天當陣眼…」

翻揀記憶抽屜資料,準人瑞扶額。這也是男主角之一,男神似的醉柏真人,禁欲系的謫仙。

好吧,青少年的愛情觀她也真心不懂。或許劉愁魂不是瑪麗蘇?她只是勇於追求愛情(多線),並且氣運沖天的中二。

她真心不想把人性估計得那麼壞…但準人瑞總覺得這孩子額頭貼著「寶多人傻速來」的標籤。

原本不想管她,但是準人瑞還是想勸她一句,比方說用錢或寶物買的叫做交易不是愛情什麼的…

結果她轉身,剛好看到掙脫點穴的劉愁魂滿臉猙獰的祭起一個玲瓏寶塔。

準人瑞險而又險的躲過,結果玲瓏寶塔正好擊中無主洞府的支柱,明顯是支撐整個結構體滿重要的部份。

整個洞府都塌了。

幸運的是,洞府下面是個地下伏流,準人瑞掉進水裡而不是直接被石壁砸死。

不幸的是,她腦袋還是挨了一下,落水時是昏迷狀態。
果然遇到女主就沒好事。這定律實在太鐵。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