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 之一

可不知道為什麼,她倒楣的荷爾蒙(?)不但有小三因子,還有吸引救難犬的因子。

第二天,猝不及防的岳霏讓自己與救難犬都充滿了咖啡香氣…狗毛多沒感覺,還在搖尾巴,踩踏她長裙下的大腿。而她的白襯衫全完蛋了,而且還燙得刺痛。

「西西!」那個盲人喝道。

【Google★廣告贊助】

「…先生,救難犬不適合當導盲犬。」她壓抑住脾氣。畢竟闖禍的是條狗,他的主人已經夠倒楣了。「聖伯納也不適合在這種大熱天出來晒。」

你怎麼不穿三層厚的毛衣出來晒太陽?

「…是妳?」他微笑,「昨天那位緘默小姐。」

「啊?」岳霏有些糊塗,「什麼緘默?」

「昨天西西撲了妳,妳連喊都沒喊一聲。」他微笑著,導盲杖輕點,搭著長椅,就要坐下來。

「等等!」岳霏狼狽的用手肘頂他,「長椅上潑了點咖啡。我沒帶面紙…別弄髒你的長褲。」白色牛仔褲,坐下去可搞笑了。

他站直,掏出一包面紙,「又是西西闖的禍?抱歉。」

「沒事。」她嘆氣,或許她已經習慣厄運,連條狗都欺負她。她擦了擦長椅,「可以了。只是面紙不還你了,我恐怕會用完。」

她擦著胸口和長裙,順便擦救難犬的大腦袋。

「範圍應該很大吧?」他說,「請讓我賠償妳洗衣費。」

「真的不用。」岳霏堅持,一面擦著自己黏黏的手。

「因為以後妳瞧見我們就會立刻躲開?」他輕笑。

「…先生,聖伯納犬是很活潑的救難犬。」她為難了一會兒,「並不適合帶路。」

「我不姓先名生,緘默小姐。」他朝著岳霏聲音的方向轉過頭,「我叫沈於聲。」他筆畫有點潦草的臨空寫著,岳霏看懂了。

「我也不叫緘默,我是岳霏。不,不是那個滿江紅,霏是一個雨,一個非常的非。」

他們閒聊了一會兒,沈於聲說,西西是他父母的狗,不是他的導盲犬。只是西西從小就親他,他將搬出父母家,有些捨不得,所以才牽出來散步。

「那還是太危險了。」岳霏搖頭。

「有人陪我。」他淡淡的,「出公園就有人照應。」

沒跟進公園,大約就不是親戚朋友,而是員工。岳霏下了個結論。再看他的衣著打扮,看起來簡單,事實上料子都挺好的,應該滿貴的。

就算看不見,落點也得落在有錢人家。她心底嘆息。難怪世人熙熙往往,皆為利來。

「岳霏,妳喜歡狗嗎?」沈於聲問。

「不喜歡。」岳霏回答得很乾脆,「我連自己都照顧不好了,何況其他生靈。」

「喜歡和照顧好像是兩回事。」他微微挑起眉。

「不能照顧還談什麼喜歡?」岳霏也學他挑起眉。

「西西可很喜歡妳。」沈於聲輕笑。這時候岳霏才發現他的笑容很美,燦爛。但她不喜歡。再好看也跟面具一樣。她可是看夠了家裡母姐的面具笑。「可沒照顧妳。」

「誰說的?」她無奈的拍拍大狗的腦袋,已經用她的裙子蹭半天口水了,「只是他的方式不適合我罷了。但我知道他盡力了。」盡力淌口水。

不管裙子多麼一塌糊塗,起碼襯衫胸口乾了。不然剛剛真是一覽無疑…咖飛的顏色都蓋不掉。

「我走了,沈於聲,再見。」她很有禮貌的道別,「還有,不想笑就別笑了。不用勉強。」

沈於聲愣了一下,抿緊了嘴。

「我最討厭的電影,就是摩登大聖。」她補充說明,就轉身走了。

以後真的遠遠看到要繞著走。她衣服再多也禁不起這樣的折騰…何況她的衣服很少。

考慮之後,她頂著大太陽,捧著熱騰騰的咖啡穿過大半個公園,走得快累死。這一邊是幼兒區,非常吵。但對過度靜態的她來說,這樣的吵鬧還可以忍耐。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怎知道她的裙子再度遭受兩個狗爪子。

「岳霏?」沈於聲笑得很假,「真巧。」

「你的狗幾時成了警犬?」她的口氣開始有點不好了。

「他喜歡你呀。」他摸索著坐在岳霏旁邊,壓住她的長裙。

坐得太近了吧先生!她用力奪回自己的裙子,往旁邊讓了讓。「何必這樣?我只是說你笑得像面具,又剛好最不喜歡那種笑。何必讓西西滿公園緝捕?」

「岳小姐,真的只是巧合,妳想太多。」

岳霏翻了翻白眼,趕緊把咖啡喝完,省得又讓衣服或裙子享用了。

但這樣的巧合持續到第五天,岳霏有點怒了。

的確跟沈於聲聊天挺有趣的,雖然他常會故意要激怒她,在她面前也會突然甩臉子,跟初見面的紳士款完全兩樣。但她也不相信什麼鬼緣份可以這麼堅固,讓她和一個看不見的人與一頭笨狗走到哪碰到哪。

都躲到公園了,她絕對不要再放棄這最後的淨土了。

「沈於聲,你把見鬼的巧合收起來。」她冷著臉。

「嗯。我想認識妳,妳很有趣。」沈於聲沈靜的回答。

「你的身分證給我看看。」岳霏使出無敵殺手 金間。

沈於聲把臉轉過來,微張著唇,被震住了。

「還有,你有沒有女朋友?如果有,也請你坦白告訴我。」她心平氣和的說。

「…岳小姐,我們似乎不到這個程度。」他終於說話了,「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你若結過婚了,滿園子追女生當什麼普通朋友?」岳霏的語氣裡充滿嫌惡,「杜漸防微,聽過沒有?」

「…岳霏,妳這種道德觀應該拿去博物館擺設。」沈於聲譏諷的說,語氣轉低,「還是…妳對我有什麼…其他的想法?」

人長得好看就是這麼不好。岳霏心底充滿荒謬與好笑。自以為是又自作多情。好看的人她會看得少?還有誰能比她媽媽她姊姊好看?

「沈於聲,再見。」岳霏站起來,拍拍西西的腦袋,轉身走了。

「岳霏!」沈於聲喊。

她朝後擺了擺手。雖然知道他看不見。但該有的禮貌,她從不拖欠。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