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四

準人瑞會選在西陽城落腳,當然不是腦門一拍熱血衝動胡亂選的。

第一是,西陽城距離青蕪祕境最近…就是琴娘住了幾百年的祕境。現在只等十二年後開啟了。

第二是,西陽城是天卷道君洞府的必經之路。想陰天卷道君需要長期規劃知己知彼熟識地理,這是個曠日費時的大工程,必須早早來熟悉環境。

【Google★廣告贊助】

第三是,西陽城是駱國首都,或許不是第一大城,卻是仙凡交易最興盛的城市…駱國也是少數能和修仙門派平起平坐的凡塵王國。

駱國面積不大,卻非常強盛,國主是女王,剛滿五百歲,是金丹巔峰半步元嬰的大能。

或者你會說,元嬰老祖普世也有幾百,駱國女王好像還稱不上大能吧?

可哪個元嬰老祖擁有舉國之力的堅定信仰,跟女王為敵簡直就是跟整個駱國範圍的龍脈為敵…想死趁現在?

準人瑞覺得駱國女王駱烈非常有趣。照書面資料來說,她根本就是瑪麗蘇的進化究極版,她稱之為,女王蘇。

駱女王裙下之臣不計其數,目前拱衛在她身邊的四大侍君無一不是人中龍鳳。不但如此,全駱國都是她的狂熱腦殘粉,舉凡國內龍脈地祇,萬千臣民,全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凝聚力非常可怕,可怕到舉國祈願之力都能為女王所用,輕易和任何一個修仙門派叫板不落下風,是少有不淪為修仙門派附庸的獨立王國。

也因為這樣,首都西陽城對凡人有加成保護,公平對待修仙者和凡人商賈,這促成了商業活力的旺盛,以至於躍升成此界第一貿易都城。

女主角和女王相比,那蘇力跟螻蟻一樣…難怪黑貓和天道都不看在眼裡。

駱女王是真的蘇,非常蘇。她的豔史都夠傳唱天下,一天一個不帶重樣的說上一年半載。可別人是郎心似鐵,女王她是娘心似鐵…心裡最重要的是她的百萬腦殘粉…不是,是她的百萬臣民,愛情在她生命中佔據很小的部份。

但是相較男人的種馬,女王無疑是很有人性的後宮主。再喜歡的男人,有伴侶的不要,家人反對的不要,不能接受後宮的也不要。至於相好幾年,厭倦想要自己家庭、移情別戀她也向來好聚好散。

她曾說過,「孤何德佔盡天下好男兒?相逢一笑金風裡,足矣。」

愛她愛得如癡如狂的俊傑還是能將龐大的西陽城繞兩圈。

這就能夠理解了。胸襟寬闊如海,意志力堅強,有抱負有理想,多才多藝又強悍,揉合君主的孤高和美麗的柔情…不愛上她真有點困難。

蘇得非常有道理。

而且能力也非常能說服人。

井然有序、磅礡壯闊的西陽城就是道理和能力的具象化。

男主角(一號)和女主角在集市悍然出手不到兩刻鐘,就被逮捕了。即使貴為元嬰道君、金丹仙子,還是灰溜溜的被扔出西陽城,一個月內不許入城,還得賠償城內建築物損壞。

那金額真是個天文數字。

天卷道君發怒,結果拱衛西陽城的護城大陣真不是吃素的。

準人瑞笑出聲音。她奔行幾千里尋找四大機緣,總不是什麼事情都沒做。知識就是力量,情報當然也是知識中非常重要的一部份,她怎麼會錯過呢?
她沒有離開西陽城,而是施施然的往論道殿住下。

女王的智慧真是超凡入聖。她能把首都坐大成為貿易之首當然不是蓋的。

優待凡商的好處就是貨源充足源源不絕,有貨源還怕修仙者端架子嗎?但是這麼多修仙者都擠在一城,不鬧點亂子都說不過去。但是修仙者鬧亂子遭大罪的還是凡人,絕對不利於貿易。

於是西陽城一方面擁有倚護城大陣之力強悍執法的護衛隊,另一方面又開闢了一個廣大的論道殿。說是論道,其實就是競技場建築群,將該世強悍的空間法則運用得近臻完美。

有衝突去競技場…不是,論道殿解決吧。隨便你們打,打壞算我的。

但是駱女王會白費銀子開闢無用的論道殿嗎?別傻了。人家有觀戰模式呢,而且還可以小賭怡情一下…莊家就是西陽城。

就跟準人瑞的本世界一樣,賭城內飯店總是豪華又平價,論道殿也如此。比較不同的是,只要打進排行榜,吃住免費。名次能夠打得越高,套房換洞府。若是能驚世絕艷,各門派爭邀為客座長老,各國也會搶著請供奉,可說是名利雙收。

準人瑞倒不需要名利雙收…因為這不是琴娘的追求。她看中的是,論道殿嚴謹到變態的保全。除了真正對打的演武台,論道殿不準動手。每個入殿者都對著道心發誓(簽約)。

能白吃白喝白住,打到一定名次,論道殿圖書館也隨之開放部份樓層。舉凡布陣煉丹煉器…所有功能建築一應俱全。

還有許多送上門白挨揍的人。

人生夫復何求。
獨立滅了合歡宗(謠言),打敗金丹長老的羅琴娘現身於西陽城!

原本有些平息的江湖再次嘩然,又滿滿的都是琴娘的傳說了。

因為她在元嬰道君和金丹仙子的夾攻中居然全身而退。

會選擇在論道殿落腳…也是很合理的嘛!雖然感嘆她闖禍的本事為何如此之高…怎麼會惹上訾睚必報的天卷道君呢?離了西陽城恐怕會死得很慘。

羅琴娘還是築基期而已。能擋下一擊全身而退已經夠讓人驚嘆的了…再多也不可能了。

為了親眼見到這個滿滿傳說的羅琴娘,無數散修門派子弟都跑去看熱鬧,西陽城因此更繁華。

但是羅琴娘的初戰只有一瞬間。

原本被羅琴娘希世之俊美震撼的觀眾,馬上就轉為震驚。

她空手飛身而上,姿態美麗的宛如舞蹈,纖手如玉。

然後如玉纖手拎住對手的後衣領,往山壁摜上去。

對手翻白眼暈倒,剛祭起的法寶也掉地了,完。

萬籟俱靜。

之後觀眾們默然。剛剛到底看到了什麼?絕對是漏掉了什麼對吧對吧?

接下來幾場都差不多,差別只是摜一下還是需要多摜幾下。不是掄在牆上就是掄在山壁上。若是抽到的地形沒有牆壁和山壁,她會勉為其難的掄在地板上。

論道殿演武其實很公平,相同境界的才能競技,不然讓元嬰老祖專挑金丹築基洗分就飽了,還有什麼好賭…不是,還有什麼好打,沒有懸念了啊。

但是演武殿在眾多築基高手憤怒的眼淚中,還是緊急開會,徵得琴姑娘的同意,讓她跳級入金丹組了。

金丹組讓羅琴娘捨得拔劍了,但是換金丹高手感到萬分痛苦,痛苦的眼眶溼潤了。

再也沒有人討論羅琴娘那震撼人心的美貌了。

觀眾討論的是,今天琴仙子的對手會被仙子摜幾下,並且因此下注。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