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五

原本準人瑞想立刻拒絕。

但是翁秘書在顫抖,表情異常的痛苦、掙扎。

這是一段很漫長的心路歷程,沒有人能馬上接受自己的這種傾向,總是要自我折磨很久。

這漂亮的小夥子還只是站在起點,徬徨無助的張望,僅憑本能的找了個看似最安全的人臣服。

剛破殼的小雛鳥。

【Google★廣告贊助】

準人瑞對BDSM其實只是門外的門外,雖然也曾參加過圈內聚會,但她只是個取材的知情者而已。

圈內的朋友曾經笑著跟她說,她若願意可以當個非常厲害的TOP(掌控者)。

活得太久就是什麼樣的事情都會經歷過。
或許是她沈默得太長,跪伏在地上的翁表情漸漸滲入絕望。

「起來。坐下。」大小姐低低的聲音在他耳際如此響亮。他被太多的負面情緒擠得大腦一片空白,沒有反應過來。

大小姐的聲音轉冷,「服從性太差了。」

翁終於清醒過來,默默起身,在大小姐指定的椅子坐下,神情茫然而無助。

沈默了一會兒,準人瑞慎重的問,「你知道什麼是BDSM嗎?」

翁點點頭,遲疑了一下子,又頹然的搖搖頭。但他那空白的腦子運轉起來,吃驚的看著大小姐。

他還想著要怎麼跟大小姐解釋這一切呢…但大小姐好像什麼都知道。因為這非常小眾,甚至被排斥側目…雖然他知道的也很少。

「不要揣測了。我的確懂一點。」準人瑞淡淡的說,頓了頓,「抬起頭,不要覺得丟人。想要成為奴隸,想要臣服某個強者,唯有這樣才能讓你興奮起來…這沒有什麼大不了。只是和大眾取向不同罷了。

「這無損人格和尊嚴,也不要將屈辱與人格和尊嚴掛鉤在一起。」準人瑞更慎重的說,「我不知道你從什麼管道得知BDSM的知識,也不知道你獲得的知識是否正確。但首先,建議新人的你,最好了解正規的BDSM需要『安全、理性、知情同意』。明白嗎?」

翁覺得全身火熱又冰冷,腦子混沌成糨糊卻又異常清晰。他的確沒有系統的理解何謂BDSM,對於內心洶湧的渴望依舊抱持著抗拒與絕望。看過幾本書也看過幾部片子,既感覺到興奮也感到無比羞恥,甚至導致了自我厭惡。

理性的教養和感性的渴求激烈衝突,他慌張失措,甚至自覺污穢。

大小姐理智、冰冷得有些機械感的聲音,讓他漸漸冷靜下來,咀嚼了好一會兒才完全明白她的意思,點了點頭。

準人瑞觀察著,看他不那麼緊繃了,又等了一下才開口,「放心,你是安全的。你不用說話,仔細聽我說。我無意收任何奴隸…不,我不是拒絕你,我是拒絕所有人。做為知情人,我會為你保密。」

他很失望,巨大的羞愧襲擊了他。但還是勉強振作精神,「…謝謝。」

「你還不了解自己。」準人瑞交疊手指,「你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討厭什麼,你想臣服於我,我很榮幸。」她倨傲的笑了笑,「這證明你眼光實在太好了。」

壓在胸口像是巨石的羞愧漸漸碎裂,他又可以呼吸了。定定的看著異常脆弱又無比強大的大小姐。

「所以,我要獎賞你。」準人瑞喝了口已經涼透的紅茶,「我知道有些SM俱樂部之類的場所,以合濟會的門路應該可以輕鬆找到。找一家有口碑的,你去嘗試看看吧。幻想和現實往往有區別,經歷過才知道。」

翁還來不及猶豫或遲疑,大小姐接下來的話又讓他僵在原地。

「以我的名義。就說是我好奇想去看看。不要怕,我會在外面等你。」

「不!我…」

準人瑞飛快的打斷他,她站起來,俯瞰著坐在椅子上的翁,「不準說不。你雖然不是我的奴隸,可我還是你的上司。有些時候,該背的黑鍋,上司得勇敢背起來。這是做為上司該有的責任。」

倒了一杯水塞在發呆中的翁手裡,她走了出去,關上門。

可憐的小夥子需要靜一靜。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