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六

其實吧,錢的確很重要,但卻不是最重要的。

真正重要的是,個人價值夠不夠份量。只要自身的價值突破天際,人脈會有的,錢也會有的。

準人瑞會選擇這條路線,當然是深思熟慮過的。這不是說她交出來的試聽帶有多震古鑠今,主要是試探,看看老東家接不接受孟蟬的回歸。

最差也不過是把曲子賤賣了,最少能得到一筆錢。很幸運的,是最好的狀況,她得到支持。

【Google★廣告贊助】

孟蟬是個天才作曲人。才華洋溢,也是第一個以作曲人身分拿到驚鳴獎最佳新人的異類。

從她剛上大學就被發掘,簽入唱片龍頭之一的迅音影視就看得出來了。她的確不算很美,卻長得端莊大氣,十足十的正室臉。長相和音質都非常有辨識度,一開始迅音是打算讓她走創作型歌手的才女路線。

但她實在太害羞,台下超過十個人她就hold不住,而且也意不在此。讓迅音待她另眼相看的是,她擁有絕佳的才華和慧眼。

她自己寫的歌曲,也自己尋找她要的嗓子…從來都是天作之合,不曾失手過。

後來她的地位很超然,被戲稱為孟一指。即使是別人寫的歌,她也能一眼就判斷該給誰唱才能契合。

是一種很神祕的直覺。

可以說,她是迅音影視捧在手心呵護的寶貝,甫簽約就享受金牌作曲人的待遇,各種資源傾斜。公司對她簡直縱容到沒邊了,隨便她愛寫什麼風格的曲子就寫什麼風格的曲子,歌王歌后在她面前都別想耍大牌,她說什麼是什麼。

無他,迅音影視的大boss是她頭號粉絲。只要她寫的歌曲,不管出成單曲還是專輯,總裁辦公室就會循環播放一整天,聽到所有員工面有菜色,洗腦到孟蟬新作品出世才會更換曲目。

對總裁這種真愛粉,王毅自嘆不如,只敢稱自己是二號粉。

潛規則?別傻了。迅音影視大boss是個男同。向來明碼買賣,光明正大的潛想出頭的小鮮肉。所以大boss會這樣純情的當個小粉絲,粉到孟蟬毀約辭職才曉得…在許多人眼中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讓準人瑞也特別無言。

明明拿了一手開了外掛的絕世好牌,明明熱愛並且才華足以凌頂登天。結果為了愛情,人叫妳辭職妳就辭職回家閒閒。

那愛情還是假貨中的假貨,最後還誤了卿卿性命…順便把世界的命給誤了。

找誰說理去。
王毅將她安排在一間很小的單人宿舍,幫她填滿滿冰箱的果凍,氣勢凌人的扔了一份長達十年的合約,條件就比新人好一點,給以前的金牌約雲泥之別。

準人瑞二話不說就要簽,王毅猛然一抽。「連這種約妳都簽不上了知不知道?」她很兇惡的說,「臨時約加減簽吧!boss還不知道呢!他最後都粉轉黑了…妳就祈禱他能黑轉路人吧…」

準人瑞訝異了一下,微微一笑,「謝謝。」

在什麼都不確定的情況下,王毅對孟蟬很生氣,還是給她棲身之所。

最後大boss也沒把她掃地出門,讓王毅轉達,先看看市場反應再說,臨時約先頂著吧。

似乎很冷淡,卻默許王毅找公司律師團承接孟蟬的離婚案件。

奇怪的是,一搬到公司宿舍,她的孕吐就不藥而癒了。果然是心理因素啊。
重新錄製單曲,主唱依舊是向瑜。該磨的已經磨破皮了,錄音工作進行的無比順暢。

沒有廣告也沒什麼活動,就只有播音軟體的推薦歌曲閃過兩天。

然後這首風塵味滿滿的「黑玫瑰」突然紅了。當週全國排行榜第二十五名,第二週向瑜終於上了個歌唱節目,卻是現場演唱,她那低吟徘徊,既厚重又纖巧的美聲震驚了螢幕裡外的聽眾。

向瑜紅了。接下來的「廣東花」、「苦海女神龍」、「恨世間」…讓她一步步加溫,非常耳目一新(在這個世界而言)的紅翻了,並且榮獲「仇男教主」的渾名。

作為詞曲創作人的準人瑞啞然。呃,好像,大概,首首男人都是渣。

一個不小心就把真我暴露了,真糟糕。準人瑞看著餘額許多的零,異常淡定的想。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