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十四

很快的,準人瑞再也沒有心情考慮半個世紀後會怎麼被坑死…因為她現在就要被坑死了。

抱著孩子出院後,帶孩子不算事兒…本來應該不算。公司附近有育嬰中心,朝九晚五。只要再雇個保姆接送,在她回家之前照顧一下。王毅忙得快飛天,還是幫她將住處租好並且雇了可靠的保姆。

新住處離公司很近,步行十五分鐘就到了,一切看起來好像沒有問題。

…問題可大著呢。

【Google★廣告贊助】

在育嬰中心,取名為孟燕的女嬰是人人眼中的小天使。在保姆懷裡,小燕燕是個乖乖的小甜甜。

等準人瑞接手,她立刻氣貫丹田的聲嘶力竭。

沒尿沒拉肚子不餓不冷也不熱。單純想練肺活量而已。

準人瑞默誦著兩大原則才沒將孟燕掄在牆上。

掃描完狀態的黑貓一臉訕訕的跟在她後面。

好歹吧,準人瑞也帶過無數子孫,有的真的是小混蛋,卻沒有難倒她,還不是養得服服貼貼。

很快的,她知道錯了。孟燕不是小混蛋,她是個小惡魔。

白天的工作非常繁忙。休了這麼久的假,向瑜的專輯快跳票了,向瑜哭著想來她家上吊。「問蒼天」第一季快播完了,要出精裝版,大boss要她重新配樂一下好撈一波錢。今年的新作要開始構思了,有幾部電影上門想做電影配樂。

「問蒼天」第二部再不出,讀者要暴動,觀眾已經寄出上打的刀片了。

行程表她不敢翻頁。第一頁就夠嗆了。

但是華燈初上,保姆下班,小惡魔開始發出刺破耳膜的嬰啼了。她試過一切的方法,除了抱著滿室轉圈可以讓她閉嘴,連抱著坐下都不允許。

好不容易轉圈到她睡著了。剛剛將她放在嬰兒床上,她就開始該了,淒慘無比,好像挨了慘無人道的家暴。

精疲力盡、嚴重失眠的第五天,身心都瀕臨極限的準人瑞,終於化身為修羅。

她輕輕的將哭嚎不已的孟燕放在嬰兒床上,面無表情的靠近耳邊,平靜而冷酷的說,「閉嘴。」

開著燈的室內像是蒙了一層霧似的暗了下來,無聲的蟬聲高亢,震耳欲聾。

原來蟬鳴也能這麼冷厲,帶著濃重的死亡陰影。

孟燕哽咽了兩聲,閉上眼睛,沒一會兒就睡熟了。

旁觀的黑貓這時候才敢倒抽一口冷氣。他看到啥了?那是啥?不要告訴我那是「領域」。

但是他不敢吵醒趴在嬰兒床邊睡著的準人瑞。將她坑得越慘,她就越可怕。現在已經是太可怕了啊。
「領域?」第二天醒來的準人瑞一臉迷惘,「什麼鬼?」

「就是。」黑貓語塞,「你能控制一小段空間、時間,一切都由妳作主。」

「…玄尊者。」準人瑞的語氣很疲倦,「我不知道您這種地位的人也會發高燒。還是昨夜做夢沒睡醒?別鬧,我要遲到了。」

「據說最初的小千世界是由領域得到機緣才漸漸成核、成形。」

準人瑞一手抱著嬰兒,一手提著奶粉奶瓶等的手提袋,無奈的看著黑貓,「那又怎麼樣?跟我的任務能有關係?沒關係就別扯淡吧…閉嘴。」她輕喝又開始哼哼的孟燕,對著黑貓發牢騷,「其實嬰幼兒跟動物真的很像。威脅重到一定程度就識時務了。」

…這種教育方式真的好嗎?

但這一日註定是準人瑞異常不爽的一天。

爭分奪秒趕上班的時候,楊清在育嬰中心門前攔下她。一臉痛苦的深情。

「小蟬!」他欣喜若狂的伸手,「這、這…她就是我的女兒吧…」

手提袋掉在地上。因為不扔了手提袋她就空不出手來。

準人瑞一個正拳揍在楊清無恥的眼眶上,讓他原地轉了兩圈才倒下。

「媽的,我真的要遲到了。」她將孟燕塞在來門口看熱鬧的育嬰老師手裡,俯身撿起手提袋,「她的奶粉、尿布,衣服圍兜兜…都在這兒。」

楊清終於爬起來,晃了晃頭,「小蟬妳聽我說…嗷!」

準人瑞穿著高跟鞋的腳正中紅心,可惜沒有碎蛋。但是圍觀的男性都下意識的將腿夾緊。

「擋路,死開!」她充滿戾氣掃除障礙,健步如飛的跑向訊音影視。

看著捂著下體滿地亂滾的楊清。黑貓覺得自己也有點,淡淡的蛋疼。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