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休息時間

回到自己個人空間的準人瑞沈默的坐在搖椅上不語。

黑貓欲言又止。所謂居移氣養移體,準人瑞這幾年養起來的女王範兒,讓她危險的氣質更加危險。黑貓被她瞧了一眼立即爆松鼠尾,一溜煙的隨便找個又快把任務做崩的菜鳥。

等她睡醒情緒好了再跟她說話吧。

…我不吃人,更不吃貓。而且,聽說玄尊者是我上司?怕成這樣是鬧哪般啊?

準人瑞揉了揉額角。

【Google★廣告贊助】

還以為黑貓會說她兩句呢。玄尊者含蓄的提過不要跟任務的人混太熟,因為要捨的時候會很疼,一疼就容易做傻事。

不會的。準人瑞默默的想。我沒有忘記我只是個過客。事實上,也不怎麼疼,就稍微有點…歉疚。真正疼的是小夥子。

但是,他會好的。準人瑞對著自己說。是的,會痊癒的。引導教育這麼久,他還要死要活的頹廢成爛泥,她真該把名字倒著寫。

衡量得失,取其輕重而已。總比將來可愛的小夥子落到秦盛那種垃圾的手底好得多。這麼一點點傷心的代價是必須的。

她很快的將那點歉疚消化掉。

這次她沒有冷眼旁觀。她做到她所能做到最好的地步。
她還是羅清河的時候,四十多歲,不夠年輕但也不夠老。寫了一二十年薄有文名,生活小康,兩個兒子都大了,有自己生活了。

突然感到一切都很厭倦,厭倦得對生活再也燃不起一絲熱情。

那時已經有仇男的初期症狀了。嘗試跟女人交往,結果連接吻這關都無法突破。百無聊賴中,她的某個老友問她要不要來圈子看看,取個材什麼的。

老友是BDSM圈的先驅之一。

後來她跟著參與了聚會,算是有個比較正確的認知,正規BDSM的圈子反而友善熱情。畢竟要混到這圈子通常都已經在漫長的心路歷程中百煉成鋼了,和那些追求時髦刺激,或是還在心路歷程掙扎的小年輕差得可遠了。

可惜,想當個奴隸嘛…不是她跪不跪的問題,而是誰敢啊?她天生不是這塊料,主人被她抽個半死反臣服還比較有可能。當個主子倒是氣勢夠了,可又對抽人興趣缺缺。

而且,當主人的沈重責任太麻煩了。

最重要的是,當中她得不到一絲一毫的樂趣。

但是她還是滿喜歡這群接受自我、熱情奔放的人,所以她混成一個知情人,一個純粹的旁觀者。有時間也應邀參與聚會。

聚會沒有外人想像的黑暗和混亂。通常是主人收了新奴隸,或者是一場戶外調教…更多的像是一場表演,而不是活春宮。

小氣一點的主人甚至不讓奴隸露出一點肌膚,獨佔欲非常旺盛。

其實就是個特殊性嗜好的社交聚會,大部分的人都衣冠楚楚。

在這種聚會上,她認識了小胖子。

BDSM圈子難免還是俊男美女佔優,小胖子是臣服者,那真心非常沒市場。他主動跟準人瑞搭話,發現她只是圍觀,有些許失望,卻沒想到這麼聊得來,還成了朋友。

可憐的小夥子胖胖軟軟的,小眼睛大鼻子厚嘴唇,眼鏡堪比酒瓶底,外觀實在不怎麼稱頭。卻是個知識層面非常豐富的動漫宅,和她什麼都聊得上,網路上的連絡也一直沒斷過。

其實她知道小夥子有他的小心思,總是旁敲側擊的想誘拐她去當個TOP。直到準人瑞跟他坦白,不管是揍人還是挨揍她都無感,小胖子才不甘心的打消這個念頭。

後來連絡稀少了,是因為小胖子找到主人。讓她詫異的是,他居然違背自己的性向,屈服給一個男主人。

大約是兩年後,她才從老友口中得知,小胖子在一個十三號星期五自殺了。

被虐待得非常慘。老友說。那種圈外的外行人根本就是個虐待狂,小胖子不是被蹂躪,而是被踐踏,身心雙重的踐踏。

她很明白,這並不是她的責任。但是幾年後某個十三號星期五,她突然想起小胖子,毫無由來的痛哭失聲。

如果那時候,她伸手拉他一把。明明她那麼閒。

但是並沒有「如果」。
所以說,翁根本不用感謝她。她也只是想讓自己好過一些罷了。

既然翁已經跪倒在她面前顫抖,這次她不會吝嗇舉手之勞。

可她的確不適合當個主人。她太怕麻煩了。

長長吐了口氣,她爬上床,將自己蓋得嚴嚴實實。沒問題的,我心性涼薄。就像幾乎不會想起小胖子,將之掩埋在記憶最深處…也會設法忘記翁。

喜歡的、像美麗大貓般的漂亮小夥子。
果然,醒來後準人瑞就恢復常態,我行我素唯我獨尊。

黑貓也盡量表現得自然點。

但是他自己知道,羅可能也知道,其實黑貓有點怕她。有段時間會小心翼翼的繞著她走。

羅真的很危險。

這個任務評價是中規中矩的「完美」。因為羅非常安分的宅過這五年,沒有加分題。至於她傾注心力調教翁靜波這部份,跟任務沒有直接關連。

可一路旁觀的黑貓真的膽寒了。

他知道什麼是BDSM。畢竟他有八百萬的麾下,見過的世界多不勝數。有的世界愉虐不是次文化,而是文化的一部份,不這麼幹還無法順利交媾。

作為知識,什麼樣的花樣他都有底。但是羅是他所知最可怕的調教者。

很少直接觸碰對方,接吻那是一次都沒有。僅憑煽動和蠱惑的言語,光暗,氣氛,情境。

以及強烈的精神壓迫。

幾乎等於什麼都沒做的情形下,無傷的在翁靜波的靈魂刻下烙印,變成他奉為綸音的終生守則。

這很可怕。更可怕的是,羅認為這沒有什麼。「每個創作者其實都是調教者的身分。只是名字好聽一點,比方說,『感動』。感動只是比較良性的煽動和蠱惑罷了。」

才不是這樣。但是黑貓沒有說出口。

幸好羅只是危險。幸好她很怕麻煩。

要不然,玄尊者都要替自己擔憂了真的。
所以他對翁靜波有種奇異的憐憫,也特別關注後續發展。

然後,對羅的畏懼又更上一層樓。

以為時光會漸漸洗刷翁靜波的靈魂烙印…天真。

他的確平靜的履行軌跡,在他有生之年見到了開拓者艦隊出航。雖然沒有再婚,但也沒死撐著守身如玉,最後在卵子銀行配對,有了個兩個自己的小孩。

然後,他成為一個TOP。

一個擁戴者眾,被稱為「君主」的TOP。

他的調教手法和「秦大小姐」如出一轍。溫柔又殘酷,無性也沒有激情。

到死都沒有忘記她。
想到還要跟羅相處很久很久,黑貓替自己深深的擔憂了。


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