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七

其實,在準人瑞搬出來的第一天晚上,宋鴻就發現了,非常不悅的打電話給她。

準人瑞一句廢話也沒有,直接寄了珍藏已久的影片,然後只說了兩個字,「離婚。」就掛掉電話直接將宋鴻拉入拒聽名單了。

接下來是律師嘴炮時間。但是她並沒有將影片交給律師,離婚的原因也只是「性格不合」,算是給彼此留了臉面。

說起來相當簡單粗暴,但是什麼都沒有的準人瑞還是相信當斷不斷必受其亂。

【Google★廣告贊助】

她還是羅清河的時候,訪談過同妻取材。就跟被家暴的妻子差不多,都是一開始優柔寡斷,在還能逃離時沒下足決心,最後深陷泥淖,將自己活成爛泥一灘。

為了面子,為了子女,為了家庭的完整,她們甚至會替不堪的另一半掩飾。把自己逼得半瘋,也壓迫身邊所有人。

她能夠理解孟蟬。畢竟她是個被保護得太好的音樂人,初戀結婚,愛情在她生命中佔很重要的地位。她在原版中能夠毅然決然的離婚,是因為她再也不能生育的恨意壓過了一切。

改版中她保住了孩子,她的反抗就不是那麼激烈了吧。但她錯過了最好的時機,後來的掙扎來得太遲了。

…是這樣嗎?

準人瑞總覺得有什麼不對頭,但是原主的魂魄都消失了,無從查問。記憶也缺失了很多細節。

她詢問黑貓,黑貓也無能為力。因為這世界的確有非法的重生者和穿越者。雖然沒有動到重要的主線…畢竟換個影帝影后很難影響到世界存續,但終究讓細節朦朧曖昧了。

所以準人瑞還是決定照自己心意來,簡單粗暴到底。宋鴻識趣的話,她不妨當個君子--君子報仇三年不晚。不識趣的話,她偶爾也能當當小人--小人報仇是從早到晚。

在生產前就讓他跟律師打打嘴炮吧。準人瑞忙得要死哪有空伺候他。

此間法律相當文明。提出離婚申訴就視同分居,判斷撫養權也以申訴日為準。最好的就是,法律認為提出離婚申訴夫妻感情已經有創傷,所以無須執行夫妻同居義務…感情都破裂了還強行要求同居義務,那不是法律支持婚內強暴嗎?都殖民外太空的文明可不能這麼野蠻。

所以準人瑞非常安心的在迅音影視捨生忘死,並且享受大熊貓般的待遇。

在這個科技昌明的時代,自然懷孕的孕婦已經是瀕臨絕種的生物了。一般的夫妻想要孩子,會直接去醫院的生育中心提精子卵子,需要的時間不到五分鐘,成功率接近百分之百。然後生育中心的人工子宮孕育受精卵,十個月後就能去生育中心抱孩子回來。

公司行號和社區都有完善的育嬰中心,聯邦對兒童是非常看重的。

…所以孟蟬為什麼堅持要自然懷孕呢?原版中她大出血導致再沒有生育能力。但是,頂多損失了子宮,卵巢應該是好好的吧?為什麼連這個都沒有了呢?

「喔,據說是醫療疏失。」黑貓翻閱了原版回答。

「據說?」

「這不是重要劇情線啊…」黑貓咕噥,搜索了半天,他不是很有信心的說,「事後執刀醫師被開除了。但是他之後就出任某個醫藥公司的實驗室主任。那個醫藥公司,宋家佔有很大的股份…這不能說明什麼。」

「但說明了宋鴻非常恨她。」準人瑞納悶了。

只是她沒想到最可能的真相送到她面前。狗血到泰山崩於前不改其色的準人瑞都震驚了。
在迅音影視,狗和宋鴻不能進入。保全也做得很好,閒雜人等無法打擾準人瑞。但是百密一疏,防不到來公幹的楊清。

畢竟人家是來談代言的,迅音總不能把錢往外推。

所以對迅音影視很熟的楊清將準人瑞給堵上了。

忙到要發瘋的準人瑞心情很陰鬱,但還是答應談談,借了個小會議室。跟著她跑前跑後的助理很貼心的倒了一大壺的冰開水過來,細心的將門關上。

「其實我不知道我們有什麼好談的。」準人瑞皺眉。

「小蟬,不要任性了。」楊清很溫柔很心疼的看著她,「回家吧。這段日子阿鴻也不好過。」

…這年頭的男小三改走賢慧隱忍路線嗎?可你不噁心我很噁心啊!

「喂,我成全你們還不行嗎?你們趕緊出櫃趕緊結婚吧。」這時代很開放的啊,同性結婚多元成家都立法一百多年了。近期最紅的電視劇「薔薇的記憶」就是兩女同,滿滿的美女,美不勝收,看得人都想彎了。

「妳聽我解釋…」

孟蟬擺手,「省省吧,都跟宋鴻滾床單了還有什麼好解釋的…宋鴻沒把影片給你?不要緊,我寄一份給你…」

楊清一臉失望的看著她,掙扎的下了決心。

然後準人瑞的手機發出提示音,點開一看,是張照片。

男主角沒露臉,但是女主角很顯然是閉著眼睛的孟蟬。這床單滾得熱情似火。

沒露臉又怎麼樣呢?孟蟬跟楊清多熟啊,看身材就知道是誰…絕對不是宋鴻那隻白斬雞。

「我本來不想這麼做的。」楊清歉意的說,「我不想威脅妳,小蟬,原諒我。請把妳的手機給我吧…我們不要互相傷害了。當然也不需要錄音…我們好好談談。」

準人瑞面無表情的將手機遞給他。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