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十

最後宋鴻當機立斷認栽,同意離婚,卻拒不歸還婚前財產…因為孟蟬簽過一個要命的婚前協議。一但離婚只能淨身出戶。

不得不說宋鴻的腦袋還算清楚。一但對簿公堂,不管結果如何,孟蟬什麼都沒有,定要撞個魚死網破,就算硬把官司打贏了,將她送入監獄,法院還是會判離婚。她再不管不顧的往網路一放…宋鴻和楊清的名聲全毀了。

畢竟實在是太噁心。

現在雖然也被孟蟬的小說噁心個不輕,終究沒有指名道姓。臉皮厚著也過去了。

【Google★廣告贊助】

拿到離婚同意書,準人瑞大大的鬆了口氣,但是緊繃太久的人實在不該輕易鬆那口氣…她直接昏迷在錄音室了。

體質非常孱弱的孟蟬,因為妊娠高血壓直接送醫院。

結果百花齊放,妊娠常見病全冒出來了。

等準人瑞再次睜開眼睛,大boss異常嚴肅的坐在床頭的椅子上,削一個此界非常昂貴的蘋果。她敢肯定那個蘋果沒辦法滾…體積損失了三分之一的不規則多面體真的滾不起來。

大boss姓宮名國蘭,據說也是世家子弟…擺譜起來跟宋家本家能平起平坐。準人瑞很費力的搞清楚豪門到底是哪個階級…大約是紅樓夢裡四王八公那種地位。

但是宮家遇過大難,幾代傳承下來剩下大boss一個,他還是個同,不但很早就出櫃了,還放話不願意收養孩子。

不過他還真不像個世家子弟。

現在的審美是花美男系列,在健身房揮汗如雨練出來的肌肉只是裝飾用。可大boss反其道而行,沒有刻意在健身房死泡卻魁梧得要命,有點阿諾使瓦辛格的身材…可他卻長了一張生撕活人殺人犯的臉。

走在路上能嚇哭所有小孩和若干大人,所以長年帶著墨鏡…目光實在嚇殺人。

這樣的大boss居然是孟蟬的腦殘粉,並且腦殘粉的異常羞澀。進公司好幾年只見過孟蟬四次。

準人瑞不懂粉絲詭異的心理活動。

大boss洗了削好的(?)蘋果過來,看她睜開眼睛還微微驚了一下。無言對視,他一臉兇惡的說,「妳以為妳是展示平台?需要展示所有妊娠期所有疾病?妳居然連牙齦炎都包了!」

…這風格跟王毅如出一轍。

「大概是高血壓糖尿病牙齦炎…應該沒有多的吧?難道尿毒也有了?」準人瑞不太確定,「應該沒有吧。」

大boss面目更猙獰,卻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把蘋果遞給她。

好沙的蘋果。她真寧願吃果凍。

「我什麼時候可以出院?」準人瑞雖然難受,但覺得問題不大。「專輯只做了一半…」

大boss摔門出去了。

「羅,我都覺得妳有點欠揍了。」黑貓憂心忡忡的看著她,「孩子差點卸載了。」

「其實卸載了說不定比較好。」準人瑞冷酷的說。

「…羅!」黑貓語氣嚴厲。

「我知道我知道。」準人瑞嘆氣,「要保住她。但是這點孟蟬比我強,強得太多。明明她承受不住與人有染的污穢感,恨楊清恨得想殺死他,她卻不曾遷怒過,而且耗盡魂魄也想救自己女兒。」

「我不行。我會遷怒。還知道這個女兒是個白眼狼。好吧,我是成熟的大人,所以我會克制。」

她疲憊的閉上眼睛,頭痛欲裂,胸口像是壓了大石頭,心跳淺快,呼吸不順暢。自從孕吐結束後,種種病痛加身。就她而言,不像是懷孕,而是肚子有個惡性腫瘤。搶一切所能搶的營養和生機,並且因為頻尿而失眠。

懷孕將近八個月,孟蟬骨瘦如柴,只有肚子大到不行。

「玄,你知道我的本世界有部漫畫叫做『寄生獸』嗎?當中有個偽裝成女教師的寄生獸懷了人類的孩子。我覺得…我有點理解她的心情。那種冷漠的心情。」

黑貓花了點時間去搜尋,幾秒後默然無語。

「…這個任務的困難點之一就在此。」黑貓又沈默了,「其實,只要能不虐待她,給吃給喝給教育到成年就好了。別太完美主義了。這只是附加條件,任務還是最重要。」

「我沒事。」準人瑞微微一笑,是種令人膽寒、危險的笑容,「我向來擅長轉介壓力。」
沒想到大boss又一次衝來她的病房…她都快出院了。

「為什麼有好事妳想不到公司?!」宮國蘭痛心疾首的說,「說!『問蒼天』妳是不是要給林氏電影?!」

準人瑞愣了一下,才想起『問蒼天』就是她寫的那部小說。她一直都是書名廢物。

「只是在電話裡談了一下下。」

宮國蘭暴跳,「公司待妳不好嗎?!而且這劇本給林氏氏糟蹋了呀,拍成電影那兩個小時能演出什麼來…」

「林氏打算拍電視劇。」準人瑞友善提醒,「老闆,咱們迅音是歌星偶像為主…」

「我們是影視公司!想拍隨時可以拍!媽的,我非挑兩個最像的兩男主不可…」

準人瑞笑了。英雄所見略同。

只是小說哪裡夠啊,當然是要拍成電視劇,然後吸引娛樂記者來深度挖掘。
她說過,這次她就是要當個小人,來個從早到晚。

「那就麻煩你了,老闆。」她愉快的說,「放心,我給你幹活三十年,幫你賺很多很多的錢。」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