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三

當天她就病了,流鼻血、發高燒。

原本冷清的別墅一整個轟動起來,起碼有兩支醫療團隊圍著她轉,第二天秦氏集團的股票跌停板。

…我還沒死。股票這麼敏感好嗎?!還有這個保安系統也太差勁了!到底有多少間諜出沒啊?!

守了一夜的翁秘書罕見的赧然,「是曾夫人推薦的人。」

【Google★廣告贊助】

想了一下才知道是哪個曾夫人,不就是秦盛那小混帳她媽嗎?!準人瑞怒目,拔開氧氣罩,「她是哪國的夫人?我爸可沒跟她結婚!通通開除!」又不是航太天才,哪裡找不到傭人管家?

翁秘書遲疑了一下,暴怒的準人瑞一把揪住他的領帶,「我不管他們背後是誰,通、通、開、除。給我撿背景乾淨的人來。」她的語氣轉冰冷,「還是說,這點兒事,你辦不了?連基本的保密工作,你也做不到?…」

她想繼續發脾氣,可憐秦大小姐的身體真心太破,喘嗽之後又流鼻血了。

「…是,大小姐。我能辦好。」翁秘書沒有跟她搶領帶,臉孔通紅並且有些呼吸不暢,他只是彎腰垂首。最後準人瑞還是鬆了手…拽領帶也是個體力活。

醫療小隊又忙亂一陣,準人瑞也努力壓抑自己的暴躁。終究那麼多培元丹不是扔進水裡的,情緒平穩下來加上醫治,這時代的醫療水準還是很足夠的。

隔天只剩下一點頭昏眼花,她就能往公司走一趟,股票又非常敏感的上升了。

別墅裡所有的人都換了個精光--讓他們往老宅守空屋子去了。連保鏢都換了一撥人,看起來可靠了一點。保全公司也換了,她出門的時候剛好新保全公司來安裝器材。

貼身秘書很能幹,但是他媽的一戳一動啊可惡!!

冷冷的看著站在面前的翁秘書,被嬌慣壞了的準人瑞氣場如殺氣般磅礡,壓得人氣都喘不過來。

「聽說,你是我貼身秘書。」準人瑞的聲音霜寒沁骨。

「我是。」翁秘書垂眼回答。

「記住你的話,未來我不管,現在你是我的人,不是秦盛的。」準人瑞決心好好敲打他。

翁秘書很輕微的倒抽了一口氣,臉孔漲紅。「…是。」

是臉皮薄還是惱羞成怒啊?準人瑞狐疑的看著反應有些不對勁的翁秘書。但是她額角一抽一抽的疼…明明吃了強力鎮痛劑了啊喂!都不能好好思考了!

「出去。」

翁秘書立刻出去,並且帶上門。

她拿冰礦泉水打溼手帕,躺在沙發上,敷著眼睛和額角。

「所以說,妳就是脾氣太壞。」黑貓出聲,「控制脾氣有益健康啊…嗷!」

在盲投的情況下,準人瑞異常準確的將半罐礦泉水扔在黑貓的腦袋上。

「現在我心情好多了。」準人瑞安然的說。

但是妳為什麼不考慮我的心情?!可是黑貓沒有膽子說,只是非常委屈,「任務也沒很差啊,標準混吃等死。」

「呵呵。」準人瑞冷笑,「在一群心懷鬼胎的人當中混吃等死,這能混得開嗎?!媽的那個弟弟的母子恨不得秦大小姐早死,借題發揮了搞這齣!想早早頂位也看有沒有那個屁股!居然還得披荊斬棘給那小渾球開路…太鬱悶了有沒有?!手邊沒有任何人,連秘書都早早站隊,消極怠工!身體還破成這樣…秦大小姐太不值得了!祖媽不想做這任務了!」

「秘書?剛剛出去那個男的?」黑貓一臉莫名,「沒有啊,他應該很喜歡秦大小姐吧。」

「什麼?!」準人瑞扶著額頭的手帕坐起來,「啥?」

黑貓有些害羞,「他有生理反應了啊。」

…咦?我做了什麼?我不就是嚴厲的敲打他一頓嗎?

準人瑞不太確定的問,「你們男生…」

「不要問我!」黑貓臉都紅了…只是被臉上的黑毛遮住,「我雖然成年了,可是還沒有到結婚的年紀!我什麼都不知道!」

「………」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