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九

準人瑞帶著錄音檔和影片去找她的律師,看完所有資料的律師表情非常精彩。想來律師是很想繃住專業的表情,可惜裂得一蹋糊塗。

果然狗血的不要不要的,突破三立加民視的極限。

「我只要離婚,還有婚前財產。」準人瑞說。

「…雖然不建議起訴…刑事起訴,但是民事賠償和其他我有信心能爭取…」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是旁支,但宋家還是宋家。」準人瑞點點頭,「我只想快快脫離那對狗男男。但是他們若太不識相,哪怕最後敗訴,通姦罪成立,我也要拖著那禽獸一起去坐牢。」

跟律師談妥,她就把那對狗男男放下了。

雖然因此被王毅罵了個狗血淋頭,大boss也稀有的打電話給她。他們倆都覺得孟蟬太沒出息,大boss甚至激進的要她不用怕,將他們倆告到底。

準人瑞很感謝,但是並不會這麼做。

現在還是檯面下的小打小鬧,宋家這個龐大豪門還不以為意。真把他們家的子孫送入監牢,性質就截然不同了。

封殺孟蟬還是小事,但是這等龐然大物哪會直接找她這小人物的麻煩,他們會直接輾壓迅音影視。

那就太忘恩負義了。

再說,就算迷姦和通姦都成立,最高不過十年徒刑。再有個好律師打打嘴炮,說不定三兩年就出獄了。

這點徒刑連利息都不夠。

真正的利息還是得自己討才行。準人瑞淡淡的嘆息。
此間有個非常風行,類似facebook加上部落格的社交軟體。孟蟬也有一個,但是雜草叢生,粉絲數不到一百。

準人瑞稍微整理了一下,開始玩她的老本行:寫小說。

背景是參考了此間世界古代的架空,大約是她本世界萬國來朝的唐,兩個斷袖男主一個叫做唐鵠,一個叫做柳澈。女主角呢,叫做孔知曉。

故事內容吧,就是唐鵠和柳澈相知相愛,迫於傳宗接代的壓力,寒門的柳澈將他私心愛慕的小師妹孔知曉騙予世家子弟的唐鵠為妻的故事。

不過這故事,是孔知曉觀點。講白了,就是孟蟬倒楣過程的渲染加強版。

一開始,反應平平。幾章過後,準人瑞放上了「主題曲」。是當初錄「紅燈酒館」時,她親手彈琵琶的音軌重新製作的。

之所以當初沒用上,就是琵琶太出色,將主唱壓得黯淡無光才棄而不用。想想也是的,琴娘時代她彈得是什麼?靈器無弦琵琶。用的是什麼?是心弦。

這已經超越技巧樂理了,完全是修仙者的心境,哪有凡人的歌聲能合得上?

事實上放出來當主題曲,對完全往科技發展的凡人也太過了。

那種紅塵凡世飄零,不是紅顏亦命薄,才華洋溢卻被暴雨無情擊打,緊緊壓抑的悲愴感…讓人哭不出來,噎著半口淚的悶…

只有劇情才能點燃淚點,非常的浪費面紙。

老本行嘛,足足寫了七十五年,準人瑞能差?被主題曲吸引來的讀者很快沈溺到劇情中,看著知曉的純潔和孤高,一步步落入泥淖,上天無路求助無門,讀者只能隨著主題曲同聲一哭…順便把那對狗男男罵到翻過去,恨不得衝進故事裡將兩個綁起來碎屍萬段。

準人瑞還打算慢火炮制呢,結果大boss按耐不住的留言了。他不但點讚還閒閒的說,「其實一個姓宋,一個姓楊。多的我就不說了。心疼我家小孟。」

這條留言的「讚」蹭蹭蹭的狂飆了近千個讚。

三千大世界最強的搜尋功能其實叫做人肉搜尋。尤其是線索這麼多的伏筆。

於是有人發現了,主題曲的作曲人和彈奏者都是孟蟬…正是仇男教主向瑜的作曲人兼音樂製作人。孟蟬雖然不算圈內人,但是當初她結婚後毀約辭職還是上過娛樂版的。想要找到她和誰結婚也不困難。

宋大總裁形影不離的「好哥們」就是那麼巧,姓楊呢。孟蟬的校友也出面證實,楊清和孟蟬好的跟閨蜜一樣,卻是很純情的學長學妹關係。

再多的紛紛擾擾,孟蟬連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寫她的小說,日更三千字,一個月就寫完了…第一部。

第一部的結局是她在好友和老闆的幫助下,身心傷痕累累的掙命出後宅。在破落狹窄的小屋,咬著黃楊木條,掙扎了十幾個小時生下了一個女兒。

望著窗外的月,她虛弱的說,「女兒好。女兒…太好。女兒不能傳宗接代,不會被搶…」

她笑,笑得宛如少女時的孤傲和純潔,卻只是最後青春的餘韻。同時她也哭,泣別了曾經美好完整的自己。
第一部完,哀鴻遍野。讀者淚流成河…激進的讀者甚至衝去楊清和宋鴻的社交軟體留言破口大罵,公司留言版同樣遭殃。

相信那兩狗男男有很多話想對孟蟬說,但準人瑞會理他們嗎?別傻了。她的手機早就拒接所有陌生來電。

據律師說,宋先生的情緒有點激動。至於楊先生?收到錄音檔後就沈寂了。讓她不用擔心,一切都在掌控中。

準人瑞點點頭,「我想也是。」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