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十五

千趕萬趕,最後電梯塞車,準人瑞還是遲到了。

王毅面籠暴風雪異常可怕的指著牆上的鐘咆哮,「全世界都在等妳開會!」

準人瑞情緒非常惡劣,也異常憔悴,「抱歉,有條狗攔路。」

「…啊?」

「可惜沒將他踢出半身不遂。」對於如此嬌弱的自己,準人瑞也很不滿。

「哈?」

【Google★廣告贊助】

終究王毅很忙,非常忙。作為迅音王牌經紀人,她手下六個歌星,當中兩王兩后。她早想踢幾個掉,可誰願意放棄這條金大腿。

開會也是擠著時間的,不能浪費在罵人上。

等折騰完,之後專輯的錄製也不是太順利。所有人煩躁不堪,準人瑞果斷喊休息。

坐著就想睡,可見她這幾天失眠的多嚴重。

準人瑞起身走走。這個錄音室常備著許多樂器。雖然說這個科技世界於她來說架得很空,但是有些樂器還是很接近的。比方說琵琶,比方說古琴,還有塤。

琵琶好像對這世界太過火了。古琴會好一點嗎?

其實古琴她不是那麼擅長。指法和技巧還是咸池真君指點的。

一開始生澀,然後漸漸嫻熟。這首曲子倒不是抄襲,是她自己做的,名為「悲秋扇」。是她和琴娘結伴行走天涯時,看到一個凡婦被丈夫休棄趕出家門。可那個渣男靠老婆嫁妝起家,岳父過世財產壓榨乾淨就休妻。

秋扇見捐。

心有所感,她寫了這首琴曲。

心境夠了,指力不足。聽起來還是欠了點味道…那種戮心的悲愴。

準人瑞不大滿意,回頭一看,滿室吞聲嚎啕。男人還只是流淚,女人真要哭厥過去了。

…結果古琴沒有比較好嗎?

向瑜哭得一抽一抽,破破碎碎的問,這是「問蒼天」的配樂嗎?

起初準人瑞不想這麼做。撇開孟蟬那種神祕的天賦,琴娘世界的音樂對此界而言不只是過火而已。

但是最後她還只是笑而不答。

她承認,她是個小心眼,毫無寬恕精神,對仇恨的計算向來是高利貸的九出十三歸。

本來她都快把那對狗男男忘了,誰讓楊清又湊上來惹毛她。

一個迷姦犯真好意思上來喊女兒。

其實這一季的「問蒼天」只有十二集,也快播完了。哪怕有重播,熱度也漸漸下降,總有更多更新鮮的八卦覆蓋過去,那對狗男男既不是天仙,又不是天王,誰能一直記得他們的破事啊?

既然冒出來刷存在感,那如你所願。
她不但重新製作了電視劇配樂,還親自彈奏編制。事實上完全勝之不武,用修仙者的準仙樂欺負一班凡人。但是這麼配樂之後,原本就狗血的電視劇,一整個精緻大方上檔次了,逼人浪費更多的淚水和面紙。

精裝版電視劇發售,附贈電視配樂原聲帶。當然也能付費下載單曲,更勝之不武的是,頭週空降排行榜第一名的是「悲秋扇」。

但準人瑞會這麼隱約婉轉嗎?別傻了。

自從「問蒼天」開播,有股非主流互咬,就是「問蒼天是否恐同?」

總有人喜歡自覺「眾人皆醉我獨醒」。準人瑞完全理解。

理解歸理解,但也不會因此手軟。

精裝版電視劇發售,準人瑞親自下海駁斥,問蒼天絕非恐同。整個劇情跟同不同性戀一點關係也沒有,而是對神聖婚姻的踐踏,對守貞者的蹂躪。

同性戀不是不死金牌,只要拉上這標籤就人人溫儉恭良讓,就像愛情也沒有神聖不可侵犯到能犧牲別人的人生。

同樣是男同,號稱溫文儒雅才子的唐柳幹出什麼噁心事,風流不羈的老闆卻伸手救了一個跟他沒什麼大關係的女人。

謹此問蒼天。

…………

總之,準人瑞好幾百年未曾一戰,一但重披戰甲寶刀未老。嘴炮起來引經據典不帶髒字,一開口就是地圖炮等級,而且附帶核彈頭。

她都動了,大boss哪會惜手勞。帶著整個公關部門一湧而上,原本沈寂的留言版又熱鬧起來,路人也來補刀,正是準人瑞看起來碎蛋事實上沒有碎蛋那一腿的照片。

最後還是準人瑞開寫第二部,唐柳的戲份大減,才慢慢平息。
看起來似乎沒什麼,不過是些流言和八卦。

可恭喜宋鴻一勞永逸,再不用煩惱不想督女人的問題了。

宋家家主更易,新任家主正是宋鴻的妹妹。

收到一張房產證明書準人瑞還傻眼。離迅音影視很近的房價…坦白說,她的存款餘額已經有很多零,房產是個兩房一廳雙衛一廚的格局,不大,但是她的存款連廁所都買不起。

本來要推卻,直到她知道不是粉絲的愛,這個宋女士正是宋鴻的親妹子。

她心安理得的收下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