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二

準人瑞住院七天才把檔案和記憶理順。

照理說不該如此,但是在強烈孕吐和先兆性流產的威脅下,她只能躺在醫院病床上,吐到頭大如斗,並且將後頸肌肉拉傷了,喉嚨就像是吞了把玻璃渣,五臟六腑沒有一個地方好,膽汁後繼之以血絲。

一天三餐帶點心宵夜的吐,她大腦清楚的時候並不多…能夠在七天將一切理順已經很行了。

然後,她明白了一個道理。

黑色,代表的是絕望。最少現在他媽的非常絕望。

【Google★廣告贊助】

原主名為孟蟬,是個作曲人。但是現在左心室是空的…孟蟬的魂魄已經消耗殆盡,連微塵大的靈魂碎片都沒有了。

因為原主魂魄消失,所以記憶缺失了部份細節,跟朱訪秋的情況有些相似。然而,複雜許多。

原版的情形相當偶像劇,因為孟蟬的學長楊清,認識了學長的好友宋鴻。俊美冷酷的總裁對孟蟬「一見鍾情」,玩命似的追了她一年。在學長的鼓勵與撮合之下,她接受了宋大總裁,戀愛了一年就結婚了。

婆家非常開明,讓小夫妻在外獨居。丈夫潔身自好,幾乎沒有缺點,就是比較害羞,稍微有點潔癖,孟蟬並沒有什麼不滿意。

結果就是那麼戲劇化。成婚半年,她懷孕了,只是懷相很差,丈夫很體貼的讓她住院安胎,住得還是最高級的個人病房,還特別請了三班看護照顧她。

住滿三個月,終於把胎安穩了。她想給丈夫一個驚喜,自己出院返家了。

驚喜沒有,驚嚇滿滿。她的丈夫和她的學長,在新婚床上通奸。

這一驚嚇,體質本來就柔弱的孟蟬流產了,還引起大出血,最終失去了生育能力。

一團混亂後,宋家威脅利誘的給了一大筆封口費,孟蟬和宋鴻離婚。

看起來挺慘的對吧?但是拍成電影還是太老套,太缺乏衝突了。

於是某個誤將天機為靈感的電影編劇從另一個角度改編…很慘的孟蟬立馬更慘的被炮灰了。

改編版裡歌頌的是兩個帥哥驚天動地的愛情,是退讓、是成全,是各式各樣的情不自禁…弄得孟蟬像是小三似的。

孟蟬倒是保住孩子,保住婚姻。卻害兩個男主角各種誤會各種虐心,分分合合的讓人好不揪心。

最後孟蟬的女兒十二歲時倒戈,拋棄暴躁苛刻的母親,投向兩個爸爸的懷抱。

「惡毒」的孟蟬意圖刺殺楊清未果,被送入精神病院,沒幾年就死了。

滿心傷痕的兩男主和女兒相互擁抱,重新組建幸福家庭。

…嗯,最後因為沒有天賦異稟的孟蟬發揮異能,半世紀後蟲族來襲,把地球給啃了,全人類都玩完,那兩男主和女兒怎麼可能例外…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只是可憐此間天道冤枉陪葬。
準人瑞第一時間想墮胎。她實在想不出任何理由生下這個催命鬼。她知道兒女都是債,但沒有把命也討了的高利貸。

「羅,不可殺人。」黑貓緊張兮兮的說。

「這是人麼?」準人瑞諷刺的笑,「老媽含辛茹苦的拉拔到十二歲,當爸的一個月見不到一回,光顧著他偉大的愛情去了。結果因為她媽不讓她這點年紀用化妝品,不給她買新手機,她就投奔那對狗男男了。」

黑貓安靜了會兒,小小聲的說,「這是孟蟬的條件。她的魂魄消磨的差不多了…回溯必定魂消魄散。她沒有別的要求,只求保住她的女兒。」

準人瑞沒有講話,但是怒氣漸漸升騰,蔓延,瀕臨暴怒邊緣。

「不是每個命書都能左右,對吧?」她的語氣分外冰冷。

「…對。」黑貓嘆氣,「如果所有命書都能左右命運線,大道之初擴編十倍也不夠。」

準人瑞的氣息變得更加危險。

黑貓的耳朵漸漸放平,尾巴蓬的一聲炸毛。

但是準人瑞沒有爆發。她乾嘔了幾下,神情非常疲憊。「玄尊者,忙你的去吧。暫時別理我。」

因為我要失控了。

失去最大的倚仗,無雙心法。現在她拿這個破敗的身體毫無辦法。在孕吐停止前,她什麼事情都幹不了。

最可怕的是,她沒有錢。一毛都沒有。所有的積蓄都在丈夫手上。她有信用卡,只能買買買卻不能提現金。

原本她是迅音影視最被看好的作曲人。卻在丈夫的說服下解約辭職了。

就是這樣,一步步的被宋鴻控制。控制經濟,慢慢的掐緊。最後拿女兒說事,如果不把嘴閉緊,孟蟬再也不用想看到女兒了。

家庭主婦跟大總裁,誰能得到監護權?

改編版中的孟蟬不是沒有掙扎,她試圖出外工作,擺脫箝制。結果在豪門宋家之前,她只是隻螻蟻,處處碰壁。最後被污蔑成抄襲,她的作曲人生涯徹底被毀。

還有些細節想不起來。總之絕對不是愉快的經驗。

真是,可笑。同性戀不是錯,錯的是騙婚。有種就出櫃維護你們高貴的愛情,而不是拖個無辜女人替你們生孩子順便當靶子。

她真的要失控了。

結果,她只能抱著垃圾桶猛吐,嗓眼一陣陣甜腥。
「…妳還是對我發脾氣吧羅?」黑貓聲音發顫。真是觸目驚心,羅強忍脾氣,忍到眼白佈滿血絲,血壓節節升高。

準人瑞想說話,張嘴卻是「噁…」

「…………」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