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一

等在壺中天休息時,琴娘的魂魄終於清醒,弱弱的問,「為、為什麼?這對羅仙不好…」語氣很惶急。

「放心,我不會給妳留隱患。」莫裝逼,裝逼遭雷劈。準人瑞是沒有被雷劈,相反的還是劈人那個。

但還是累,其實今日完全是超常發揮。果然好強到一個程度會有精神加成…但是裝逼了一天,她覺得自己要死了,活活累死。

【Google★廣告贊助】

「不是為我。」琴娘的聲音很平靜,心灰的平靜,「我不怕,但是羅仙…雖然是我的身體,但是受傷痛苦的是妳。」

準人瑞恍然大悟。嘴角噙了一絲真正的笑意。「沒事兒。我將合歡宗的陣眼搞沒了…可不是一時興起。」

一個人力戰群雄然後獨力把合歡宗滅了…聽起來很爽,但是可能性非常低微,更可能的是她帶著琴娘一起光榮(犧牲)了。

她會這麼蠢麼?這對她的智商是嚴重的侮辱。

凡間很平靜,但是修仙者的各大門派可是暗潮洶湧,明爭暗鬥。時不時就要扣人魔修的帽子,好賺抄家財。

畢竟資源的爭奪一直是修仙門派的重中之重。

合歡宗一直站在灰色地帶。

說是正道吧,修煉方式和行事都遭人非議。說是魔修吧,又還沒到天怒人怨的地步。

其實這都是表面的說法。真正的理由是,合歡宗的護山大陣太猛,即使僥倖破了護山大陣,還有個脾氣不是很好的天地靈寶杵在那兒,目前放眼修仙界還處於無敵狀態。

可惜天生石盤就是個祖宗,壓根不甩合歡宗。不然能攜帶出去大殺四方,早沒四大門派七大宗門什麼事兒了。

但祖宗被一言點化成了太上老祖宗,歡脫的破空而去。現在的合歡宗成了沒殼烏龜,周圍狼般的各大門派哪還不會撲上去吃肉?

雖然過程有些偏移,但大方向沒有出狀況。準人瑞對自己的智商和氣運一直都是很滿意的。
「我不是閒著無聊或喪心病狂。」準人瑞很有耐性的解釋,「妳無須害怕人類。其實,妳不是真的討厭人類…妳瞧,合歡宗沒什麼了不起。我會的這些,其實妳早晚都會…但還是沒有一合之勇。」

「師門之恩?我呸。師不師,那就會徒不徒。合歡宗把妳賣了,就得接受徒將不徒的後果。像是妳爹娘將妳賣了,既然父不父,那子就可以不子。」

「不要聽別人那些廢話,什麼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我再呸。如果父母生育子女,師門教養子弟,都是為了換錢…那他們應該去養牲口,而不是把子女弟子當牲口。」

「他們那樣做是錯的。不因為他們是父母師門就有豁免權,別傻了。父母呢,記憶太模糊,就算了。合歡宗倒是沒跑了,我定要替妳討個公道。」

「渺小的合歡宗不值得成為妳的心魔!」

琴娘哭了。

從來沒有人想過替她說句話,只有羅仙會費力氣為她討公道。她是那樣憤怒,卻只能將憤怒忍下,只餘絕望。

她不敢恨師門,因為師門之恩重於山。她不敢恨奪走她初元又將她賣進青樓的掌書真人,因為她是真人買的侍妾,因為夫君是高高在上的天。

青樓的日子讓她生不如死,她害怕所有男人,最後害怕所有女人。

羅仙卻說,沒事兒,欠妳的公道,一個都逃不了。

琴娘號啕大哭,讓準人瑞捂著心臟疼,但她一言不發。

「哭吧哭吧,」準人瑞淡淡的說,「然後積蓄好力氣等著瞧。我非讓那個什麼掌書真人輸得好慘好慘。」

垃圾。買賣人口的垃圾廢物。把人初夜奪了還罵人是破鞋,垃圾直男癌。

不喜歡你把人放了啊,賣進青樓是幾個意思?修仙者欠那幾個小錢?還不是惱羞成怒,資質不足得靠雙修衝關…還是個合歡宗妖女。

保持幾百年的處男很了不起?元陽之體好棒棒?出身名門好高冷?

等著吧。
合歡宗果如準人瑞所料,旦夕間滅門,子弟資源都被瓜分了。

就算有漏網之魚來找她報仇…修為和她一樣的,空手都能直接掄牆勝。修為比她高的,還值得她出兵器,但也不過是磨刀石罷了。

繼「一人傾覆合歡宗」(流言總是很誇張)之後,準人瑞又以築基中期修為,打敗了合歡宗碩果僅存,來找麻煩的金丹長老。

這一戰就很吃力了,準人瑞差點陰溝翻船。築基與金丹的境界相差宛然天地之遙,不說別的,光破防就破不了,分分鐘被轟死的節奏。

能夠僥倖翻盤,是因為金丹長老有點傻,耍帥的站在湖面上施法,卻沒有穿橡膠鞋…

被滿湖金蛇狂舞的電得沈湖滋味實在不太好。

遠遠圍觀趁火打劫的修仙者一湧而上,逮住了昏厥過去的金丹長老,但是上下為之一空,別說儲物袋,連根毛線都沒有。

回頭一看,只剩下血皮的琴娘早消失蹤影。

這一消失,就是大半年。

琴娘不在江湖,但江湖都是她的傳說。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每月逢五認爹娘,歡迎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歡迎餵食(第三方支付連結),其他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