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五

在準人瑞和向瑜捨生忘死的苦磨試聽帶的同時,準人瑞也跟那對狗男男鬥智鬥勇的相互敷衍中。

事實上,吐滿床的第二天晚上,宋鴻文質彬彬的致歉,說是喝得太醉失控,同時關懷孟蟬的母子健康。準人瑞也表示歉意並且提起身體欠佳,並且出示包含了孕期輕度憂鬱症的病歷。

彼此相互理解,非常和平的渡過了這次還沒成形的衝突。

宋鴻說他工作非常忙碌,可能要常常出差,所以給家務助理加薪,有事找助理。準人瑞表示理解並且感謝,至於助理神龍見首不見尾這點一個字也沒提。

【Google★廣告贊助】

別傻了。家務助理和秘書是同一掛的,全是這對狗男男的真愛粉。她寧願相信沒有AI同時還是吸塵器格式的家務機器人,最少聲控喊叫救護車,機器人會一絲不苟的執行。

敷衍宋鴻不得以為之就算了,不知道她有什麼義務要敷衍楊清。

這畜生非常關懷的每日一通問候電話,語氣特別纏綿。

你他馬小三舊情綿綿的關懷正室是什麼路數?好學長的面具戴著剝不掉,還是男小三都是這麼別出心裁?

所以準人瑞接了電話就直接將手機塞進抽屜裡,讓楊清自言自語個痛快。

反正懷孕就是這麼任性,有氣就受著吧。

緊鑼密鼓的,包含兩首歌的試聽帶錄製完畢。準人瑞覺得自己是個混蛋,向瑜大概恨死她了,簡直是一個字一個音慢慢磨出來的。

她都覺得雙方立場互調,她絕對會把那個混帳雇主掄牆三百遍。

向瑜眼眶紅紅的看著她,看得準人瑞都難得的內疚起來。

「我、我…」向瑜撲過來,「孟老師!我錢退給妳!這兩首歌讓我當主唱好不好好不好?!求您了…這是我的歌,絕對是我的!」然後就哭開了。

準人瑞無言。之後卻感到無比愉悅。

其實吧,她還沒能消化孟蟬的音樂才華。現在的作品是個拼裝貨,使用的還是殷樂揚時期的音樂知識。這個世界的流行樂了解還很膚淺,雖然此界有類似演歌的流行樂風,對這這樣布袋戲兼那卡西風格的歌曲還是非常沒把握。

不過能把主唱感動成這樣,最少不是那麼心虛了。

「乖。」準人瑞遞面紙給她,摸了摸向瑜的頭,「我盡量。其實別人大概也唱不出這種味道。」而且喜歡找虐的歌手應該也不多。

畢竟不是誰都能忍受一個抱著垃圾桶不時孕吐並且吹毛求疵、雞蛋裡挑骨頭的作曲人。

結果比她想像的更好,她將試聽帶寄出兩個小時,前經紀人直接殺到她家。

前經紀人是個火爆性感的美女,卻叫做王毅。她居高臨下的看著朝著垃圾桶乾嘔的準人瑞,一臉的恨鐵不成鋼,「怎麼?婚姻破裂了是吧?終於發現宋鴻是個人面獸心?我早告訴過妳了!那傢伙完美的像是個假人,絕對是有問題的!這下好了吧!妳以為豪門是好進的嗎?…」

準人瑞一臉迷茫,「等等,妳怎麼會這麼說?」

王毅更氣了,「妳剛上大學就簽在我手下了,我會不知道妳?要不是被糟蹋夠了,怎麼能夠寫出那麼哀怨的歌?當我跟妳一樣傻?!」

…呃。孟蟬之前的風格非常空靈飄渺愛與和平,結果她一竿子叉到布袋戲那卡西哀怨風,這跨度的確是大了點。

「能用嗎?」準人瑞不想討論這個,她比較想討論錢。

王毅面籠寒霜的睥睨,「我敢用嗎?我還能用妳嗎?專輯做到一半毀約辭職,造成的損失難道只是金錢嗎?!搞不好只是夫妻吵架轉眼又耍我了!我再信妳我的姓就倒過來寫!」

…王倒過來寫難道不是王嗎?

準人瑞還是吞下這個吐槽,「其實我已經寫滿八首歌,完全適合向瑜。嗯,其實沒有吵架…我只是要離婚而已。」

「哈?」換王毅一臉迷茫。

準人瑞乾嘔了兩下,疲憊的說,「宋鴻是個同性戀,和楊清上床被我看到了…就在我的主臥。」

「啥?!」王毅蹦了起來,「我有沒有聽錯?楊清?!妳學長?!」

默默點頭。孟蟬和楊清好的跟閨密一樣,王毅跟他也很熟。準人瑞嘆了口氣,將珍藏已久的影片傳給王毅。

王毅看了開頭五秒就掐斷,更恨鐵不成鋼的瞪著她。

「妳還留在這兒幹嘛?等過年嗎?!」

真是令人難以啟齒。孟蟬的蠢為什麼是我概括承受。準人瑞異常悲傷。

「沒有錢。」她自棄的說,「所有錢都在宋鴻那兒…」

王毅一臉想將她掐死的猙獰。

「去收妳的行李!」王毅對她咆哮,「搬到公司宿舍去!別以為懷孕有什麼特權,我非簽個最苛刻最沒人性的合約給妳!看什麼看?動作快!」

準人瑞終於鬆了一口大氣。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