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貳 之四

讓準人瑞大人動真怒的是,黑貓居然會穿牆。

以至於大人沒得殺貓後自殺,氣得肚子都餓了。然後在未來世界中應該很落後的這個世界居然還沒發明營養劑,泡麵還特別難吃。

正在陰惻惻的計畫將害死朱訪春的所有強暴犯弄死時,意外翻到一個機型有點老的平板電腦。好不容易找到充電器並且充好電,才發現,是朱訪春的平板。

資料幾乎被刪光了,唯一的漏網之魚是上了聊天軟體之後,發現的聊天記錄。

和朱訪秋的聊天記錄。

【Google★廣告贊助】

「姐弟」感情很好,領域雖然不同,夢想卻都很偉大。

朱訪春想要破解基因污染問題。因為想要讓女性擁有「人人平等」的希望,首先就必須釜底抽薪的解決比例懸殊。不然現在的女性處境非常淒慘,說是被「保護」還不如說是被圈養,失去的不僅是寶貴的人身自由,連人格自我都不斷的被貶低中。

但是不受保護的,基因已經被污染的女性呢?那更慘,完全淪為玩物,連人都不是。

她想為之奮鬥的是和她相同性別的人類。

朱訪秋的全息遊戲夢其實只是個漂亮誘餌。他想讓人類多餘人口休眠。所謂「多餘人口」,就是犯罪率極高,卻被人道團體「關懷」取消死刑的反社會罪犯。無法將他們合法隔離於社會,只能找個「仁慈」的方法終身拘禁。

只要全息遊戲能夠推廣開來,那麼劃上一片大陸讓這些反社會份子冷凍休眠就不是那麼難以接受。

這些夢想都很好,可惜雙雙年少而夭。

在她的世界,「折翼天使」早就成了另一種嘲諷。

但容她回歸最原始的意義。

朱訪春和朱訪秋,是一對折翼的天使。

折翼得讓人惋惜,繼而悲慟。
準人瑞大人靜默的坐了一夜,想了很多。

她可能有嚴重仇男癌,可能有點反社會,可能有許許多多數不清的毛病和問題,是個差半步就會危害社會的人物。

之所以沒有造成治安問題,只是因為她的健康實在不允許,並且先一步被寫作的暴君捕獲。

但她依舊是個人類。是堅守生物原則,並且偶爾會心軟的人類。

所以她決定,先把強暴犯全清理了,然後設法達成朱訪春的遺願。

什麼?朱訪秋的?拜託,她只有二十年。而且她從來沒聽說過全息網遊能夠拯救世界的。

那種玩網遊玩到成神破碎虛空的小說她都不看。

她堅信,網遊成神作者的邏輯,絕對是抽象畫老師教的。教育問題她是不願意參與討論。
結果執行第一步就遇到重大困難。

找到強暴主犯不難…馬的他就是天下總受的男主角攻。頂著這個殼子把「男朋友」叫出來簡單,讓他喝下摻安眠藥的飲料容易…

不容易的是正要掐死他的時候,銷聲匿跡已久的黑貓出現了,並且咬著她的小腿。

「你稍等。」忍著痛,準人瑞大人和藹的對黑貓說,「等我掐死他將他推入水庫之後,就順便讓你下去團圓。要知道監視器死角不容易找,不能浪費。」

「…我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談不上團圓!」黑貓帶著濃重的哭聲,「別別別!隨便妳想幹嘛,但是絕對不能殺人!只要親手殺死人類,就會被天道毀滅啊!」

準人瑞二話不說,將依舊昏迷的男主角踢進水庫。

「這有差別嗎?」黑貓慘叫,「快將他救上來啊妳幹點凌虐毆打還比較解氣不是嗎一下子弄死了他一點感覺也沒有!」

「有道理。」準人瑞點頭,跳下水將淹去了半條命的男主角救上來。

準人瑞是個從善如流的人。

可惜沒準備足夠的道具,場所也不合適,所以準人瑞只是解下皮帶,將男主角抽了個體無完膚,就遺憾的將他放走了。

解開繩子還有個小插曲,男主角在準人瑞轉身時意圖偷襲。

雖然換了殼子無雙譜只複習了個把月,但是一個睜開眼睛就能把個大男人拎住後脖子往牆上掄的前武林高手,敢偷襲下場真的有點慘。

準人瑞「不小心」將他四肢關節拆了。

黑貓從四肢開始,竄上的寒氣直抵靈魂。

被她一瞥,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不顫抖。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