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十二

君主說,身為人類其實只要遵守兩大法則。

一、維護種族延續。二、保護自我生存。

只要不跟以上兩點抵觸,萬事皆可。

原本還覺得有點好笑,但是卻漸漸的發現,完全是真理。道德法律社會規範禮教等等…不管產生多少歧路和誤解,溯其根本都是構成規則,好維護種族延續。

小到他的特殊性癖好,大到開拓者計畫,其實都遵循同樣的法則一。

【Google★廣告贊助】

對著鏡子打好領帶,將君主的手帕折好放在西裝口袋裡,一身黑的西裝筆挺,再也沒有什麼不妥貼的地方。

翁走向沙龍。

推門而入,關門。拉開窗簾,滿屋子流瀉月光,初冬微寒的空氣。

明明天天都有人打掃,卻還是這樣孤寂淒清。

他沒有跪下,站在沙龍最中央。恍如聽到鐸鐸的腳步,君主最喜歡的那雙馬靴,和她穩定的腳步聲。

但那是不可能的。

和君主結婚三年零九個月後,她永遠閉上了眼睛。至今又是三年零九個月了。

秦大小姐下葬後,他一次也沒有掃過墓。許多人說他薄情寡義,他早無所謂那些議論。

因為,他的君主不在那裡。

其實他很早就知道秦大小姐不是他的君主。大約是…成為她奴隸不久後吧。

君主實在懂太多大小姐不可能知道的事情了。短短一生幾乎都纏綿病榻的大小姐,生命歷程非常透明,毫無祕密可言。

君主太睿智,知道太多莫名其妙的事情。

他有很多猜想,再荒誕離奇的都有。但即使不知道她是「什麼」,他還是義無反顧的跪倒在她面前,由她施加甜美的折磨。

不,其實那只能算疼愛而不是折磨。他那自稱理論派的君主,是多麼不正規的BDSM啊。簡直是極致的寵溺,他疑問的時候君主還非常不屑。

「主奴關係其實是平等的。差別只在於權力的分配。奴隸將最寶貴的權力和信賴給了主人,主人就該回饋奴隸保護和歡愉。主人手下的奴隸過得生不如死淒慘落魄,那個主人沒有資格當主人,不過是個垃圾施虐狂,抵觸法則一的東西。

「奴隸幸福快樂,主人才能挺起胸膛驕傲的說自己是TOP。BDSM正不正規有什麼關係,目的不都是為了獲得歡愉?你我之間的BDSM,我,就是正規。」

總是這樣強勢又強詞奪理啊,君主。

他還是沒有忍住,「君主,請問您的名字?」

臨終的大小姐躺在病床上,憔悴消瘦得宛如一抹影子。但是眼睛還是那麼的清澈、穩定。

必須要湊在她嘴邊才能聽清楚模糊的話語。

「現在才想到要問?」她低低笑了聲,「問問自己,你是誰?」

他眼眶熱辣,「…我是奴隸,君主的奴隸。」

「所以我是這個名字。」她的眼睛漸漸滲入柔情,「沒有奴隸,就不會有主人。但是我即將離去…所以放奴了。」

「所以其實您不會死是嗎?只是離開?」

大小姐定定的看了他一會兒,微不可察的點了點頭,陷入昏睡中,再也沒有醒來。

哪有妳說放奴就放奴的,明明妳說過,我們是平等的。不是只有主人才會一諾千金。

在妳之前我沒有主人,在妳之後也絕對不會有。

其實他並沒有很傷心。因為君主只是離去不是死亡。君主將所有的一切都給了他,秦氏集團,合濟會,研究所,所有財產,什麼都給了他。

忙碌也是很好的,他沒有太多憂傷的時間。

他只是,心好像空了一大塊。他甚至沒有失眠,只是,必須握著君主的白紗手套才能入睡。

他只是,曾經那樣痛苦灼燒他的臣服慾望,突然消失無蹤。

沒有事的。

父親要他再娶,爭吵到現在退讓了,說,不再娶也做個試管嬰兒,秦大小姐的冷凍卵子還保存著。

可他不想。

只有他知道這個祕密。秦大小姐只是個容器,容裝讓他傾倒的君主。他不想要秦大小姐和他的小孩。

或許有一天他會忘記君主。或許有一天他會遇到某個人。或許他會有家庭和子女。

如君主的希望般。

但不是今年、明年、後年。
一一關上窗戶,拉上窗簾,開門,關門。離開沙龍。

真想恨她,卻連恨都不敢。真沒有那麼大的膽子呢。

但真心想恨她嗎?

他一生都活得像是機器。既要成為黑道少頭目,又要為父親的野心成為精英。他從來沒有放鬆過,吃喝嫖賭對別人來說是娛樂項目,於他只是緊繃的學習和工作。

只有跟君主在一起那幾年,他的生活才出現色彩、鮮活得,像是一個真正的人。

一個有缺陷,卻被包容,被寵愛的人。

喔,被寵愛的奴隸。

雖然不是愛,最少是深深的喜歡吧。

揉了揉口袋裡的白紗手套,他挺直背,驕傲而優雅的踱過長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