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二

準人瑞去哪了呢?

其實她放完了雷華圓舞曲就已經往壺中天奔…經過幾世的練武不輟,其實她對血量的拿捏很準確,也不意氣用事。

壺中天號稱萬世不壞,世間防禦法寶第一。她很有把握才敢跟金丹長老動手,並不是衝動…她都這把年紀了。

但凡事都有意外。

所以她瞠目看著一直不知道怎麼用的魚籽(天生石盤所贈小玉石之名)大放光明,阻止她奔往壺中天的勢頭,同時形成一層厚實的防禦氣場,硬抗下金丹長老的最後一擊。

【Google★廣告贊助】

她的小蜘蛛瞬間吐出許多蜘蛛絲,掠奪了沈湖中金丹長老的所有寶物和儲物袋,連髮簪都沒給人留下。

此時壺中天才一吞,將他們都吞入壺中天地。

準人瑞傷得很重,但是她完全忘記這回事,只是瞪著小魚籽和小蜘蛛,以及堆在腳邊的戰利品,有些魂游天外。

所以根本不該讓小蜘蛛和魚籽廝混對嗎?不知道為何,小蜘蛛特別喜歡魚籽,不知道是否誤會什麼,沒事就抱著魚籽不放。

她將魚籽作成披風扣,小蜘蛛抱著魚籽。這樣招搖過市都沒人發現過。

還沒想出個頭緒,黑貓已經兇惡的撲上來咬小腿。

「…我沒殺人。」還有點渾渾噩噩的準人瑞說。

「妳快把自己給殺了!」黑貓咆哮。

這時候準人瑞才發現自己渾身痛得不得了,再也站不住的就地坐下。

「搞毛啊!」黑貓繼續咆哮體,「渡假任務妳快把自己搞死是怎麼回事?生命顯示已經橘轉紅!」

「我有分寸。」

「毛個分寸!妳妹的分寸!我再也不會相信妳了!」黑貓暴跳。

準人瑞根本沒理他。她早就習慣用炒菜鍋煉丹,從培元丹躍升到高階的各種仙丹。幸好小蜘蛛打劫了金丹長老,不然存貨有點不夠。

有人說入定很難。準人瑞一直很納悶這點。她寫作的時候絕對是入定三重苦狀態,有眼不視有耳不聽有口不言,對外界一無所覺。

她不懂為什麼別人會有入定困難。

黑貓知道她的想法,氣得三天都不理她。結果準人瑞根本沒發現…為了消化海量仙丹,她入定了一個禮拜。

醒來更迷惑,她不知道為什麼壺中天、魚籽、小蜘蛛會拼湊在一起三位一體了。

彼此間聯繫很緊密,但又各自是自由的。你說法寶間有這種勉強叫做友誼的聯繫不算太奇葩,可跟一隻凡世蜘蛛有這種聯繫是哪招?

她皺眉將小蜘蛛翻來覆去的看,巴掌大的纖細蜘蛛溫順的任由她倒騰沒有掙扎。

就是一隻…普通蜘蛛。一點點成妖的跡象都沒有,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會打劫的普通蜘蛛。準人瑞覺得有點偏頭疼。

一向很小氣的壺中天突然大方了。她就算想在壺中天住到死都沒問題,什麼一個月只能住十天的原則早被壺中天嚼巴嚼巴吃了。

兩法寶屬於胎兒期,別指望他們會聊天。小蜘蛛…就是一隻蜘蛛,只懂蜘蛛語,她還沒開闢這樣神奇的語言技能。

「為什麼啊?」她只能向黑貓虛心求救。

黑貓說,「哼!」

「…………」

算了,看起來也沒什麼副作用。

躲入壺中天時,壺中天一直沈在湖底隱身。一開始觀望壺外景觀還挺新奇的,藏身於碧綠水草中,整個湖的一覽無疑,好似在龍宮。

金丹長老居然蒐羅了許多合歡宗的藏書。除去那些亂七八糟的雙修法門,居然實錄了不少陣法相關的玉簡。

護山大陣所錄甚詳,只是非常深奧難懂。結果不是合歡宗開宗老祖佈置的,而是一位大能的手筆。

合歡宗歷代一直都想破解陣法祕密,想徹底掌握護山大陣,卻一直在門外轉。

但是她不懂,黑貓百科全書懂啊。

雖然不免簽下一些喪權辱國的條款…比方說發誓絕對會將自己性命存續擺在第一優先不往死裡奔之類,黑貓從一開始堅持原則的「是」和「不是」,到破罐子破摔的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只花了幾個月的時間。

準人瑞是所有老師最喜歡的學生…只要是她真心想學的學問。

不吃不喝,滿腔狂熱。猶如對程式的著迷,邏輯上有些相通的陣法也讓她陷入熱戀中。

這樣的學生怎麼有辦法拒絕,何況人家舉一反三、聞一知十。

「別太沈迷了!」黑貓不得不制止她,「學點足以點滿神棍技能就算了,陣法是最接近天道的法術,花個萬年來學還是只在門外徘徊!妳是來作任務不是來上學的!」

準人瑞勉強壓抑自己,畢竟她同意這點。

「千萬不要透露。」黑貓憂心忡忡。

…雖然非常博學,但是年輕人就是年輕人。準人瑞有些歉意。她多少用了心計拐黑貓教學。想來是不行的,黑貓才會這樣緊張。

「粉身碎骨魂飛魄散都不能讓我透露一字半句。」她很慎重的說。

「喂!」黑貓最討厭她說魂飛魄散什麼的。

對羅花了這麼多心思教養,那可得給他長長遠遠打工,一萬年都不足夠。

他可是冒著被開除的風險!

「…我盡量。」準人瑞面有難色。

黑貓的臉孔火速聚起暴風雪,張嘴又往她的小腿咬下去。

準人瑞默默的嘆口氣。
他們還是上岸了。食物已經不足,她還可以吃魚,她家小蜘蛛是吃素的,對水草不屑一顧。

但是上岸不到兩個小時,準人瑞就無語望天了。

女主角劉愁魂出現在西陽城,準人瑞其實都快習慣這種巧遇。但是她身邊的那個散發冷氣、生人勿近、仙氣繚繞的男人…就讓她感覺到命運森森的惡意。

準人瑞知道女主角的裙下之臣名單。但是琴娘真打照面的也只是當中一部份。

所以她知道有個天卷道君,卻沒見過面。

現在她知曉了。

原來掌書真人凝嬰改了道號。

媽的,那是男一號,女主角的大老公。

女主角加上男主角一號,這氣運沖天快破碎虛空的組合。

準人瑞覺得,她的小腿應該又快要遭殃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