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九

其實準人瑞掌握得更好的是第二變的「雷華圓舞曲」。真正將風華圓舞曲掌握得出神入化的是原主琴娘。

這應該是個性契合的關係。準人瑞的個性基底是狂暴,琴娘的個性基底應該是對自由有無比嚮往。

是的,一直都異常緘默的琴娘終於有動靜了。讓她有反應的是,準人瑞演示了風華圓舞曲。

準人瑞沒有揪著她談什麼心,而是明快果斷的將身體讓出來。琴娘重新掌握身體後,茫然片刻,笨拙的試圖驅使荊棘演示風華圓舞曲,失敗了幾十次,終於成功了。

【Google★廣告贊助】

過程中耐心十足,一點點都沒有被打擊到。只有成功的時候,露出一個蒼白的笑容。

然後因為魂魄尚未涵養完全,再次陷入昏睡狀態,直到三天後才再次醒來。

「…我看見妳。」她輕悄模糊的聲音在心底響起,「謝謝。」

琴娘說得沒頭沒尾,準人瑞卻完全明白了。「不須謝。我本來就是為妳而來,等妳好了,就能重歸身體。妳會回到人生的正軌。」

琴娘安靜了好一會兒,「我的正軌,是什麼?」

準人瑞詫異,「這該由妳來決定。這是妳的人生。」

這次琴娘安靜了一個多月。準人瑞並沒有在意,魂魄不全,連說話都費勁兒。能和她聊天的原主是很少的…趨近於痊癒前很少。

其實她滿喜歡琴娘。琴娘的人生不管原版還是改版,其實只能用一個字形容,那就是「慘」。分別只有原版淒慘,改版是非常淒慘。

雖然說,改版中她因為嫉妒陷害女主角…但究其實還真說不上什麼陷害。她不過是發現劉愁魂被靈寵蛟龍少年壁咚親吻,以為揭穿後能讓少主發現劉愁魂的真面目罷了。

誰知道這樣會導致她的慘死。炮灰就是沒人權。

但是準人瑞喜歡她心性的複雜和單純。

幾乎沒有受過正常的教育,也沒有任何人關愛她。世間對她來說就是永無止境的荊棘之境,充滿惡意的垂涎和輕蔑。

她軟弱的只會拼命逃避,卻也堅強的自毀禍源般的美貌…如此三次。

對人類是那樣的害怕,戰慄的躲在祕境幾百年,只有獨處才能讓她心靈平靜。但又是那樣心軟,人類幾乎滅亡的時刻,明明獨自也能存活的很好,她還是踽踽獨行在荒野之上,默默的救助她害怕的人類。

準人瑞甚至不敢施加憐憫。對於這樣的人,只能尊敬她。

或許有人會說,聖母令人唾棄,瞧不起聖母。準人瑞只能說,呵呵。

很多人搞不清楚爛好人和偽善的定義,然後就獨斷的和聖母劃上等號了。沒事,總不能人人都能明辨文字真義。

她向來自覺狂妄自大唯我獨尊,但是她還沒有那個膽藐視真正的聖母。

在這樣神聖的光輝之下,人類太渺小了。包括她也不例外。
讓準人瑞沒想到的是,琴娘居然說,她希望和羅仙家一樣,能自由自在的行走在世間,再無畏懼。

「我可不是個好榜樣。」她挑了挑眉,「可我應了。」

對自由的無比嚮往啊。這願望是這樣卑微,卻也異常宏大。

剛好她收了第四個機緣,也琢磨的差不多了。所以準人瑞站起身,伸了個懶腰。

第四個機緣是無弦琵琶。算是琴娘機緣中的防禦性法寶,無弦而自鳴。可只拿來當無須發動的法寶,還真是暴殄天物。

不過也不能怪琴娘,她根本沒受過什麼正統的修仙教育,琵琶無弦也很難讓人覺得是樂器。

但她可曾是殷樂陽。那個音樂力足以統治整個世界的天才。

…雖然只有一兩成功力,但也不少了好吧?

要撥動無弦琵琶很簡單,將心弦安上就是了。

她出山第一件事情就是砸了合歡宗的山門。

一照面就被打趴的合歡宗弟子們希裡糊塗的往裡逃,同時啟動了護山大陣。

陣法運轉起來,陰陽交錯,鳥瞰之下,頗有些像陰陽魚圖,只是關鍵的陰中有陽、陽中有陰那兩點缺失了。

如果好好琢磨,說不定會有所得。但是準人瑞忍下這股衝動。

懷抱無弦琵琶,撥下心弦,整個大陣因此如水波般蕩漾。

果然如她所想,世間的一切組成都是「規則」。她雖然還不能完全理解規則,但是少少的那點感悟就夠讓她運用音攻解構大部分的護山大陣了。

讓準人瑞獨立佈置護山大陣,那不可能。但是干擾破壞,就不是那麼難了。

假設護山大陣的組成宛如嚴謹齒輪和零件組成的倫敦大笨鐘,想要打造很困難。但是要破壞只需要在齒輪間投下一截鋼筋。

她那震盪靈魂般的樂聲就是一截看似微不足道的鋼筋,侵入嚴謹的大陣縫隙,導致運轉時發生微小的傾斜,然後互相消耗碰撞,接著磨損而崩潰。

再也沒有任何阻礙。準人瑞淡定的拾階而上。

當琴娘的所謂師父攔在階前,驚怒交集的痛斥她是個欺師滅祖的賤人時,準人瑞都笑了。

「錢道人,你將琴娘賣了一百顆靈石。賣身契上寫著:恩斷義絕,死生勿論。」
準人瑞的目光轉寒,「現在你跟我提欺師滅祖?」

她踏前一步,收起琵琶,「我就欺你了,怎麼樣?幾百年突破不到金丹的老厭物。」

錢道人反應還算是相當快的,在準人瑞飛身欺上時,他火速祭起一口銅鐘,銅鐘立刻漲大,大到足以將錢道人罩住。

但是準人瑞出手的不是劍。

她的手腕冒出荊棘藤蔓,如鞭般纏繞上去…卻被銅鐘隔絕在外。

其實有些科學原則還是相當通用,比方說銅會導電之類。

在心裡默念,雷華圓舞曲…

聲音非常大的,也非常的亮。雖然她的修為還是築基中期左右,使的還是凡雷,但是有了會導電的銅鐘,那可是大大增幅。

以至於電光那一閃,有了X光的效果,琴娘的前師父都瞧得見骨骼組成了。

大約…八分熟左右。

說時遲,那時快。眾人只見電一閃雷一劈,照完面錢道人已經半截焦炭的躺了,且喜還有一口氣。

但是準人瑞冷冷的目光瞧過來時,所有人都不覺得有什麼喜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