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夜色番外篇 月圓之約(五)

月亮將圓。

他們如往常邊吃著晚餐,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沈浸在一種安適的靜謐中。

這夜原本跟其他夜晚沒有不同,除了來個威風凜凜的訪客。

【Google★廣告贊助】

他是單身前來的,兜帽戴得低低的,等他的座狼奔到營火邊,才拉下兜帽。

「…酋長大人!」坦姆恩立刻跪下一膝。

酋長?索爾酋長?珊娜趕緊起身行禮,索爾酋長趕緊伸手止住她,通用語極為流暢,「別多禮,珊娜牧師。」他看了看珊娜,又看了看坦姆恩,深深嘆了口氣。

「坦姆恩!」他語氣責怪,「你邀請珊娜牧師來雷霆崖作客,最少也讓我知道。怎可不聲不響?銀色黎明和聯盟方幾乎把東部王國翻過來了,就是在追查珊娜牧師的下落…怎可如此?你不覺得太失禮嗎?」

尋來了。珊娜心底一凜,隨之淒涼。「…是我工作壓力太大,央求坦姆恩帶我來走走,請別責怪他。」她勉強笑道。

索爾酋長沈默下來,眼底有著不忍和同情的悲愴。「…聯盟方有使者在棘齒城等待。」

珊娜握緊手,微微顫抖。但她畢竟歷練已久,不是無知的小姑娘。「坦姆恩會送我去,明天一早。勞煩酋長親自來通知,珊娜實在愧不敢當。」

「不!」坦姆恩忍不住,「為什麼妳不能留下?珊娜,留下來!酋長大人,您應該也明白吧?您不也…」

「坦姆恩,你在說什麼呀?」珊娜趕緊打斷他,輕笑著,聲音微顫。「我渡假太久了,早該回暴風城大教堂覆命。明早我們就啟程吧…酋長大人,要坐下來喝杯粗酒嗎?」

「不了。」索爾酋長聲音蕭索,「若是我的主意,我竭誠歡迎珊娜牧師長居下來…」他緊皺著眉。

珊娜懂,她懂。索爾酋長沒問題,但聯盟方不會肯的。這就是外交和政治,還有宗教的理由。人類修女醫生跟獸人戰士私奔到雷霆崖,是天大的醜聞,大到可以引起戰爭。

貴為部落方大酋長,還是只能默默遙望塞拉摩堡壘。她和坦姆恩更沒有機會。

何況她發了終身誓。

「我明白,非常感謝酋長。」她遲疑了一會兒,「請不要責怪坦姆恩。他是個好主人,我在這裡有賓至如歸的感受。」

「妳快樂嗎?」索爾酋長伸了伸手,「我是說妳在雷霆崖這段日子。」

「我很快樂。」她笑,「這是我一生最快樂的日子。」

酋長深深吸了口氣,點了點頭,像是強忍著痛苦。他翻身上座狼,致意後狂奔而去。

坦姆恩一言不發,只是望著營火發愣。珊娜拭去眼角的淚,挨著他坐著,將臉貼在他的胳臂上。靜了一會兒,他伸出手臂,環著珊娜的肩膀,嬌小的珊娜靠在他的胸側。

「…我們可以逃。」他絕望的說。

珊娜顫抖著下巴,「不。我認識的戰士坦姆恩絕對不會逃。」她低聲,「忘了我吧。」

「妳忘得了我就忘得了。」

「…別為難我。」她顫著唇,「別為難我。」

坦姆恩將她抱到膝蓋上,俯身緊擁她。「妳獻身給神,我就獻身給部落。」他的聲音越來越細,「我不要失去妳…」

「你沒有失去我,你不會失去我。」她輕喃著。「就算天涯,也不夠遠。」

第二天,坦姆恩帶著珊娜出現在棘齒城,兩個聯盟使者皺眉過來迎接。

千言萬語,只能化成相對無言、心底的淚千行。

「棘齒城和寶藏海灣通航。」坦姆恩抬頭,露出堅毅的神情。

「…是啊。」珊娜困惑了會兒,明白了。這不是聯盟也不是部落的領地,這是哥布林的地盤。

「聽說藏寶海灣的月圓夜很美。或許…」他點點頭,「下個月圓我會去看看。」

「…有機會的話,」珊娜笑了。他就是不肯放棄,是嗎?「有機會的話,我也該去看看。」

「碼頭賞月很棒。」他追著被帶走的珊娜,「妳一定會喜歡的!」

珊娜一面走,一面回頭看她,不斷的點頭。然後她的心碎了。

那個異常魁梧強壯,以勇敢著稱的獸人狂戰,臉上蜿蜒著淚。

她得到一個男人最珍貴的眼淚。

誰也不知道,這一約就是十年。

他依舊嚴守著戰士的榮譽、當初許下的承諾,她依舊遵守著終身誓。這樣,居然也十年。

吃過了晚飯,他們外出散步,月華遍撒,整個藏寶海灣都籠罩在伊露恩的恩澤下,如夜精靈的傳說。

他們在碼頭站定,望著海上明月。坦姆恩輕輕攬著珊娜,而她靠著他。

「你也不小了,還不成家?」珊娜說。

「妳小我兩歲。那妳呢?」坦姆恩笑笑。

「…你跟那群記者學壞了。」珊娜搖頭,「以前你很耿直的。」

「我覺得啊,」他攬著珊娜的肩膀,沿著碼頭慢慢的走,「太耿直是不行的。人家都可以抱著未成年少女私奔去撒塔斯,為什麼我不可以誘拐修女呢?」

「坦姆恩!」珊娜輕輕打了他一下。「你真不該跟那些記者混成一堆。」

「但他們很幸福啊,我護送他們去的。」他墨綠的臉漾著豪邁的笑,「阿達歐特赦了他們。」他補充,「天下聖光都歸納魯管,納魯又歸阿達歐管的。」

他將珊娜拉到面前,搭著她的肩膀,看著她的眼睛。「妳覺得,如果納魯頭子願意特赦修女,她可不可能嫁給一個獸人呢?」

「…但修女已經老了。」珊娜微偏著頭,「而且…酋長都不能娶塞拉摩的女士了…」

「那是他們不能私奔去撒塔斯。」坦姆恩扶著她的臉,「但修女願意,那男人願意拋棄一切的。」

「聽起來是不錯的主意。」珊娜輕咬著唇,漾著笑。「但是…若不能呢?」

「我說過,我是個固執的人。」坦姆恩擁著她,「再約會十年、二十年,直到老,直到死也不錯。妳覺得合葬怎麼樣?」

「你真的學壞了。」珊娜輕嘆,「我要雷霆崖附近小水池旁的那塊地。」

「依妳所願,親愛的女士。」他輕撫著珊娜的金髮,「我覺得,我一直比酋長幸福太多了。」

「…我也比珍娜女士幸福很多很多。」

在海上明月的餘暉中,魁梧的獸人戰士,親吻了一個人類牧師。成了這月色中最美麗的剪影。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