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十六

雖然天上掉下一棟房子,地段是黃金等級,保全更是鑽石等級…管理費自然非常貴族。總要裝潢買傢具,再加上地球聯邦萬萬稅。

準人瑞的存款以一種一洩千里的速度瘋狂縮水。

這個已經移民外太空的世界,地球表面上還保持各國的獨立,維持獨特的傳統特色,事實上已經統一在聯邦之下了。

通用語言統一、貨幣統一,軍隊其實也統一收攏在聯邦政府手裡。聯邦政府所在地居然在北極,頭回知道的時候,準人瑞超詫異的。

【Google★廣告贊助】

聯邦政府沒有什麼不好,法律周延、社會福利完善…唯一的缺點就是稅金他馬的重,賺得越多越重,監控得異常嚴格,一毛稅都別想逃。這導致了大部分的家庭都是雙薪才能維持,準人瑞還以為自己很會賺錢呢…

當她花了五千塊只能買堪堪一天食用的天然食物,心都灰了半截。一把一千二的菠菜實在太恐怖。只是足足吃了快一年的果凍,她實在是受不了了。更何況,此時的孟燕還在吃奶,將來她可對果凍過敏,非吃天然食物不可。

但是再怎麼精打細算,一個月伙食費起碼十五萬。

最讓人憂傷的是,此界的貨幣值接近新台幣而不是印尼盾…

但生活又不是只有吃。衣呢?行呢?萬萬稅呢…?

其實吧,化纖也沒什麼不好…但是孟燕她對化纖過敏,天然衣物那個價格直讓人生死相許透心涼。行?先押後吧,目前還靠走。萬萬稅就沒皮條了,人家直接往存款扣啊,逃個屁稅。

改編版的孟蟬是怎麼靠十萬養活小孩?難怪她躲著孟燕吃果凍,只夠那小白眼狼吃天然穿天然啊。

準人瑞沒辦法那麼吃苦耐勞。她寧可玩命似的工作,然後舒服的吃穿。
搬新家的時候,焦頭爛額的王毅硬擠出一個晚上賀喬遷之喜。她手下一個天王毫無預兆的跑了,還投了迅音的死對頭,她簡直要氣死順便忙死。

「跟妳當初一樣沒良心,混帳東西!」王毅提了一個超豪華果籃過來,一個小玉西瓜,奢侈得更沒良心。

準人瑞默默接過來,她真不想背這鍋…還不是得將差點噴出來的半口血嚥下去,乖乖將鍋背起來。

「等等老闆要來,妳別提那小混帳。」王毅嘆氣,「問世間情為何物,當中只有蠢兒女。」

…痴兒女。不過也真的蠢才是基調。

「不是包養關係嗎?」準人瑞無奈。銀貨兩訖的關係,頂多是付錢約炮,談情太嚴重。

王毅只是搖頭,瞥見搖籃裡開始哼哼的孟燕,臉孔刷的一聲掛下來,「我絕對不會抱她。千萬不要抱給我。」

準人瑞將孟燕抱起來給她餵水,「我記得妳不討厭小孩。」

「我就是討厭她。」王毅繃起臉,「只要想她那噁心的父親…不遷怒都辦不到。
虧妳忍得住!」

「維護種族延續。她究竟是我人族中的幼小。現在她還小聽不懂,以後別在她面前說那種話,不能選擇父母已經是她的不幸了。」

王毅瞪大眼睛,「…我真受不了妳。我受不了你們這群搞藝術的!妳又抽什麼風了?想改行當哲學家?我求妳了,別亂改行!」

準人瑞笑得意味深長,「不,只是兼職。兼職文青。」

難怪有人總是酷愛當文青。促使別人文青過敏原來是這麼有趣。

沒多久,大boss宮國蘭繃著一張通緝犯的臉來按門鈴,據說會耽擱這麼久是被管理室如臨大敵的盤問和確認身分所致。

他也提了個超級豪華果籃,兩串黃橙橙的香蕉。但是準人瑞想到本世界空手上門也戲稱兩串蕉,不禁噗嗤了一聲。

「幫看一下孩子,我做飯。」

她將孩子往宮國蘭的懷裡一塞,惹得他繃不住的慘叫,「不行!我不會!不要她好軟~~」

準人瑞笑著進了廚房。

此界調味料很全,蔬果米麵種類繁多…唯一的缺點就是貴得令人流淚。不過哭著哭著也就習慣了。

她超級家常的做了個南洋口味的牛肉咖哩,搭配幾枚半熟蛋,細切一盤高麗菜,涼拌小黃瓜,還有一鍋羅宋湯。

如此簡陋的一餐幾乎破萬。

「…討債鬼!」王毅被驚呆了,「代餐吃吃就算了,然後切盤水果就好了。妳會煮個鬼飯?糟蹋糧食啊妳!!」

…這個世界萬般好,就是吃飯令人黯然神傷。是沒有飢荒了…就算是遊民也能分配足夠的果凍。

對不起,她吃不了這種果凍維生的苦。

「總之能入口。」準人瑞擺好菜就把孟燕抱過來。

等她餵飽孟燕又用特殊技巧哄睡了,大boss和王毅將臉埋在盤子裡,連頭都懶得抬。

幸好她將自己的份藏在廚房裡保溫著。準人瑞淡淡的想。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