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三

準人瑞好幾天沒跟黑貓說話。

因為她在狂躁邊緣,一張口絕對沒有好話,而且會玩命似的遷怒。

她明白,她不是個好人,而且有嚴重的心理問題。煩到超出程度就會狂躁、失控。一但失控就會遷怒的亂噴毒汁。

沒有人知道,她狂躁失控的時候,非常容易「言出法隨」。

【Google★廣告贊助】

幾個差點出人命的巧合後,她自己嚇得夠嗆。從此發現快狂躁失控就會將自己封閉起來,盡量避免與人接觸。

她終究還是人類,信奉生物兩大法則的人類。

黑貓雖然沒用又傻,還是一路陪伴著她。可以的話,還是不想傷害他…真正的傷害他。

但是這個任務黑貓如此緊張的盯梢,趕都趕不走…她的心真的越來越涼快,涼快得要顫抖了。
等孕吐沒有那麼激烈,半個月已經過去了。準人瑞也自我調整到心平氣和的狀態了。

因為沒時間矯情了啊幹。

孟蟬是個內向的人,朋友不多,最要好的是學長楊清…對,狗男男之一。父母在她高中時遭逢意外過世了。這個已經衝出太陽系,並且往外殖民的世界,親戚情感日益淡薄,孟蟬是非常典型的孤女。

她一心沈醉在音樂中,卻不是科班出身。她的父母開著一家極大的樂器行,包括了錄音室和樂團練習場,可以說耳濡目染,卻是個野路子。

能夠早早的展現才華,並且讓迅音影視簽下,可以說是父母生前豐沛人脈的展現…可是她卻違約,付出大筆違約金,解約辭職了…把她的人脈糟蹋掉了。

真心孤立無援。

而這個世界的程式更複雜,路數也和她過往所知大不相同。或許給她一兩年的時間,她又能重登大駭客的寶座…但遠水救不了近火。

這是一個科技和社會發展得很完熟的世界,所以給她留的時間,特別的少。

好在,孩子還在她肚子裡。如果在未分娩時離婚,就此間世界法律,監護權天生屬於母親。更好的是,此間法律還有通姦罪,通姦雙方都得負起刑事和民事責任。

問題是,再完善的法律還是有漏洞可以鑽,哪怕手握證據。所以她需要一個好律師…可是越好的律師越昂貴。

於是問題又兜回來了。沒有錢。而且是在一切技能都被封印的情況下沒有錢。

是的,連健康屬性都被封印了。因為現在她是兩個人,健康屬性只能單人使用。

不離婚?別傻了。知道後來那對狗男男破罐子破摔,當著孟蟬的面卿卿我我嗎?孟蟬只會抱著女兒走避哭泣,準人瑞覺得自己的脾氣沒有那麼好,非把那對狗男男弄死不可。

天道一定會發飆,她也不想讓黑貓生氣氣。
宋鴻秘書例行公事的探望時,準人瑞告訴她要出院回家了。

秘書一臉驚訝和隱約的不樂,準人瑞內心冷笑不已。

這女人是個資深腐女,更是那對狗男男的擁戴者,一直覺得孟蟬不過是個代孕的,不要臉插足美好愛情的第三者。

當誰希罕啊?要不是豪華公寓還有個小錄音室,現在她實在沒有錢,她希罕回去看那兩畜生?

結果一個多月毫無音訊的「丈夫」,秘書回去不久就打電話過來。

「醫院住著不好?」那語氣真是冰冷。

「我想回家。」準人瑞連敷衍都懶得敷衍了,「那是我家。」

宋鴻安靜了很久,「明天再派人去接妳。」就把電話掛了。

大概急著回去清理吧?床單保險套還是性玩具之類。說不定還有什麼別的…誰知道呢?準人瑞惡意的想。

祝你們一個生痔瘡,一個尿道感染。

可惜現在她不夠狂躁。不然來個言出法隨該多好。
回去第一件事情就是極盡所能的吐在主臥室的新婚床上,而且沒清理。關窗關門,沒讓家務機器人進去清理。

想來味道夠迷人的。

反正家裡的房間夠多,都有非常專業的錄音室了。她挑了一間離錄音室最近的客房住下,打開功能非常完全的個人筆電。

娛樂圈的錢還是來得最快的。但是想要求得老東家的原諒和重視,她手裡必須有貨才行。

至於宋鴻的憤怒和咆哮?誰理他啊。

躺到一床的嘔吐物?不是很相配嗎?同樣的噁心。

而且,這還不是利息呢,哪有那麼便宜。頂多只是手續費。

這個科技世界真是太棒了,門的品質超級優良,捶了半個小時依舊堅挺,而且可以調校成只認視網膜。

在狂暴的捶門聲中,準人瑞靈感宛如泉湧,並且愉快得不得了。


每月逢五認爹娘,歡迎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第三方支付連結),其他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